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二十八章 世間再無狼騎

第二十八章 世間再無狼騎

  薛延陀自漠北穿越白道而來,直抵敕勒川,自然要派兵屯駐于此,保護大軍撤退的咽喉要道。不過大度設并未對此地予以太多的重視,薛延陀十萬大軍由此南下,一路平推,所至之處無論突厥人亦或是漢人盡皆倉皇難逃,百里之外不可能有任何敵軍出現,故而只是象征性的駐扎了千余兵卒扼守白道口。

  只是大度設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此行居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折……

  晨曦之中,萬物俱寂。

  唯有北風穿越白道口,發出嗚嗚的呼嘯,卷起山口的積雪……

  唐軍騎兵小心翼翼的向著山口挺近,直到距離山口不足一里的地方,才被薛延陀的斥候發現。

  既然行跡無法掩藏,唐軍干脆加速,向著山口一側的薛延陀營帳殺去。

  鐵蹄踏碎冰雪,一萬騎兵發起的攻勢驚天動地,隆隆的提升震蕩大地,就連兩側山坡上的積雪都被震得簌簌滾落。

  無數唐軍鐵騎向著山口奔襲,士兵頭盔之上鮮紅的纓羽猶如一片血紅的海水一般翻滾蕩漾,聲勢駭人!

  薛仁貴一馬當先,錚亮的甲胄,鮮紅的披風,手里鳳翅鎏金鏜斜斜的推出去,便輕而易舉的將一個騎上馬倉惶迎戰的薛延陀士兵頭顱割去,鮮血飆起三尺。

  再將鳳翅鎏金鏜收回,舉起,狠狠的砸在另一個薛延陀士兵的頭上。

  那士兵倒是反應及時,用手里的長矛堪堪擋住薛仁貴這一擊,卻不料薛仁貴力氣太大,一下子連兵器帶著人都給砸落馬下,那士兵摔得暈頭轉向,未等從地上爬起,便被接踵而來的唐軍鐵蹄踩成肉泥……

  一方措手不及兵力孱弱,一方全力一擊優勢巨大,戰斗僅僅進行了一盞茶功夫,駐守山口的薛延陀士兵便被剿殺干凈。

  薛延陀士兵的尸體被拖走,地上的鮮血被鏟來的積雪掩蓋,一切都看不出歷經一場大戰的樣子。

  唐軍戰士盡皆下馬,挽著韁繩進入白道之內,沿著山坡休憩進食,給戰馬喂食草料豆子。

  一枚一枚震天雷從木頭箱子里取出來,整整齊齊的碼在營地內。

  如果大度設有命,能夠返回白道,將會有一場大大的驚喜留給他……

  *****

  惡陽嶺下,戰斗已然進入白熱化。

  突厥人為了守護妻子兒女,各個奮勇爭先悍不畏死,兼且裝備戰術盡皆優良與薛延陀人,居然死死的守住山道,使得薛延陀人不得寸進。

  不過薛延陀到底占了兵力的巨大優勢,在大度設趕上來連續砍了幾個畏縮不前的渠帥之后,攻勢愈發猛烈,突厥人漸漸不敵。

  ……

  阿史那思摩一刀砍翻面前的薛延陀戰士,冷不防被一旁刺來的一桿長矛刺中肩胛,疼得他大叫一聲,跌落馬下。身后的親兵死士連忙沖上來將薛延陀士兵殺退,將他救了回去。

  “大汗!頂不住了,要不您先撤吧!”

  “您是突厥的大漢,吾等可以戰死,可您不能死啊!”

  “是啊大汗,咱們死了不打緊,可是咱們的妻子兒女,還得仰仗著大汗存活呢!”

  身邊親兵疾聲勸阻。

  若是阿史那思摩死在此處,那些個突厥婦孺怎么辦?沒有阿史那思摩這桿大旗,大唐哪里會收容那些個孤兒寡婦!

  就算收容入關,往后也不過是奴隸的命運……

  阿史那思摩紅著眼珠子,看著四周遍地尸骸,鮮血已然將雪地徹底染紅,一夜的廝殺,突厥勇士死傷殆盡,就憑著最后一口氣死死的咬牙頂住,生生的還來數倍的戰損。

  他有些絕望。

  一夜的拼殺,已然將心里頭那股熱血耗盡,遍體鱗傷體力耗盡,倉惶和恐懼如同野草一般不可遏止的瘋長。

  說到底,阿史那思摩的確缺少突厥人的狠厲堅韌,他是一個被慣壞了的突厥貴族,享受了太多的榮華富貴,將突厥人的傳統早已丟棄的沒剩下多少……

  嘴皮子抖了抖,阿史那思摩茫然看著身邊的親兵死士,又回頭看看已經排列陣型準備再一次發動進攻的薛延陀騎兵,最終無盡的壯烈只化作一句話……

  “撤退吧……”

