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噬心魔種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被迫對敵

第一百一十六章 被迫對敵

  出了門,陽光直刺入眼。前幾日下的雪,在院落的墻角陰涼處,還有些沒有融化。隨著冬季的來臨,最近幾日溫度不僅沒有降低,反倒還略微有些回暖。

  花公子這一醒來才知道,原來已經接近正午。這一覺把他睡得,渾身酸痛,還不如不睡呢。花公子四周觀察打量了一番,竟然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這下怪了,人都去哪了?難道說自己還沒睡醒?不對,花公子感覺這渾身酸疼,肯定是睡醒了,連掐自己一下都不用。

  如果都不在,那也有可能是出去巡查了。已經連著幾天讓吳爭代替古忠正巡查,估計古忠正已經也坐不住了。即使是騙他說有刺客,也嚇唬不了他了。

  正好,趁著幾人都不在,自己也樂得清閑。花公子偷偷跑進古忠正的書房,沏一壺茶,自己品了起來。

  門外的殘雪,反射著金燦燦的陽光。濕漉漉的石板,上面留下的是雪水流過的痕跡。揭開茶壺蓋,一股熱氣騰騰而起。花公子抱著茶壺,身上熱乎乎的,真舒坦。

  想他此時,竟然提前養老了。步入老年生活,就是這樣的悠閑和自在。沒事就坐著呷一口茶水,再修理修理花卉,逗逗鳥。

  正當花公子逍遙之際,門外卻響起了嘈雜之聲。花公子搖搖頭,每次當他想要放松一下,世界總不給他這個機會。現在他才發現,原來做一個有能力的人是如此的忙。

  花公子起身,放下暖呼呼的茶壺,再往茶杯中倒一次,最后又呷一口茶。然后,起身,整理衣裝。從腰間抽出折扇,打開,一邊扇風一邊大步邁出去。

  不料出門,就直接被一個身影給撞到了。還好花公子的反應快,否則恐怕會直接摔個四腳朝天。花公子心里氣,不過當他再一看,卻發現是吳爭。

  此時的吳爭正雙手捂著頭,剛才的碰撞他還是吃了虧。吳爭一邊揉著頭頂,一邊呼哧呼哧的大口喘著粗氣。看其臉色,好像還有一陣陰云密布。

  花公子見狀,知道可能出事了,不然吳爭也不能如此的慌張。花公子壓下火氣,問道:“什么事,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吳爭咽了口唾沫,才艱難的開口道:“剛才我與落塵陪同古忠正出巡,然后就突然冒出來了很多人。上來就殺,說什么要取郡守性命。”

  “什么?”花公子眼睛瞪的老大,有人要刺殺郡守。這怎么可能呢?之前嚇唬古忠正,也是落塵假扮的,哪里還可能有人來刺殺呢。

  吳爭見花公子露出驚訝的目光,于是就一副苦口婆心的語氣道:“別著急,成何體統。”

  花公子瞪了吳爭一眼,開口大罵:“都這個時候了,哪里還能顧得上什么體統,別犯傻了。”說著,又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

  吳爭委屈,心說不是他花公子自己說的成何體統么,怎么到自己口中反倒變成錯的了。

  花公子也來不及跟吳爭解釋,問了一句:“人現在在哪里?”此時花公子是真的著急了,落塵的安危他自然不關心,但是古忠正可是他的好叔叔啊。他要是給弄出來什么差子,還不得被他的老爸給撕碎了。

  吳爭見花公子著急,也不拖沓,但是奈何緊張,磕磕巴巴的說道:“我,我一個人騎著馬回來了。”

  花公子一聽,差點直接要將吳爭給宰了。這貨竟然

  怕死,一個人騎馬跑了。花公子咬著牙,眼中直冒兇光,簡直要把吳爭萬箭穿心一般。

  吳爭自然感受到了花公子那侵略性的目光,忙辯解道:“是落塵讓我騎馬回來報信的,我可不是臨陣脫逃。”

  花公子也沒功夫跟吳爭爭辯,此時最重要的是趕緊去救人。不過剛走出去,花公子又想到了一件事,于是他又開口問吳爭:“今天誰騎馬?”

  “我騎回來的呀。”吳爭想也沒想便回答道。

  “出去的時候就是你騎馬?”花公子又繼續問道,表情凝重,好像此時真的很重要一般。

  吳爭點了點頭,回答道:“一直都是我呀,怎么了?”

  花公子的臉色一變,下一刻,他就馬上拉起了吳爭的手,直接朝著后院奔襲而去。

  吳爭還沒搞清楚狀況,一路跌跌撞撞,好幾次都差點被花公子給拉倒在地。吳爭還沒從剛才的事情中喘過氣來,現在又要開始馬不停蹄的跑路。

  吳爭一邊跟著跑,一邊問道:“我們跑什么?”吳爭早就跑不動了,騎著馬好不容易才擺脫追兵,此時的靈力也不多了。現在花公子這么突然拉著他,他竟有些吃不消。

  花公子不敢拖沓,不管吳爭說了什么,只是全力崔動體內的靈力。此時的花公子,對于古忠正的安危,反倒是不怎么擔心了。

  古忠正身邊現在有衛兵保護,而且還有個落塵。如果落塵都保護不了,他去了也沒什么用。現在花公子所要真正擔心的,是吳爭引來的敵人。

  既然那群人要刺殺郡守,那么吳爭就會肯定面臨著極大的危險。之前送禮的人能把吳爭當成郡守,那么這些刺殺的人肯定同樣也會。更何況,這幾天都是吳爭騎馬,難免引人誤會。

  花公子如果估計的不錯的話,此時這郡守府很可能已經被敵人給占領了。他們很可能在下一刻,就會遭遇敵人。

  花公子瞇了瞇眼睛,全身靈力都處在蓄勢待發的狀態,然后輕聲對著吳爭說了一句:“小心。”

