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她身著龍袍 > 第三章 清塵落子

第三章 清塵落子

  盛京有詞:

  醉生夢死尋一歡。所言的是天下第一樓,人間尋歡。

  素手霜姿止風月。所言的天下第一樓的樓主,清塵公子。

  傳言他性情溫和,常是一身淺衫,素以面具遮容,擅長機詭,師承天下第一奇人——鬼塵方尊。令人欲一探究竟之時,也望而生畏。

  “清塵公子,只怕現在我們已經不在人間尋歡樓內了吧。”

  清塵公子只是靜靜地望著她。

  “你一早就布下了九字連環陣,讓醉歡姑娘引我們入陣。”宮鈺依舊在凝視著那幅畫,“這幅畫便是這個九字連環陣的第九個棋子了,清塵公子不愧是鬼塵方尊的弟子啊。這些畫后都藏了一個棋子,再按照九宮排列,這絞殺之陣可謂是令人防不勝防。”

  李疏影神色一冷。

  宮鈺卻搖了搖頭,道:“清塵公子此舉不過是在試探我罷了。”

  只是這個試探有些嚴厲,若是無法過了這個試探,便只能留下這條命了。

  “此陣只需要穩住第九子即可,看似變化無窮,其實始終是一,再到第一幅畫那里攻陣就可以了。”宮鈺道。

  “閣下既然知道破陣之法,那為何不破陣而出?”清塵公子的臉從眉梢至鼻尖,皆藏于了半邊面具之下,只余下一微彎的唇。

  可是穩住第九子的最好辦法,卻是要定住這第九幅畫,也就是毀了它。

  宮鈺嘆道:“可惜了,我是無法破此陣的。我不會毀了這幅畫,也就不能定住就第九子了。”

  醉歡聞言有些驚訝。

  “莫非閣下與這作畫的人是舊友?”清塵公子忽然問道。

  “公子又何必明知故問呢。”宮鈺道,她的語氣有些微涼,“這幅畫是出自恭王蕭璟之手啊。”

  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緘默。

  這個名字意味著什么,在場的人似乎都知道。

  七年前,元晞公主宮鈺一步一磕頭,從皇宮城門到重華殿的最后一層臺階。

  這血染一路的堅持,正是為了宣御門之變的元兇,恭王蕭璟!

  清塵公子的眼中劃過一絲嘆息,他只輕輕敲了一處墻壁,那九字連環陣便不攻自破了。

  原道他們早已至一竹屋內。

  “清塵公子為何又幫我破了陣?”

  “閣下有我師父的令牌,自然是要以禮相待,不必勉強了。”清塵公子答道,他沏了兩杯茶。

  宮鈺聞言笑了,她抬手摘下了斗笠。

  她正是當今最受圣寵的元晞公主。

  她烏發挽成了一云髻,只斜插了一根翡翠繡紋簪,余下的發便及至腰間,宛若潑墨傾瀉。織金暗紋貂氅映襯著她雪白的肌膚。

  此刻,她朱唇微彎,分明笑得溫文無害,可那一眼掃過來,竟隱隱有幾分帝王之威。這并非是一個溫柔和婉的女子,而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上位者。

  醉歡雖然之前就有些懷疑那穿著貂氅的人是元晞公主,可當看到她直接摘下斗笠時,還是忍不住驚訝了一下。隨后,她便退出了竹屋。

  清塵公子并不希望她觀棋。

  “想必清塵公子早就料到我的身份了。”她笑道,笑意卻不達眼底。

  “殿下提前歸京,特意來在下的人間尋歡樓,這般殊榮,卻是讓人難以消受了。”清塵公子的語氣雖然恭敬,卻并未有行禮之舉。

  “平日聽聞清塵公子善于下棋,而我也是愛棋之人,不知公子可否愿意與我對弈一局?”

  “殿下請吧。”清塵公子溫聲道。他鋪開了棋譜,“不知殿下是用黑子還是用白子?”

  “我喜歡用黑子。”宮鈺答道。“公子知道了我身份,便也應該猜到了我來人間尋歡的目的。”

  她低頭落下一個黑子,開門見山道:“我要這天下第一樓,為我所用。”

  黑子的攻勢極為凌厲,白子雖然處于守勢,卻也沒有落入下風。

  清塵公子低頭凝視著棋盤,溫聲道:“殿下說笑了,人間尋歡從來不參與朝廷的斗爭。”

  “憑借你師父的令牌也不行么?”宮鈺問。

  “殿下應該也清楚,憑借這令牌不過也只是能見在下一面罷了。”清塵公子落下一白子,化解了黑子的攻勢。他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拒絕。

  這樣看來,只有換一條路了。宮鈺靜默了一瞬間,微微笑了:“公子,你可曾聽聞七年前的鄂州詩案?據我所知,這一案的主犯顧豐亭的宗族都被流放到了西北,可鄂州顧氏一族在被流放西北的途中,有一對顧氏兄妹卻出逃了。可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逃到了天子腳下——盛京。”

  清塵公子神色未變,他依舊是低頭望著那局逐漸復雜的棋盤,目光有些淡漠,他握著手里的那枚棋子,低聲道:“殿下所言之事,在下也有所耳聞,只是在下聽說的與殿下有些不同,那顧氏兄妹不是早就死在了逃亡的途中么?”

