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鄉村教師 > 第一章:絕色母女(上)~~第十二章:紅杏枝頭春意鬧

第一章:絕色母女(上)~~第十二章:紅杏枝頭春意鬧

  卷二?第一章:絕色母女

  一顰一笑總關情,一舉一動心。

  林越坐在餐桌邊,偷偷地看著看著在鍋邊忙碌的李香萍,她正在煮稀飯,揭開鍋的瞬間,蒸汽繚繞,她在這仙氣一樣的環境中,就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女。眉毛細長如柳,媚眼嬌美似杏,鼻子直挺,小嘴紅潤。雖然沒有吐唇膏,但卻自由一番天然美色,再配合著瓜子臉上潔白細嫩的皮膚,簡直就是一個美艷的少婦。怎么也看不出來是個女兒都上初三的三十六歲的婦人。

  她輕輕地用勺子攪了攪稀飯,然后又輕輕地蓋上鍋蓋。來到鍋臺前面,打開灶口,彎下腰去,看里面的火,然后用小鐵鏟往里面添煤。

  一副玉盤美景就這樣展現在了林越的面前。

  兩個比半月還圓的玉盤,驕傲地向上翹著,曲線,這種曲線不是西方女子夸張的滾圓,而是帶了一些橢圓。更加體現出了東方女子的溫婉。黑色的綢褲將它們緊緊包裹起來,在昏暗的燈光下,發出的柔和的光,中間一道縫,將玉盤分開,一直延伸到美人的前面。林越想象到的地方。

  添完了煤,婦人剛想起身,卻是打了個趔趄,沒有起來。不由得“唉喲”的一聲。看來是腳上的傷還沒好利落。

  “姨,你沒事吧”林越趕緊上前,手從她的兩個胳膊下穿過,將她扶起來,卻沒想到,婦人的玉峰實在是大的驚人,自己的雙手,竟然碰到了它們。隔著厚厚的衣服,它們依然彈性驚人。

  林越已經不是昨天的害羞男孩了,他故意裝作不知道,雙手一用勁,將李香萍從地上輕輕“抱”了起來,在這個過程中,雙手在兩個圓球的根部緊緊地隱蔽地捏了捏。抱起婦人之后,林越偷偷地去觀察李香萍的神情,想看看她生氣了沒有。

  李香萍滿臉的通紅,從林越的攙扶下起來,趕緊整了整有些凌亂的衣服。臉上看不出是害羞還是生氣。

  “她認為我是無心之舉”林越高興地想著。

  “飯好了,你去叫叫康老師。”李香萍依然是一副溫柔的樣子。

  “哦。”林越趕緊應了一聲,去叫在自己房子看書的書呆子康明輝。

  康明輝吃飯的速度很快,林越還沒吃完,他就已經洗了自己的碗筷,又回房子了。

  林越也不急,慢慢地吃著,順便看李香萍在一邊洗鍋。昨天從山上回來,被那卷書改造過之后,林越發現自己好像色了很多。看見美女就有一種沖動。

  李香萍洗完鍋,忽然走到林越的面前,有些不自然地說道:“林老師,我”

  林越的心一下子“咯噔”一下,心說她不會是想警告我吧,但臉上的神情沒變,依然笑著說道:“姨,你叫我林越就行了,叫什么林老師,多見外啊。”

  李香萍笑了笑,用手將耳邊的幾絲長發順了順。“好,林越啊,姨有個事情想你幫忙,可是又”

  林越吃完了飯了已經,見李香萍老是吞吞吐吐地,就說到:“姨,有啥事你就說,能辦到的我一定幫忙,不用客氣的。”

  “是這樣”李香萍這才開始說了“我女兒王瑤,這學期完了就要中考了,可是她那個物理成績確實不行,她聽我說咱們學校新來了個大學生,非吵著叫我求你去給她補補課,你看這”

  李香萍話還沒說完林越就已經明白了,現在家教都是要給錢的,看來她是很不好意思要自己做免費的,但是又不能不幫助女兒,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可是,這對自己來說,真是一個接近美婦人的絕佳機會啊。

  所以林越擺了擺手,“姨,你說這話就見外了,我反正放學了也沒啥事情,補補課么。有啥不行的,你以后多給我們做些好吃的就行了。她今晚在不,我們現在就去。”說完,林越就趕緊去洗自己的碗筷了。