  “啊?”吳爭沒有聽清楚花公子說的是什么,不過情況已經不用花公子再解釋了。

  因為此時三人的面前,已經出現了一伙黑衣人。花公子送開了抓住吳爭的手,然后從腰間將早已準備好的折扇抽出來。

  吳爭被這陣仗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們竟然還追到了郡守府。下意識的,吳爭早就轉身跑路。不過當吳爭轉身后,卻發現身后也被這些黑衣人給包圍了。

  吳爭的嘴角抽了抽,緩緩的退后靠近花公子。這群人,一看樣子他就打不過,這時候,還是狠狠抱住花公子的大腿好。每當遇到危險,花公子就是他親爹啊!

  花公子瞥了眼吳爭,心說這貨果然沒出息。指望吳爭肯定是不可能了,只希望他不要拖后腿吧。

  花公子仔細探查了一下這群人的靈力波動,好在都不是很強,大多數都還只是亂離境界罷了。而且還有幾個,好像僅僅只是到達了蛻凡境界。如果吳爭出手,甚至都能擺平。不過看吳爭這膽小怕事的樣子,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花公子搖了搖頭,對著眼前這幫人勾了勾手。既然自己打得過,那嘲諷還是不能少的。自古以來兩軍對戰之前,都要先罵仗。不管對方實力如何,先占嘴上便宜。往往這個時候,就要考驗主帥的

  嘴皮子了。所以成為一個好的將軍,不僅要會打仗,還要有一口三寸不爛之舌。

  當然了,如果花公子打不過眼前這幫人,那肯定也要挑釁一番的。不然到時候自己跑路,被人家嘲諷,那多不痛快。干脆在打架之前,就先罵得對面狗血淋頭,痛快至極啊。這樣到時候跑路,也舒心不是。

  那群黑衣人卻無心罵戰,幾人對視一眼,就直接一起沖了上來。花公子有點失望,本來還想好好斗一斗口水,誰知道人家根本不給自己這個機會啊!

  吳爭被花公子一把給推到了一邊,正好躲過了黑衣人得刀劍。吳爭心有余悸,如果剛才他還現在那個位置,恐怕早就被砍成肉片了。

  花公子對付這群人,還算是游刃有余,一人一扇子,全都撂倒。吳爭現在旁邊,看傻了眼,還以為這群黑衣人有多厲害,沒想到都是空架子,不是花公子的一招之敵。

  花公子用扇子先打了一遍,不過覺得不太痛快,于是又換上雙腿,見一個就踢一腳。這下,效率有了明顯的提高,這幫人瞬間就被撂倒了一大半。

  這些黑衣人也不傻,見不是對方的對手,就萌生了退意。好像怎能讓他們輕易跑掉,扇子和腿一起上,打得黑衣人是慘叫不停。

  不過最后,花公子還是留下了一個黑衣人沒有打。那黑衣人見花公子不好招惹,就沖向了吳爭。此時的吳爭,正現在邊上看熱鬧,看得正酣暢淋漓之際,一個黑衣人突然沖著他就殺了過去。

  吳爭被嚇傻了,看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刀子,他想罵娘。這花公子,不靠譜呀,這下要被他給玩死了。

  吳爭也不是等死之輩,趕緊一個飛撲,擦著刀刃狠狠摔在了地上。來不及痛叫,那黑衣人又持刀沖了上來。吳爭想哭,這黑衣人也會挑軟柿子捏啊。

  而此時吳爭花公子,正輕搖著手中的折扇。剛才被吳爭看了這么久,也該他好好欣賞一下了。這種隔岸觀火,冷眼旁觀的感覺,真不錯。每當看見吳爭那狼狽不堪的模樣的時候,花公子就爽得不行。

  吳爭心里咒罵著花公子,把花家的列祖列宗都問候了個遍。那黑衣人還是窮追不舍,他知道要想活命,就得抓住吳爭作為人質。所以他無論如何,都要使出全力。

  可就是這樣,偏偏苦了吳爭。吳爭接連在地上翻了好幾個滾,身上的衣服都好幾處擦破了。

  下一刻,吳爭滾到了墻邊,嘴里還啃了一口雪,再也無處可逃了。看著那窮追不舍的黑衣人,吳爭也怒了,不帶這么欺負人的。他雖然是熊孩子,但是卻也有爆發的一天。

  吳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崔動全身靈力,然后也朝著那黑衣人殺了過去。那黑衣人挑了一下眉毛,有些驚訝。不過手中的刀卻速度不減,這種狗急跳墻的情況他見多了。

  一旁觀望的花公子點了點頭,仿佛很樂得看到這種情況一般。花公子放那黑衣人的目的有二,第一就是讓吳爭練練手。當然了,花公子并不覺得吳爭能打得過那黑衣人。但是拖住那人,打上幾個回合,還是做的到的。

  至于這第二,也是讓這人回去報個信,給對方一個下馬威。這種小嘍嘍,也就是對付吳爭還好,真要是打起來,還拿不上臺面。多一個少一個,無所謂。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