  什么金狼大纛,什么突厥可汗,哪一樣能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正如同親兵們勸說的那樣,他的命不能丟在這里,還有數以萬計的老弱病殘孤兒寡婦指望著他活下去……

  畏懼一旦滋生,便不可遏止。

  親兵們也來不及替他包扎傷口,就這么扶著他跨上一匹戰馬,一群人護衛左右前后,向著雁門關的方向快馬加鞭,亡命奔逃。

  本就是強弩之末的突厥狼騎見到自家可汗居然臨陣脫逃,士氣低落,最后強撐著的那一口氣瞬間崩泄。

  兵敗如山倒……

  位于后陣的大度設猶豫了一下,對左右道:“既然已經屠殺突厥狼騎,那就不必在追,前面不遠便是雁門關,萬一被唐人誤會吾等乃是意欲破關而入大唐腹地,那可就麻煩大了。”

  “諾!”

  身邊的斥候領命,就待前去傳令。

  “慢著!”

  頭臉包裹得好似一個大粽子也似的吐迷度策馬來到大度設身邊,建議道:“二王子豈可放任阿史那思摩離去?突厥狼騎固然被屠殺殆盡,可是這草原之上的殘余突厥人卻不少!只要阿史那思摩活著,他就是東突厥的可汗,就是金狼大纛的主人,隨時隨地都能夠拉起另一支突厥狼騎!今日薛延陀已經與突厥結下血仇,往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事已至此,二王子當窮追不舍,斬盡殺絕,萬萬不可給予阿史那思摩喘息之機,否則后患無窮!”

  大度設頓了一下,思量一番,糾結道:“可萬一被唐軍誤會,引發兩國爭端,父汗必定責罰于我。”

  吐迷度無語……

  特娘的你都快要殺到雁門關下了,更是將大唐一手扶持的突厥人殺得尸積如山血流成河,還特么指望大唐跟你好言好語?

  搞不好現在唐軍就已經追在身后掩殺過來了!

  強忍著對大度設的鄙視和不屑,吐迷度勸阻道:“可是任由阿史那思摩離去,未能將其族人盡數斬殺,埋下無窮后患,大汗照樣會責罰于你!反正都是要受到責罰,何不干脆撈取一個斬殺突厥可汗的蓋世功勛?就算受到大汗責罰,可您依舊是薛延陀的英雄!草原大漠之上的各個部族,最是崇拜強者,往后哪一個不以您二王子馬首是瞻?”

  大度設舔了舔嘴唇,心動了……

  是呀!

  曾幾何時,突厥乃是草原之上的霸主,光耀日月、威蓋四方,多少部族盡皆匍匐在其大纛之下、牙帳之前,唯命是從,奉其為主!

  突厥可汗便是天神庇佑、狼神之子,世間最尊貴的存在!

  若是自己能夠斬殺一位突厥可汗,那么對于自己威望之提升簡直無法估量,只要能夠得到各個部族的崇拜與敬服,自己久多了幾分與拔灼爭奪汗位的勝算……

  這一會他不再猶豫,當機立斷:“全軍出擊,擒殺阿史那思摩,官升萬夫長,賞金白鎰!”

  “二王子威武!”

  薛延陀騎兵興奮的嗷嗷直叫,鼓起力氣將參與的突厥狼騎屠殺殆盡,繼而便策馬揚鞭,向著遠處的阿史那思摩追殺過去。

  萬馬奔騰,聲威雄壯,鋪天蓋地的追殺過去。

  ……

  阿史那思摩騎在馬上亡命奔逃,時不時的回頭看看追兵,發現追兵已然越來越近,耳畔薛延陀人射出的箭矢破空之聲不絕于耳,嗖嗖的自身邊射過去,只得將整個身體都伏在馬背上,以防被流矢射殺。

  “可汗速走,吾等攔住追兵!”

  二十余個親兵狼騎大喊一聲,便勒住馬韁,義無反顧的反身沖入敵陣,試圖阻攔追兵。

  只是薛延陀騎兵士氣正旺,數萬騎兵排山倒海一般狂追而至,哪里是區區二十幾個人就能攔得住的?

  阿史那思摩看著親兵狼騎沖入地陣,只是如同幾滴水珠滴進大海,連個浪花都沒翻起來,便被立即淹沒,頓時目眥欲裂……

  前方,雁門關巍峨是輪廓已經映入眼中。

  阿史那思摩忽然腦子里浮起一個念頭:萬一唐人不肯打開關門,那可怎么辦?

  。m.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