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權色聲香 > 第1121章山村學堂

第1121章山村學堂

  三天后,古柏村。

  藏在丘陵地帶山村極多,當地人有著一山一坳一村的說法,就算是在這一片生活了幾十年的人也很難說清楚這里究竟有多少村子,每個村子又在何處。

  古柏村就是這茫茫多村子之中較為偏僻,百姓也較為稀少的一個。

  夏商和仙兒在小山坡上,牽著馬,看著山坳里的村子,感覺只需要稍稍費點兒時間就能數清楚村子里一共有多少戶人家。

  不過這古柏村靠著一條小溪,周圍養出了一片好山好水,與其他的一些比較荒涼的村子比起來,這里應該算是個愜意的生活之所了。

  遠處是郁郁蔥蔥的青山,腳下是沾滿晨間露水草地,望著這藍天白云有一種回歸農家的感覺。

  “可真美啊……”仙兒忍不住贊嘆了一句。

  “難道照日山的景色不比這里?”

  “照日山是仙,這里是真,美色不可比,各有所長。”

  “岳彥之倒是真懂得享受,這么多村子偏偏選中了這片最有詩意的地方,當真是文人。”

  兩人正說著話,從山坡下走過來一個帶著斗笠農夫:“兩位是城里人吧?”

  “是的。”

  “那要不要買幾條魚?”

  說著,農夫取下了綁在身后的簍子,放在夏商面前。

  “剛從溪里面抓的,小是小了點,但這溪水里面的魚最好吃,也最狡猾,抓起來費盡得很。”

  夏商看了看,里面的魚兒還在活蹦亂跳,新鮮得很。

  “怎么賣?”

  “兩錢銀子全部給你,足足六斤出頭呢!”

  “貴了,我們雖然是城里來的,但也不能隨口宰客。”

  夏商道。

  農夫一皺眉:“那小哥你覺得值幾個錢?

  開個價就行。”

  “兩錢銀子我給你全部買下來,然后還要幫我們做好。”

  “那行啊!”

  農夫爽快地答應下來,“不過這荒郊野外的,要做的話就只有給兩位烤來吃了。”

  “我們是出來游玩的,準備下你們村子去看看,方便找個地方不?”

  “要是兩位要進村,那就更好了。

  就去咱家,咱媳婦兒煮的魚那可是一絕,兩位要是吃了擔保不會覺得二錢銀子虧了。”

  夏商點點頭,和仙兒一起牽著馬在農夫的帶領下進村。

  村子很小,來了什么人大家都知道。

  夏商和仙兒進村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

  農夫走在前面,一路驅趕過來圍觀的村民。

  “去去去……有什么好看的?

  閃一邊兒去!”

  “喲,一看就是城里人。

  你看這男的白得跟花兒似的,估計連太陽都沒曬過吧?”

  “那女的更沒了,嘖嘖嘖……長得跟仙女兒似的。”

  “光看這模樣就知道是有錢的主兒,老馬家這回要賺一筆咯。”

  村民們看著夏商,夏商也看著村民們。

  目光掃過,夏商忽然注意到遠處的一個院子里,一個腰板筆直的中年正在草屋口盯著自己。

  因為隔得太遠,看不清對方形貌,但遠遠的就能感覺到對方的那種不俗的氣度,絕對不是這里的村民所有。

  仙兒似乎也注意到了,和夏商相視一笑。

  沒得說,就是岳彥之了。

  那個人影似乎注意到了夏商的眼神,不動聲色地回了房間。

  仙兒牽著馬,壓低了聲音問夏商:“公子,要不直接動手吧。

  在這偏僻的山村里,誰能知道岳彥之怎么死的?

  再說了,要我下手,肯定讓他消失得神不知鬼不覺。”

  仙兒說得沒錯,這時候要殺了岳彥之簡直不要太輕松,而且要做到不留痕跡也很簡單,況且仙兒有蠱蟲,用蠱蟲殺人更是神不知鬼不覺。

  聽仙兒一說,夏商還真的有些心動了。

  之前計劃要借他人之手除掉岳彥之,一方面是不留下任何痕跡,另一方面是夏商不愿意自己去殺一個跟自己無冤無仇,甚至毫無相關的人。

  但他接受了皇后的命令,皇后手中有自己的孩子做籌碼,所以夏商不能拒絕。

  所以當時夏商認為能用他人的手去除掉岳彥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現在自己搶先一步到了古柏村,并且已經確定了岳彥之就在這里,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機會,改變計劃不是不可以。

  仙兒見夏商沒有回答,知道夏商是動了心思。

  為了不影響公子的判斷,仙兒也選擇了沉默。

  夏商一直在做思想斗爭,忽然聽到農夫喊了一聲:“小哥,已經到了。”

  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了農夫的小院,里面出來了一個有些蠟黃的瘦小婦人:“喲!今兒個家里是來了貴客嗎?”

  農夫趕緊將手里的魚交給媳婦:“去,趕緊給兩位貴客煮魚,順便再整幾個小菜。”

  “好嘞!”

  農婦喜滋滋地拿著魚去了廚房,卻又在門口偷偷多看了夏商兩眼,估計是沒見過這么漂亮的男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農夫先把馬兒拴在了院子里,又帶著夏商兩人進屋坐下。

  夏商屋中坐了幾秒很快就起身:“飯菜先做著,我們在村子里逛逛。”

  說著,夏商和仙兒離開了小院,到了村子的小道上。

  村民們見到城里的客人出來,紛紛拿著自家東西過來獻殷勤。

  “要不要買兩塊臘肉?”

  “小哥,要不要買雙繡鞋給這位姑娘?”

  “看看這新鮮的河蝦?”

  “今年新的春蠶絲……”仙兒拿著一些銅錢分給村民,沒有要村民的東西。

  白拿了多一點兒錢,村民才心滿意足地離開,還不忘稱贊夏商和仙兒是大好人。

  好不容易遣散了村民,夏商開始朝著先前岳彥之出現的方向去。

  那里是村子里唯一磚房,在村子里格外惹眼,面積也是很大。

  但透過外面的一層籬笆墻驚奇地看到院子里有很多小孩子。

  走得近了,依稀能聽到里面傳來了有些雜亂的讀書聲。

  因為聲音嘈雜,也不知道到底在讀什么東西。

  “這岳彥之搞什么鬼?

  竟然在這里開學堂了?”

  夏商這回是真的有些搞蒙了,這個岳彥之從一開始就不按套路出牌,明知道自己有威脅,還單獨一人來這么一個山村住下,現在倒好,連學堂都的開起來了。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