  李香萍看著林越的背影,臉上露出了復雜的表情,有開心,有感激,有害羞,還有其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林越和李香萍出了校門,冬天天短夜長,才八點左右,天已近完全黑了。林越這才知道,原來李香萍家就是學校的旁邊那幾戶人家之一,并不在村子里面。

  李香萍的腳好了些,但并沒有完全好。卻沒有柱拐杖,看來女人不論年紀身份,都是有一些愛美之心的。

  昨天下了些雪,路又是公路,所以地上有些滑。李香萍走的格外的小心。

  “姨,我來扶著你吧。”林越說著,也不管李香萍同意不同意,左手手抓住了她左手,一把握住,右手搭著她的腰身,輕輕地環抱著她。

  “這”李香萍被林越這一抓一抱,整個身子險些沒載到。還好,林越穩穩地扶住了她。心中如少女一般小陸亂撞,心說,李香萍,這叫別人看見了,你一個寡婦,往后還怎么抬頭做人,一方面又想,林越是老師,又是晚輩,攙扶一下自己,有什么問題,再說天這么黑,路上那會有別人啊李香萍,你一個年紀這么大的寡婦,難道林越能看上想到這里,心中一驚,不由得暗自害羞,都幾十歲的人了,還像這種事情,李香萍你太不要臉了。

  卷二?第二章:絕色母女

  昨天下了些雪,路又是公路,所以地上有些滑。李香萍走的格外的小心。

  “姨,我來扶著你吧。”林越說著,也不管李香萍同意不同意,左手手抓住了她左手,一把握住,右手搭著她的腰身,輕輕地環抱著她。

  “這”李香萍被林越這一抓一抱,整個身子險些沒載到。還好,林越穩穩地扶住了她。心中如少女一般小陸亂撞,心說,李香萍,這叫別人看見了,你一個寡婦,往后還怎么抬頭做人,一方面又想,林越是老師,又是晚輩,攙扶一下自己,有什么問題,再說天這么黑,路上那會有別人啊李香萍,你一個年紀這么大的寡婦,難道林越能看上想到這里,心中一驚,不由得暗自害羞,都幾十歲的人了,還像這種事情,李香萍你太不要臉了。

  林越卻不知道自己這簡單隨意的動作,竟然叫身邊的美婦人產生了這么多的小心思。

  他只是抓著美人的柔荑,輕輕地感受那種肌相切的感覺。李香萍的手很柔,很軟,按理說她每天要做這么多的事情,手應該很粗糙才是,可是,林越在她的手心連一個繭都沒有感觸到。全是光滑的感覺,看來這婦人保養的非常之好。

  右手下的腰身,隨著步子的走動,一扭一扭的,林越知道這不是李香萍在故意勾yin自己,而是因為婦人腰太細,而玉tun又過于肥大的緣故。自己的手在光滑的羽絨服上面滑來滑去,間接可以感受到她腰肢的活力。

  林越是享受地步行,而香萍婦人,卻不知道自己倒是是享受還是難受了。林越的身體被改造之后,全身全是純陽氣息。這對女子可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的,特別是李香萍這種經歷過魚水之歡的婦人,簡直就像是一團火,要把你變成飛蛾。

  她全身都感到不自在,卻又感覺非常的舒服,心中也有一種久違的溫暖。

  就在兩人這樣矛盾的心情中,終于到了家門口。

  李香萍家看樣子蓋起來沒幾年,林越現在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的。一個紅色的大門,很氣派,李香萍終于掙脫了林越的“魔爪”,上前去開門。

  林越跟著她走了進去。

  農村的院子都很大,這個院子的地面都是水泥的,門樓的左邊是一個廚房,獨獨一間。后面是三間平房,很常見的那種,中間一間大的,客廳,兩邊兩件臥室。客廳門上掛著厚厚的門簾。

  兩個人挑門簾進去,里面亮著燈光,原來中間的客廳很大,似乎沒有當客廳來用,兩遍堆了十幾袋子的玉米麥子。而后面用木板隔開,也做成了一間小房子,燈光正是從里面的小房子發出來的。左右兩邊的房子都暗著。看來中間是李香萍的女兒王瑤住,兩邊就是李香萍和她婆婆住了。