  “若是這顧氏兄妹死了,宮中的錦衣衛也應該放心了,可我在這回京的路途上,卻恰好碰見了一個錦衣衛,我問他,他在追查什么,結果,他告訴我,他正在查顧氏兄妹的行蹤,而這條行蹤正是指向盛京。”宮鈺輕輕笑道。

  清塵公子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目光稍稍沉了幾許,他手中的那枚棋子依舊沒有落在棋盤上。

  只聽得宮鈺接著說道:“我對錦衣衛說的事情有些興趣,我繼續問他,他是如何知道這條行蹤指向盛京的。他回答說,他在回京的官道上發現了一件東西,這件東西,正是顧氏家傳的紫玉,這紫玉上雕刻著顧氏之女的名字。清塵公子,你說,這顧氏兄妹究竟死沒死呢?”

  “興許是賊人搶奪了顧氏兄妹的紫玉,不小心遺漏在了官道上。這也未必沒有可能。”清塵公子道。

  “可當今的錦衣衛,一貫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的啊。這顧氏兄妹卻仿佛憑空蒸發了一般,什么也沒找到,錦衣衛是不會放棄紫玉這條線索的。”宮鈺微笑道。她話鋒一轉:“我倒是聽說,清塵公子和醉歡姑娘是七年前到了盛京,然后建立了人間尋歡樓,你說這究竟是不是巧合呢?”

  清塵公子抬頭看著這位笑意晏晏的公主,他的神色也漸漸地淡了下來,那雙眼睛里仿佛也下起了片片白雪。

  宮鈺竟然直接那塊紫玉放在了桌上!

  清塵公子的臉上終究是閃過了一絲驚訝。

  “公子不必驚訝,這是那位錦衣衛送給我的,他喜歡看那官道上的雪景,我便幫助他,讓他永遠地留在那里了。因此,現在也只有我知道這塊紫玉的秘密了。”宮鈺依舊是在微笑著的,仿佛已經凝成了一種面具,“只是我現在告訴了清塵公子,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將這塊紫玉還給顧氏兄妹呢?”

  “敢問殿下都知道了些什么?”清塵公子輕聲問道,他沒有再看那塊紫玉,他只是看著那盤棋,在這樣的僵持之下,不知是否是錯覺,他握著棋子的手指有些微微地顫動。

  宮鈺沒有回答,她低頭凝視著棋局,正在猜想這最為關鍵的一白子會落于何處,須臾,她才道:“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只是這一步棋你終歸是要下的。”

  她是執棋的人,所以,她必須要讓這個棋局如她所想的一樣變動。

  “殿下當真是聰慧至極。”半晌后,清塵公子似是下定了決心,落下了一白子,這場對弈已經是尾聲了,“那么,殿下會相助那對逃亡的顧氏兄妹鏟除敵人么?”

  “你錯了。”宮鈺緩緩落下一個黑子,道:“我不光要為這對顧氏兄妹鏟除敵人,我還要翻了這鄂州詩案,還他們宗族一個清白。”

  當清塵公子回神時,那棋局是勝負已定。

  他的白子被那位殿下黑子困住了。

  ----------------------------------------------------------------------------------------------

  待宮鈺重新戴上斗笠與烏衣青年離開竹屋時,清塵公子才撤去了棋局,他又沏了一杯茶,置于對面。

  “你還要在屋外站多久?”清塵公子嘆息道。

  聞言,入屋的竟是酔歡。

  此刻,她的手指微僵,雙腮被凍得通紅,顯然是在雪地里站了很久,“哥哥,她說的是真的么?她說她能翻案?她真的愿意幫助我們?”竟有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

  “她幫助我們,對她自己只會有利。”清塵公子低聲道:“能得到江湖勢力的支持自然不必說,而且,當年謀害我們的那些人里,也有不少是那位公主殿下需要鏟除的人。”

  “那如此說來,即使我們不幫她,她也會對那些人動手?”醉歡疑惑道。

  “不,我們是不會不答應她的。她能說出我們的身世,便已經是有了足夠的籌碼。”

  “哥哥的意思是,這不僅僅是一個交易,還是一個威脅?”醉歡驚訝道。

  清塵公子笑而不語。

  醉歡只覺得脊背發涼,沉默許久,才喃喃道:“她真可怕。”

  “若是不可怕,她如何能查得到你我的身世?只怕她這七年里早已經布好了今日回歸盛京的局了。”罕見的,這位清塵公子的神色里竟然含著些許敬意與忌憚。他喃喃道:“這盛京啊,要開始變天了。”

  竹屋里寂靜了須臾,

  只聽得酔歡道:“哥哥,我還有一事不解,你為何要將那恭王的畫作為第九幅畫?”

  “不過是受人所托,想看看那位公主殿下的心罷了。”清塵公子的眼中有些悲憫的情緒。

  看來,那位公主殿下已經被困在七年之前了。

  “等雪停了,你就差人將那幅畫送給公主吧。”清塵公子喟嘆:“她也是一個可憐人。”

  醉歡卻知道,他不僅僅是在可憐那位公主,也是在可憐他們自己。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