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她身著龍袍 > 第十章 落水之謀

第十章 落水之謀

  宮鈺微微一怔,旋即垂下了眼簾,不再看謝韞。

  “這兩位小姐是何時入宮的?”宮鈺低聲問。

  “回殿下,這兩位小姐是午時三刻一同被榮貴妃召進宮的。”夏進忠低著頭,恭敬地答道。

  那么,兩位小姐的這番對話極有可能是榮貴妃授意了。宮鈺低頭拂平了衣袖上的褶皺。她有些不解的是,汝南崔氏的崔惜瑤也被榮貴妃召入了宮。汝南崔氏一向不參與朝廷之爭,以浩清正氣聞名于世家之中,可現在卻與榮貴妃有了瓜葛,這著實有些耐人尋味。

  “夏公公,我要稍晚片刻再去承乾宮了。”宮鈺道。她依舊是微微笑著的,只是那微笑有些令人脊背發涼。

  ——她需要明確地知道汝南崔氏的態度與榮貴妃的目的。

  夏進忠聽懂了宮鈺的弦外之音,他握著手里的拂塵,拉長了聲音道:“元晞公主駕到——”

  崔惜瑤驚訝地望著宮鈺,她似是沒有意料到元晞公主會出現在這里,她立即恭敬地俯身道:“臣女崔惜瑤拜見元晞公主。”

  萬紫晗也俯下身,只淡淡道:“臣女萬紫晗拜見元晞公主。”

  世家嫡女的宮廷禮儀是沒有任何疏漏的。

  宮鈺站在原地,靜靜看著兩人,過了許久,她才緩緩道:“起來吧。”

  萬紫晗的眼底劃過一絲怨懟之色,這元晞公主一來就給了她們一個下馬威。她攥了攥衣袖,臉上卻保持著平靜。

  宮鈺只微笑道:“方才本宮走到回廊處時,隱約聽到兩位小姐提到了本宮,不知兩位小姐在談論些什么呢?”

  崔惜瑤聞言臉色微白,顯然是不知該如何作答。

  萬紫晗卻掩唇笑道:“臣女不過是向崔妹妹講曾在皇宮里見過殿下一面罷了。也許殿下忘記了,七年前,臣女與祖父入宮見貴妃娘娘時,也曾在這水池畔見過殿下一面,彼時還是夏天,殿下正彎腰在池畔撥弄著紅蓮。”

  這一句回答便揭過了方才對元晞公主的議論。

  “只是可惜了,現下是寒冬臘月,紅蓮早已經謝了。”宮鈺嘆道。她側頭向水池望去。水池上覆了一層碎冰,水面沉寂的沒有一絲波紋。

  “殿下,等到來年盛夏,紅蓮便會再盛開的。”崔惜瑤道。

  宮鈺沒有再答話,她依舊是在微微笑著的。池水倒映著她的模樣,她那雙烏黑的眼眸卻顯得極為暗沉。她似是在回憶著什么。

  萬紫晗此時正站在宮鈺身后,她臉上染了幾分狠意,她猝不及防地伸出手,用力推了宮鈺一把。

  榮貴妃的目的僅僅只是想讓她落水嗎?宮鈺沉吟了片刻,方才那出神的模樣不過是她偽裝而已。

  只見宮鈺微微側身,她抬起手,輕易地抓住了萬紫晗的手腕。

  萬紫晗精驚怒不定地看著宮鈺,她顯然沒有料到宮鈺竟然會回手。她只覺得有一股極大的痛楚自手腕處出來,仿佛要生生地將她的手捏碎了一般。

  “為何本宮方才聽見的那番對話與你現下所說的不一樣呢?”宮鈺微微笑著。“本宮方才聽到的,是你說元晞公主心思歹毒,驕縱跋扈,沒臉沒皮。”

  “臣女可未曾說過這樣的一番話,殿下莫不是聽錯了?”萬紫晗臉色慘白,但目光卻里露出一絲譏誚。

  “本宮想來也不錯了,你定是患了頭疼之癥。”宮鈺平靜道。

  “什么?”

  “本宮曾聽太醫說過,這連自己說過什么都忘記了的人,通常是有些頭疼的。”宮鈺道,“不過,你不必擔心,本宮知道一個妙方。”她抓住萬紫晗的手慢慢收緊了,被豆蔻染紅的指甲留下一片冷色。

  “只有將你的頭在這寒冬的水池里洗洗便好了。”

  萬紫晗一怔,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緊接著便是徹骨的寒冷。

  只聽得“撲通”一聲,萬紫晗便掉到了水里,她本能地開始在池水里掙扎起來。“救命——”

  除去這救命之聲,池畔寂靜一片。

  夏進忠低著頭,仿佛什么都沒看見。

  謝韞的半張臉藏在了回廊的陰影里,他面色漠然地看著這一切。

  崔惜瑤緊緊攥著衣袖,臉色比雪還慘白。

  宮鈺站在池畔居高臨下地看著萬紫晗,她的眼睛寂靜地如同尚未融化的冰。

  ——她在等,她想知道這個水池里究竟會有什么。

  萬紫晗起先是用一番無禮的議論來引她來這個水池邊,然后又用所謂的回憶來分散她的注意力,企圖將她推入水池中。

  這水里一定有著榮貴妃計劃里最關鍵的一環。

  宮鈺望著池邊,剎那間,她的目光一凝。

  那半融的雪里正有一只金釵映著水光,泛著淡淡的金色。

  那是一只金釵,隱約可見,金釵上雕飾著九只栩栩如生的鳳凰,勾勒出無比繁復的紋路,這是這天下最尊貴的女人的頭飾!

  那是當今皇后,也就是宮鈺親生母親的頭飾——九鳳釵。

  “夏公公,你可識水性?”宮鈺淡淡地問。她并不希望萬紫晗死,畢竟一位世家嫡女的死是足以大做文章的。

  夏進忠立即便明白了宮鈺的意思,他將手里的拂塵放在了雪地里,跳下了水。

  宮鈺趁著眾人的目光都在水里,便俯下身拾起了那只金釵。

  “殿下,殿下,這水里,這水里死了一位宮女!”夏進忠驚叫道。

  宮鈺靜靜地看著。

  就在這時,只聽得那回廊出傳來幾聲,

  “皇上,皇后駕到——”

  “榮貴妃駕到——”

  宮鈺垂眸嘆息,原來如此,看來榮貴妃這次又要功虧一簣了。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