  聽見聲響,小房子的門開了,從里面走出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女來,“媽,你回來了啊。”聲音清脆,卻刻意壓低了,想來是她不想吵醒自己的奶奶。

  “恩,瑤瑤,你奶奶睡了吧這是咱們學校新來的林老師,他專門給你補課來的。”

  “老師好。”王瑤看起來也很害羞的樣子。問候了句林越,心說,想不到林老師這樣年輕,長的這樣好看。

  “你好”林越笑著點點頭,仔細打量王瑤,這又是一個美人坯子。繼承了李香萍一切的美貌。鵝蛋型的臉龐,眉毛彎彎的,像月亮,眼睛很大,眼神清澈動人,像是在笑,又像是害羞,仿佛是蘊含著一彎清澈的泉水。小巧動人的瓊鼻找不到一絲的瑕疵,櫻桃小嘴里一口潔白整齊的貝齒,水嫩光滑,像是能掐出水來。

  身材高挑,十五歲的年紀幾乎已經接近李香萍的身高了,不知道是不是遺傳,小小年紀,胸前的似乎已經不亞于成年人了,要是再發育幾年,看來都有超過其母李香萍的趨勢。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雙修長的,被牛仔褲緊緊包裹著,曲線動人。

  林越真沒想到,在這樣的小山村中,會有這樣多的美女,眼前的少女的氣質和簡直是太完美了,不亞于任何的歌星。

  李香萍看了林越和女兒一眼,“瑤瑤,還不叫林老師進屋,林越,你坐,我給你倒點水。”

  “不用客氣,剛剛喝完稀飯,喝什么水啊,姨,你休息吧,我和王瑤一起學習,有什么事情我叫她做就行了,是不是啊,王瑤”說完,林越對王瑤笑了笑。

  王瑤雖然第一次見林越,卻覺得他很親切,就像是鄰家的大哥哥一般,見她對自己擠眉弄眼地笑。也樂了,一把拉著母親“就是,媽你去看看電視,歇一歇,我房子里有水的。”

  “你啊”李香萍笑了笑,也不再勉強。進了自己的房間,拉開了燈。

  林越也進了王瑤的房間。門旁邊一個窗戶,對面一個窗戶,房間真的很小,可能不到十平米。左邊放了一張床,床邊是一個半新不舊的寫字臺,上面一個臺燈,和很多擺的整整齊齊的書。寫字臺前面是一張靠背椅。這幾樣東西幾乎把整個房子都占滿了。林越和王瑤兩個人站著,房子里就再沒有空位置了。

  林越看了看,拉開了寫字臺前的凳子,“來,王瑤你坐這,我坐你床上。”說著自己就坐在了王瑤的小床上。王瑤點點頭,坐了下來。

  林越打量四周雪白的墻壁,上面沒有什么明星海報之類的東西,只有幾張獎狀和過期的年歷。

  卷二?第三章:家里不能沒男人

  林越和王瑤就這樣面對面坐下,看的出來,小姑娘還是有些拘束的。林越笑了笑,一邊打量房子四周,一邊說道:“其實我也有個妹妹,不過比你大,今年已經上高三了。”

  “那她一定學習很好吧”王瑤手里拿著書,隨便亂翻著。

  “好什么啊。全班倒著數。”林越苦笑了一下,看來對自己這個妹妹很是頭疼。

  王瑤似乎是有些羨慕,“要是我有林老師你這樣一個哥哥,我的學習一定會很好的。”

  林越笑了笑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王瑤滿頭的秀發“傻丫頭,學習是要靠自己的,和別人有什么關系,你要愿意,也可以做我妹妹啊。不用叫我林老師,叫我感覺自己是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子了。”

  王瑤被林越夸張的說法說的笑了起來,“真的嗎我也能做你妹妹”小丫頭有些高興地問。

  “當然啊,有你這么個仙女一般的妹妹,也是我的榮幸啊。”林越調皮心起,用手指去捏了捏王瑤的臉蛋。

  王瑤被林越這一捏弄得滿臉通紅,不過心里還是喜滋滋的。覺得一下子和林越沒有了距離感。

  林越說了一會,見王瑤放開了,這才轉入正題“說你的物理不好”

