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的尾巴又出來了 > 第十八章 “小妖”搗亂

第十八章 “小妖”搗亂

  女人直直地盯著楚暮,眸中跟著浮起了一抹殺氣,但好像也沒有準備繼續動手的意思。

  語畢,楚暮卻是沒有給予任何回應,他目光平靜,似在等著她冷靜下來。

  空氣在片刻的安靜之后,女人才慢慢放下了抵在楚暮身上的手,但眼中的那份戒備卻是沒有半點松懈。

  “……”扶初呆愣地站在一旁,整個人幾乎是看傻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眼前這紫衣女子到底是誰,更不明白這女人為什么要叫她主人。

  楚暮安靜地看著紫衣女子,待她眼中的煞氣慢慢褪盡后,楚暮便驀然伸出了手。大手利索地扼上了紫衣女子的脖子,他猛地一個翻身,將她抵在了墻上。

  楚暮的目光緊緊地盯在了她的身上,她看起來一副冰雪聰慧的模樣,但不知為何,她總給楚暮帶來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猛烈的撞擊叫紫衣女子背后跟著一疼,剎那間,她那剛剛褪下的煞氣又重新沖上了眼眸,奈何她被楚暮死死地控制住了,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的余地。

  “你到底是誰?”楚暮冷漠地看著她,語氣異常生冷:“化為靈氣鉆入手鏈之中,到底有何意圖?”

  楚暮說完,指尖那股力量便不由得加重了一分。

  紫衣女子痛苦地蹙了蹙眉,好像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的力氣,甚至連說話的余地都沒有了。

  她微張著唇,慢慢抬起了自己的雙手。

  小手微顫著扶上了楚暮,而后輕輕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剎那間,那股如絲綢般柔軟的感覺慢慢縈繞上了楚暮的手臂,千絲萬縷,還泛著幾絲淺淺的紫光,讓楚暮覺得有些意外。

  下一秒,那些他和扶初過往相處的點點滴滴便跟著浮現在了眼前,而除了那些往事之外,還有一些他從來都沒有經歷過的事情——就好像發生在未來一般,那一幕幕畫面一個接著一個,零散而又模糊。

  楚暮眼中閃過了一絲詫異,指尖的那股力道也慢慢地跟著輕了下來。

  空氣安靜,當那些畫面從楚暮的眼前消失后,楚暮的注意力才重新聚集在了紫衣女子身上:“靈卜獸?”

  楚暮的眼中充斥著一股不可思議,好像此時此地,這種東西不應該會出現一般。

  靈卜獸見楚暮手上的手指稍有些松懈,便趁機推開了他,而后順勢跑到了扶初的身前,將扶初護在了自己的身后。

  楚暮的目光隨著那只靈卜獸移動到了扶初身上,他瞥了一眼扶初,而后又重新將目光停留在了靈卜獸的身上:“為什么要纏著扶初?”

  楚暮語氣漠然,好像還夾雜著一份詰問。

  “我跟隨我的主人,天經地義。”靈卜語氣堅定,冰冷的眼神之中猶存著一份警惕:“倒是你,為何一直糾纏著我主人?”

  靈卜獸一口一個“主人”,著實讓扶初有些云里霧里的,她莫名地看著面前那紫衣女子,想了好久,愣是沒有想起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時候收了這么一個冰雪美人做小跟班。

  楚暮眸色淡然,薄唇微張,剛想開口說些什么,便被寺外的一陣男聲給打斷了:

  “怎么這么吵?”

  是楚漆澤的聲音。

  大家還沒看到楚漆澤的影,便已經聽到了他的聲音,話語間,好像還參雜著一份被打擾到的不耐。

  靈卜獸自然也聽到楚漆澤的聲音,她下意識地轉過了身,眸色一緊。

  還未等楚漆澤出現,靈卜獸便又重新化作了一團靈氣,鉆回了扶初的手鏈之中。

  待楚漆澤出現后,寺內也只有扶初和楚暮兩個人了。

  空氣安靜,此時此刻,寺里只剩下了他們三個人。六目相對,周遭的氛圍霎時跌入了一份難以言喻的尷尬之中。

  “剛剛怎么這么吵?”終于,楚漆澤開口問了一聲,剛才他就在附近,忽而隱約聽到了一些打鬧聲,叫他覺得有些怪異——寧蘭寺本就沒有什么人來拜訪,今天這么熱鬧,實在有些不正常。

  扶初剛想開口,便被楚暮搶先了一步:“白月清將扶初關在了寺里,方才有些小妖搗亂,現在已經沒事了。”

  語畢,楚漆澤卻是沒有給予半點回應,他淡然地看著楚暮,眸色平靜,叫人一時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過了一會兒,楚漆澤的臉上才跟著露出了一份饒有興致的笑意,他看著楚暮和扶初,好像已經看出了事有貓膩:“最好是小妖來搗亂——”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當場揭穿:“這里晚上邪氣太重,還是別逗留太久了。”

  ……

  后來,楚漆澤并沒有追究些什么,而是將他們放了回去,一切都太太平平的,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一路上,楚暮也沒有多說些什么,只是安安靜靜地跟在扶初的身旁。

  其實,楚暮這么跟著,著實讓扶初覺得有些不太自在。終于,她忍不住偷偷地瞄了一眼楚暮。

  月色溫柔,輕輕地落在了楚暮那干凈的白袍之上,讓扶初覺得有些不太真實,再加上剛剛在寧蘭寺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扶初有些云里霧里的。

  “大師兄……”終于,扶初忍不住開口喚了一聲楚暮。

  一聲落下,楚暮便順勢轉過了腦袋,向扶初那里看了過去,柔軟的月光悄悄地落進了楚暮的眼中,柔化了他眼眸中的那份淡然,徒增了一份溫柔:“嗯?”

  “那個……剛剛……你和靈卜獸,到底是怎么回事……?”扶初小心翼翼地問了一聲,似試探一般。

  語畢,楚暮好像是被逗笑了一般,他輕聲地笑了一聲,跟著反問了一句:“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的吧?”

  “……?”扶初莫名地看著楚暮,霎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靈卜獸乃世上少有的靈獸,能預知未來。”楚暮解釋得平靜,似在陳述著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一般:“他們靈力極高,但也怕生,故而很少在人間出現。”

  “他們很有靈性,忠誠度極高,一旦認定了主人,便會誓死生生世世守護。”楚暮見扶初沒有開口說話,便又繼續接了下去:“所以——我也很好奇,你和那只靈卜獸,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