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春床:魯班秘傳三十六式床譜 > 701 詭異的血尖

701 詭異的血尖

  “那些煤老板押了一個多億,不敢出場,那就直接輸了,那些煤老板還不把他綁在炸藥上,炸碎了他啊。”

  見張五金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武三道:“張大哥你別不信,這些煤老板錢多了燒包,玩得邪呢。”

  “嘿。”張五金忍不住搖頭,原以為金三角那些毒梟夠瘋狂的了,現在看來,這些煤老板一點也不輸給他們啊。

  無論是權力還是金錢,都能把人性中的陰暗面放大到極致。

  好好的一個人,有了權或者有了錢,那張嘴臉,立刻不同,那種變化,比魔術師變魔術還要神奇。

  武二不出來,煤老板不干,這邊押注的同樣不干,一時哄鬧起來,寶爺派了人去催,武二終于出來了,卻并沒有什么畏縮的樣子,反而一臉紅光,搖搖擺擺,恥高氣揚。

  這次賭得大,煤老板那邊擺出的場面也大,前后四個美女簇擁著武二出來,這些美女都穿旗袍,下面的開叉,直到腰上,露出白生生的長腿,上面奶子托得高高的。

  高個子的旗袍美女,雪白的長腿,卻襯托著中間的武二,給人的感覺,實在是怪異到了極點。

  恰如四只白天鵝,捧了一只瘌蛤蟆出來。

  這些煤老板的品味,張五金真的無言以對了。

  而看著武二上臺,沒有怕,反而得意洋洋,武三失落之下,憤怒更甚,怒瞪著武二,叫道:“武二,大師兄來了,你這次死定了。”

  “大師兄啊。”武二瞟一眼黑羽大公雞,嘎嘎怪笑:“好久不見,山中修練,不知肉味如何。”

  他著看向武三,臉扭曲著,是笑,看起來卻特別怪:“上次把師父的神雞吃了,那味道,太老了,三矮子,我還冰著一只雞腿呢,哪天你可以嘗嘗。”

  他如此囂張,武三簡直要氣瘋了,他明顯不是個善于斗嘴的人,這時氣得身子發抖,卻越發一句話不出來,最終扭頭對黑羽大公雞道:“大師兄,你聽到了,你要給師父報仇啊。”

try{mad1('gad2');} catch(ex){}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