  王瑤聽林越說著,也收起了害羞和激動,對著手中的物理書說道,“是啊,我總感覺物理太復雜了,明明上課聽懂了,可一到做題,就又不會了,特別是電學和力學。”

  林越聽了,點點頭,“電學,其實,你可以把電流看做是水流”開始講了起來。

  王瑤聽的很認真,也很興奮,只覺得林越的講解很淺顯很能叫人接受,幾個在自己看來很難的題目,林越也用他的這種辦法做了出來。叫王瑤心中對林越是佩服得不得了。聽得也越發地認真了。

  “好,你自己來做這道題,按我說的方法。”

  王瑤低著頭,咬著貝齒,思考了起來。

  林越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和王瑤靠的很近了,自己的嘴唇幾乎已經碰到了王瑤的耳朵,燈光下,少女的耳朵晶瑩可愛,雪白雪白的,彷佛是透明的水晶一般。耳墜圓潤光滑,呈現出的粉紅色。隱隱還可以看到還未退去的絨毛。

  此刻,她好看的柳眉輕輕地皺著,清澈的大眼睛靜靜地看著面前的稿紙,瓊鼻微微上翹,鮮艷飽滿的嘴唇被上排整齊潔白的貝齒輕輕咬著。這副表情簡直叫人憐愛之極。

  林越順勢再往下看,少女穿著一件白色的毛衣,細長光潔的脖子被隱藏了起來,因為坐的離桌子很近,胸前已經發育的很好的兩座玉女峰緊緊地擠壓在桌子上,形成一個驚心動魄的大橢圓。

  林越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來。

  王瑤只感覺自己耳邊傳來了陣陣的熱氣,不用說,是林越的呼吸,她并沒有想那么多,只是被林越口中的氣這么一吹,只覺得耳朵里癢癢的,特別是耳墜,似乎都開始發熱發癢了,而這癢癢卻似乎又不是來自耳墜,像是來自別的地方,不一會兒,好像全身都麻麻的。這種感覺叫人很難受,但是又很快樂。

  這樣一來,她的心跳就更加厲害了,似乎要把桌子都給掀翻了

  就在這時,忽然聽見外面的幾聲急促的叫喊“媽,媽你”正是李香萍的聲音。

  “奶奶出事了”王瑤立刻反應了過來,林越卻早已經起身跑了出去。

  李香萍婆婆住的房子燈亮著,林越進去的時候,就見李香萍不住地搖晃著在炕上躺著的一位瘦小的白發老婆婆。但是,李香萍怎么喊,對方都沒有反應。

  “怎么了姨”林越過來抓住了李香萍的手,病人昏迷的時候,不能隨便亂來的。

  “奶奶”王瑤也跑了過來。

  “我過來看媽吃藥了沒有,卻怎么也叫不醒人,我”李香萍說著,幾乎快要哭了出來,緊緊抓著林越的手,靠著他的肩膀,彷佛是找到了依靠一般。

  “奶奶她死了嗎”王瑤叫了半天,不見奶奶反應,一下子害怕了起來,退后幾步,也抱住了林越的胳膊。

  李香萍聽女兒這么說,臉色也一下子變得煞白。抓林越抓的更緊了。

  林越左擁右抱這這對母女花,卻沒有半點獵艷的心情。分別拍了拍兩對圓潤的香肩,自己上前去,手指放在老人的鼻子下試了試,又按了按脖子的大動脈。

  “怎么樣”這對美麗的母女異口同聲地問道,眼眶中都飽含著淚水。

  “沒事,只是昏迷了。“林越嘆了口氣,后悔自己為什么不學習學習自己腦海中的神農醫術。不過此時說這無用。

  “那怎么辦”李香萍這時才深深感受到,一個家里沒有男人的悲哀,自己一個婦道人家,在這種時候,還是慌了手腳。看來一個家里真是不能沒有男人啊。

  林越伸過手用力抱了抱李香萍的肩膀,果斷地說道:“沒事,姨,有我呢,你知道你們村子誰有車吧,你現在去打電話,叫他過來。人必須要送到秦州市的醫院了。”李香萍被林越這一抱,似乎找到了依靠一般,趕緊點點頭,去打電話了。

