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雷霆再起 > 第九十三章:老師救命!

第九十三章:老師救命!

  此話一出,連李家兩兄妹都是一憟,尤其是聽到四人都不是洛星對手的時候更甚,如此丟人的戰績,奶奶是絕對會重重責罰的。

  其實從銀發婦人一出現的時候,洛星就大概猜到了這些人的來歷了,這其中有些誤會,不過洛星卻并不覺得他做錯了什么,而且對于面前這銀發婦人的態度,他感到非常不喜。

  于是洛星不卑不亢道,“晚輩洛星,見過前輩,只是不知前輩為何要處罰我!”

  洛星這話讓李研震驚的無以復加,這一定是不知道自家奶奶可怕的人啊,所以才能如此無畏,居然敢反問?旁邊李瀟也是憐憫的看向洛星,而且心中很是歡喜,覺得這小子今天不死也得掉層皮。

  “呵呵,為什么?”銀發婦人,也就是秦桂英怒極反笑,“就憑你打擾到了我的談話,就憑你剛才說的那句話!”

  “不是的!”洛星搖搖頭,“是你的人攔住了我,不讓我回家,我擔心家里人所以才出手的,所以我沒有錯。至于剛才的那句話,那就更扯淡了,就算你是神祗,也不能因為我問你為什么而處罰我吧,況且,我又不是你家小輩,你可無權處罰我!”

  秦桂英聽到洛星前面的話就讓她眉頭皺了下來,可后面一句反倒是讓她愣住了,隨后轉頭看向屋中詢問道,“他不是你的弟子?”

  “我又沒什么能教他的,憑什么做人家老師!”屋內傳出木老大大咧咧的聲音,他的話讓秦桂英眉頭緊皺,氣勢卻更加威嚴了,良久,便指著洛星道,“那他為何會在這里!”

  “因為這小子這些年一直在養著我這老頭子啊,要不然早就我早就餓死了!”木老走出了屋子,看著洛星呵呵的道。

  秦桂英一開始便以為洛星是木老的學生,因為除了自家這個讓人頭疼的夫君,他不認為還有誰能教出如此天賦的學生,所以對于這個后輩,她倒是非常樂意也很有資格教教他如何尊重長輩,只是沒想到木老根本不是洛星的老師,而是這層關系!

  “話說,洛星啊,你干什么呢,一回來就把我小孫子揍了是啥意思啊?”這時木老也不管他夫人是咋想的,看向自家狼狽小孫子,隨后指著洛星痛心疾首道。

  木老的一句話,讓場面一時間又沉默了起來,一邊的李瀟那是一臉的尷尬,覺得在這個多年不見的爺爺面前丟臉極了!

  “怎么了這是,怎么沒人說話呢?”木老眼看沒人說話,又繼續道,“洛星,你說說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我又不知道他是你孫子,心情不好,順手就揍了唄!”洛星聳聳肩,無所謂道。

  這話讓木老臉色一僵,碼的,這小子也不嫌事大,老子好心替你說話,你居然還不領情,我自己的心肝寶貝小孫子都被你打了都沒說什么,你這是什么語氣啊。

  “哼,倒是好大的口氣,別以為你有點天賦就可以為所欲為,鑒于你對我家老頭子的事,今天我也不為難你,乖乖向我磕個頭認錯就放你一馬!”

  洛星皺眉,“恩,我說了我沒錯,前輩您這要求恕我不能答應!”

  “我不需要你的答應,今天你不跪也得跪,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木老一聽這話,頓時知道要遭了,急忙道,“你跟一個小輩鬧什么呢,以大欺小有意思嗎!”

  秦桂英冷笑,“敢惹怒我的人,這么多年我有放過幾人,別說現在的你,就算當年的你一樣攔不住我!”

  “你怎么還是如此,多大歲數的人,性格還是如此惡劣!”木老也是怒了,因為他知道洛星絕對不會接受秦桂英的話。

  可結果秦桂英卻完全不給面子木老,依舊冷冷道,“不錯,我的性格就是如此,你奈我何!”

  怎么都是氣管炎啊!

  洛星看著木老怒急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有些無奈。

  逃嗎?這可是神祗啊!

  逃絕對逃不掉,可不逃就要被逼下跪啊,這是洛星絕不能接受的!

  眼看著秦桂英神力震蕩,頭上的銀發居然無風自動,仿佛有著生命一般。

  這是要親自動手了啊,洛星看著臉色大變,來不及他想,頓時一聲大吼,“老師救命!”

  路星這一聲吼叫可謂如雷鳴震蕩,讓秦桂英都發愣了起來,她還以為洛星和死抗到底,像個英雄一樣,沒想到這邊還沒動手,你就喊救命了!

