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女友是偶像 > 1219章 吃了一波狗糧

1219章 吃了一波狗糧

  “就是...”

  李luda微微笑了笑,當著眾人的面做出ok的手勢,然后另一只手的食指輕輕對著ok穿了進去。

  李真淑眨著眼睛,一副我很單純,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歐尼能不能說人話,我不懂手語的。”

  李luda頓時氣急敗壞,想要開口解釋,卻在其他姐妹們犀利的眼神下敗退,教壞忙內是不行的。

  這期間,被圍攻的樸秀斌紅著臉反駁道“亂說,我是在想她們兩個誰材更好。”

  吳宣儀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這還需要比嗎?都沒什么可比的吧?一個白一個黑...”

  “白的是誰?黑的是誰?”孟美岐一時沒反應過來,聽著程瀟的翻譯問道。

  “當時是她們兩個了。”程瀟指了指不遠處那正在理論的孫周延和看戲的秋某人。

  “說的是也是啊。”

  “那還是在想不健康的東西,不過能不能先把嘴邊的口水擦干凈。”

  “哦哦...”

  秋所靜眼睛一瞇,視線在客廳里掃視了一圈,一條雞毛撣子進入了少女的視線當中。

  凡是被那種冰冷的目光觸及到的人,皆有種不好的感覺。

  “你們,是想要被我揍一頓,還是乖乖的跟著我離開。”

  秋所靜手持雞毛撣子揮動著,一陣嗖嗖的破風聲聽的少女們紛紛咽著口水。

  “對不起。”

  即便是最大的金泫靜,在對上秋所靜這面無表的樣子,也不得不帶頭道歉。

  ......

  幾個小時以后,金浦機場外,一輛極其不起眼的黑色面包車駛入停車場。

  司機向外看了一眼附近沒有什么可疑的狗仔蹲守在附近之后,率先下車拉開了車門。

  “會長,機場已經到了。”

  從車內緩緩下來一個影,李賢哲一手握著手機,另一只手整理著有些凌亂的衣服。

  在車上稍加小睡了一會兒,才終于明白為什么藝人都喜歡“舟車勞頓”,哪怕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堵車的況也被自己碰上。

  這一路上兜兜轉轉的,好在飛機起飛的時間是不固定的。

  “這一次我去美國之后,一直到年末之前都不一定會回來,公司有什么事就勞煩你處理了,實在拿捏不準的,和我視頻通話,如果聯系不上我就跟我父親商量。”

  “我明白的,一路順風。”

  在通話期間,另一輛灰色的面包車出現在李賢哲的視野內,朝著他所在的方向開來。

  似乎早已經預料到車上的人的份,李賢哲古波不驚的臉上緩緩揚起一抹微笑。

  車門打開的時候,四個打扮的光鮮亮麗的女生從車上跳了下來,在看到他之后紛紛一臉驚喜的走了過來。

  “歐巴~~”

  秋所靜連行李箱都顧不得去拎了,直接一路小跑了過來“你是和我們一起去美國嗎?”

  李賢哲點了點頭,這一路上倒是不會孤獨了“啊...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嗯~~那個,宿舍的事,謝謝了,孩子們都很高興。”

  提起這件事,秋所靜臉蛋有些紅撲撲的,少女慢聲細語柔的樣子,看的后三個從后備箱拖下行李箱的姐妹們忍不住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因為不知道能夠為你做些什么,所以想來想去只有....”

  李賢哲撓著頭,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秋所靜就直接撲了上來抱住了他。

  “沒事的,我知道你對我很好。”

  秋所靜糯糯的低聲道,忽然想到了什么抬起頭“對了,你的鼻子是怎么回事?”

  “鼻子?”李賢哲一愣,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任誰這么大的一個人,鼻子上貼者海綿寶寶圖案的創可貼,這種怪異感想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不可能。

  “這個...怎么說呢。”

  李賢哲下意識的用手去摸,但手指還沒碰到鼻子的時候,又停住放了下來。

  “我這幾天新收了一個學生,之前去她那宿舍串門的時候,然后發生了一點意外,所以....沒事的,只是一點小傷,過段時間就好了。”

  對于那段時間的經歷,李賢哲顯然不愿意多談,說的有些模棱兩可,但秋所靜卻一臉驚訝,學生?李賢哲竟然收了一名學生?

  真的說起來,從開公司到現在,李賢哲發掘了不少優秀的苗子,但親自放在邊教授的卻一個都沒有。

  表面上看起來他雖然不是專業的,但每每去視察練習生練習的時候,總是會一針見血的指出那些人的毛病,并加以改正,連公司里的那些專業老師都對他佩服的很。

  “嘖嘖嘖,果然戀會改變一個人的格,歐尼太麻了。”

  后方,金知妍一臉艷羨的拿出手機拍下這一幕,要是發到了內部的聊天群里,估計那群單狗又是會哀嚎不斷吧?

  “果然是一見到姐夫就現出原形了,你們怎么看?”

  配上這樣一句話,金知妍將照片發送到了聊天室里,本是一片死水一樣的聊天室瞬間活躍了起來。

  程瀟:“咦?你們還沒上飛機?”

  樸秀斌:“這是在哪里拍的,怎么感覺角度有點羞恥。”

  李真淑:“這很重要嗎?重要的是這照片上的人和內容...”

  李luda:“好讓人羨慕,我都想戀了。”

  孟美岐:“是戀重要還是出道重要。”

  李luda:“我可以兩個都選擇嗎?”

  南多愿:“不可以,因為你不是所靜歐尼。”

  任多榮:“我怎么感覺你們這一路上被吃不少的狗糧。”

  看到這條消息金知妍快速的在聊天框里編輯著“不用感覺了,就是,歐尼自從剛剛下車就跟姐夫抱在一起了。”

  吳宣儀神回復一句“這就是相思病后期,有所思夜有所夢。”

  姐妹們:又學到東西了,拿小本本和筆記下來。

  孫周延的臉蛋悄悄出現在邊,見她低頭玩著手機,悄悄的捅了捅胳膊。

  “哎,你說如果我們不在場的話,歐尼會不會和他直接親起來?”

  啪...

  將手機收起來,金知妍連連翻著白眼“說的好像歐尼是啵啵好者一樣,那明明是你吧周延。”

  “啊哈哈....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兩人你來我往的斗嘴,等到回過頭的時候才發現,李賢哲在沖著她們揮手。

  “別說了,他在叫我們呢。”

  金泫靜出手打斷金知妍和孫周延的爭論,臉上重新恢優雅的樣子,拉著行李箱慢悠悠的迎了上去。

  “姐夫,我們到美國....”

  一上來,金知妍就蹦蹦跳跳的來到李賢哲的面前問道,一聲姐夫叫的無比的自然,好似已經叫了太多次一樣。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