  “那我呢”王瑤緊緊抓著林越的胳膊不放。

  “你也有任務”林越笑著拍了拍王瑤的手,“你去準備幾件媽和你奶奶換洗的衣服,估計要住院的。”

  王瑤懂事地點點頭,忙去了。

  林越看了看,把炕上的被子卷過來,包裹住瘦小的老人。

  一輛面包車很快就到了,停在了門外。林越抱起包在被子里的老人,輕輕放在了后排座上。這時候,收拾好的母女兩也上了車。

  車向秦州市中心醫院駛去

  李香萍在車上,看了一眼雙手按著老人的林越。心中說不出的滋味,要不是他這個大男人今晚在,自己可能就慌的不知道干什么了。想到他對自己堅定的說“有我呢”以及那個溫暖而安全的一抱,美婦人心中有了異樣的感覺,俏臉也通紅了起來

  卷二?第四章:母女爭風

  車子飛速行駛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到達了秦州市中心醫院。

  林越把老人從車上抱了下來,李香萍給司機錢,沒想到這看來一臉精明的司機卻連連擺手。

  “香萍,都是一個村的,遇見這種事情,我還要你錢,你這不是打我臉么”說著,關上了車門,發動汽車,回去了。林越看的一陣觸動。李香萍只好作罷。趕緊跟著林越往急救室跑。

  “什么情況”值班護士見林越幾人進來,趕緊問道。

  “中風癱瘓病人,昏迷不醒。”林越早在車上問明了情況急忙答道。

  護士麻利地推來了移動床,林越將老人放在上面。還沒等護士開口,就對李香萍說道:“姨,你和王瑤在這看著,我去辦手續。”

  “給你錢”還沒等李香萍掏出錢來,林越已經走開了“我有。”他的聲音遠遠傳來。叫李香萍母女一陣感動。

  林越很好辦好了手續,交了三千塊押金。幸好他大學四年的獎學金都存著,要不然,剛上班的他還真拿不出那么多錢來。

  辦好了這些事情,林越又給馬明華打了個電話,告訴今晚的事情,順便說自己明天可能回不去了,因為李香萍母女都需要個人支應。馬明華很爽快的答應了,叫林越不必擔心學生,反正明天已經是星期五了。

  一切搞定,林越去外面買了兩杯熱奶茶,這才向急診室走去。

  老人已經推進急診室了,李香萍母女坐在外面的長凳上,似乎有些六神無主,花容慘淡。這對大小美人楚楚動人的神態,又引得林越心中憐惜。

  李香萍母女見林越過來,彷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臉上的神情都放松了一些。李香萍更是不自覺的往邊上挪了挪,給林越在她和王瑤的中間留出了一個空位。

  “怎么樣”林越坐在母女花的中間問道,隨手將奶茶遞給了左邊的王瑤。

  王瑤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接了過去。在她看來,這個認識時間不長的英俊哥哥,是最自己母女最好的人了。

  “不知道,醫生還在里面急救。”李香萍愁容慘淡。看林越遞過來的奶茶,搖了搖頭。

  林越一把抓過婦人的柔荑,把熱騰騰的奶茶強制塞到了她的手里。“老人家身體是很重要,但你的腳也沒好利落,也要愛惜自己的身子啊,要是你再傷風感冒,誰來照顧老人和王瑤啊。”

  林越說著話的語氣就像是在說自己的平輩,一點也沒有把自己當外人,王瑤在那邊一邊喝奶茶一邊點了點頭,很是贊同林越的說法。

  這些話在李香萍聽來,卻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她一個婦道人家,苦苦支撐這個家近十年,從來沒有個知冷知熱的人關心過自己,林越這些話雖然霸道了一點,卻叫美婦人感到了一種從未感受過的,被人關心呵護的感覺。

  被他的氣息包圍,被他呵護的感覺,真的很好。

  李香萍看著眼前的這個器宇軒昂的男子,心中一片溫馨,杏眼中不由得流出了幾點淚花,也顧不得女兒還在一邊,抱著林越堅強的肩膀,輕輕哭泣了起來。聲聲婉轉,似乎要將十年的幸苦委屈,全部發泄出來。