  李妍和李瀟均是一臉鄙視!

  “看來,我倒是高看你了!”

  秦桂英不屑一笑,頭微微一偏,一縷銀發突然伸長激射向洛星,速度之快,眨眼便至洛星身前,讓洛星避無可避!

  洛星看的清清楚楚,但身體卻無法反應過來,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銀色長發就要穿過他的身體,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只手,一只平平無奇的手突然攔在洛星身前,只見那手輕輕一握,便把銀色長發握在手中!

  秦桂英臉色豁然一變!

  “抱歉,我的學生確實有點失了禮數,我會好好教導他的,就不勞您費心了!”

  趙新安從洛星身后走出,微笑的看著秦桂英,手中還抓著那一縷銀發!

  “老師,我愛死你了!”

  有些后怕的洛星立馬跳到趙新安身后躲了起來,隨后眼神異樣的看著趙新安,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半年的飯菜還真沒白浪費,這不,關鍵時刻這個老師不就站出來了嗎,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擋住神祗,不過看樣子,老師不帶怕的呀,難道...

  秦桂英死死盯著趙新安,眼神中是那樣不可置信,良久,她才聲音低沉的對著趙新安道,“升云學院果真臥虎藏龍,不愧是天南第一勢力!”

  “過獎了,在怎么樣也是一屆書院而已。”趙新安放開手中銀發讓秦桂英收回,隨后拱手對著秦桂英和木老道,“晚輩趙新安,見過李老夫人,見過李神君。”

  李神君?

  還李神棍呢!

  洛星一臉異樣的從趙新安身后探出腦袋,看向被他稱呼為神君的木老,木老當然也看到了洛星的表情,居然難得的有些臉紅!

  “這時間已經不早了,不如我們坐下來吃個飯談一下,就當我替我學生陪個不是如何!”

  秦桂英眼睛一瞇,深深看了眼趙新安才道,“榮幸至極!”

  從古至今,不管什么時候,講究的都是要有實力,如果沒有實力,那么就會是個“碎花瓶”,中看不中用。

  洛星當然有實力,但只是在年輕人這個階段,可到了秦桂英和趙新安這個程度,哪怕洛星再天才,沒成長起來依舊沒有話語權。

  就像是現在,洛星說了那么多,哪怕是對的,依舊無法讓秦桂英放過自己,而趙新安卻是一句話的事!

  聯想到幾天前的事,這也讓洛星更加迫切的想強大起來!

  屋內廳中,幾人落座!

  木老和秦桂英坐在上位,趙新安和洛星坐在一邊,李妍和李瀟兩姐弟緊張的坐在對面,本來洛星和李妍兩姐弟是沒資格坐下的,或者說沒資格坐在這一桌上,但木老和趙新安都對這些禮儀沒太大的要求,而洛星也習慣了,所以當洛星大大咧咧的坐下后,秦桂英也讓自家孫兒坐在洛星對面了。

  晚宴一開始,趙新安便帶著洛星乖乖賠禮了,秦桂英看著趙新安的面子上也沒怎么樣洛星便接受了道歉!

  事實上兩人本來就不應該這樣,只是一個最近脾氣有些暴躁,一個是經常性暴躁,所以才會變成今天這個火藥味十足的局面!

  這邊一揭過,那便沒事了!

  “木.額不是,神君前輩..”趙新安話一出就連忙改口,木老卻擺擺手道,“別在意這些,就叫木老吧,我聽慣了,你也說慣了!”

  “確實,那就還是叫木老吧!”趙新安呵呵一笑,“之前就知木老不凡,卻沒想到您居然是這身份...”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了,你以前也沒問,現在知道了就行了,說那么多干什么,倒是你,我若所料不差,你是來自帝都吧!”

  “是的,我排老七!”趙新安點頭道。

  “老七?原來是你!”木老臉色一變,吃驚的看著趙新安,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旁邊的秦桂英看著吃驚的木老眉頭微挑,她對帝都的事情不是很在意,也不知道木老為何震驚,有些不解。

  一旁的洛星則心癢難耐,這些老家伙每次都是這樣,說話說一半就不說了,讓他對自家老師的好奇心大增!

  還有木老也是,認識這么久了,現在終于知道名字了,但其他的事情還是不知道,你就不會介紹介紹自己嗎,咱重新認識一下也行啊!

  李神君!

  說實話,這名字還是有點吊的,相信木老以前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只是洛星看著眼前三人聊得很少嗨皮的樣子,好像完全把他這個罪魁禍首給忘了,讓他很是不爽!

  “對了,既然家人已經找到您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啊?”

  趙新安說著說著突然對木老問道!

  木老一臉乍意,“回去?我沒打算回去啊!”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