  一邊的王瑤見母親哭的這般悲切,不知怎的,也傷心了起來,抱著林越的胳膊,也默默地流起了淚水。

  林越知道,李香萍十年來過的太苦了,一個寡婦,帶著孩子,照顧婆婆,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遭了多少白眼。哭一哭,也許還能好受一點,于是就一手一個,拽過這對母女,抱住兩個香噴噴的大小美人,任她們在自己的懷中哭的一塌糊涂。

  幸虧這時急診室外沒有其他的人,要是被人看見林越被兩個嬌滴滴的大小美人抱著哭,不知要羨煞多少男人。

  哭了一陣,李香萍終于停了下來,眼淚汪汪地抬起了頭,頗為不好意思地對林越說“不好意思”她光潔白嫩的臉上還掛著幾滴晶瑩的淚珠,長長的睫毛都被眼淚打濕了,眼睛紅紅的,嬌嫩的嘴唇緊緊抿著。美人梨花帶雨的樣子,簡直是太了。

  林越搖了搖頭,伸手將美婦人臉上的眼淚擦干將。又替她把吸管被子。

  李香萍白嫩的臉蛋上雖然一陣酡紅,但卻一動不動的,就像是溫順的小媳婦一般,接受的林越細膩溫柔的動作。心中全是喜悅,就像是進洞房的新娘一般。臉上寫滿了春意。

  王瑤卻在一邊看得吃味,心說林越哥哥光給媽媽擦眼淚,也不知道給我擦擦,哼,真是偏心的哥哥。轉眼看到李香萍斜靠在林越身上,起伏的碩大肉球,緊緊地挨著林越的身子。自己也連忙抱著林越的胳膊,把它放在了自己的之間。心想,等我長大了,一定要長的比媽媽的奶奶還大

  要是李香萍知道了女兒心中的想法,不知作何感想。

  不過林越卻是左擁右抱地,著實艷福不淺。右邊邊李香萍的碩大肥美緊緊地挨著自己的胸前,一起一伏,那團肉就一收一縮地擠壓著自己,這種無法言喻的爽快,簡直叫人高升。

  這邊的小美女王瑤更是快分,竟然將自己的胳膊放在了她的兩個中間,雖然說她現在的大小還不及她的母親,可是也絕對不可小覷,甚至比有些成年女性發育的都要bao滿。這對玉女峰就像兩個大大的饅頭一般,結實,緊致。林越的胳膊剛一接觸,它們就是一陣輕微的顫動,像是要把他的胳膊彈開一般。絕對的彈力驚人啊。

  王瑤其實自己也被林越胳膊上傳來的壓力和熱力弄得心跳不已,林越的胳膊一壓在她的之上,她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全身都燥熱了起來。這股熱流順著自己的玉女峰,一直到達了自己那羞人的地方。好像是有一只無形的嘴,在給自己的秘密花谷吹熱氣一般,要不是坐在椅子上,她下半身幾乎都酥麻了。

  大腦中一片空白,飄飄蕩蕩的。只知道看著旁邊的林越,永遠陶醉在他溫暖的微笑中

  卷二?第五章:?美女醫生

  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急診室的門終于打開了。李香萍母女急忙從林越的身上起來,擦了擦自己的淚水。李香萍成熟中帶著嬌美,王瑤青春中帶著羞澀,一個如牡丹豐腴,風韻十足,一個似荷花,亭亭玉立。

  這對母女花和林越急急地站了起來,問出來的醫生,“怎么樣”

  帶頭的醫生嘆了口氣,“病人的血栓已經非常嚴重,現在清醒了過來,但是”

  “但是什么”李香萍和王瑤一聽,臉色就變了。

  “但是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多不過一個星期,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你看是轉到住院部還是回家”這位中年醫生問的很詳細,一般來說,沒有希望的病人,很多家屬會選擇回家,見親人的最后一面。

  “不,我們住院,有一絲的希望,都不能放棄,求你了,大夫”李香萍的選擇毫不猶豫,叫林越看得直點頭,住院就意味著這本來不富裕的家庭又要有一大筆的開支,而且毫無希望,但是李香萍還是選擇這么做,看來真是個重情義的好媳婦,這樣的女子,實在是太難得了。

try{mad1('gad2');} catch(ex){}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