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漢崛起 > 第一百三十八章汜水騎兵,徐庶之計

第一百三十八章汜水騎兵,徐庶之計

  郭嘉和關羽深夜潛回大營的事情很快便被張遼等人知曉。

  三人害怕兩人是不是出現了什么情況所以才提前回來,連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朝著并州主賬走去,心中也不由的擔憂起來....

  “郭軍師你們有沒有事啊?”張遼跑進營帳之中對著兩個草人問道,“哎,你們是誰!”張遼頓時便警備起來。

  “文遠是我啊!”郭嘉撩開臉前的草葉沒好氣的說道。

  “郭軍師你怎么打扮成這樣啊!”張遼看著正在從身上摘下草葉的郭嘉有些尷尬的說道,張遼說完也快步上前幫著兩人整理。

  “這不是隱蔽么,輕點,輕點別把我的衣服脫下來了!”郭嘉一邊解釋一邊拉著自己的衣服說道。

  很快高順和張飛也來到了營帳之中,看著不斷整理衣物的兩人都不由的一呆,但是也很快反應了過來,不一會便加入戰團之中....

  一炷香后,郭嘉坐在主位上喝著清茶,不時的嘆出一口熱氣,一臉的享受之色。

  “郭軍師,不知道為何這么早便回營了?不是說要一晚上么?”張遼有些好奇的對著郭嘉問道。

  “本來是準備仔細的推算一下有多少敵人的,還有他們怎么布局的,不過關將軍.....唉!”郭嘉說道這里不由的嘆息。

  “羽也想不到那軍中有一個比我略微弱的高手在,他感受到了我的氣息,憑著感覺對著我們隱藏的山上連射了八箭,如果不是我感覺到了危機,恐怕....”關羽有些尷尬的說道。

  想到自己剛出營的時候還信誓旦旦的說不會讓郭嘉遇見危險,可是卻被一個不知名的人連射了八箭,還導致郭嘉差點遇見危險,這讓關羽本就紅潤的臉頰顯得更加的紅潤了。

  “什么?高手?只比關將軍弱一點?”張遼有些驚訝的說道。

  “沒錯!此人我不知道用何武器,但是臂力最對遠超他人,不然不可能將箭矢射到高山之上,而且感應十分的靈敏,是個難纏的對手!”關羽有些鄭重的對著眾人說道。

  “放心吧!那敵軍之中應該只有那一個高手,就算是攻打我們,有關將軍攔著便好,何況還有張將軍和運送糧草的趙將軍在一旁壓陣!”郭嘉看著眾人有些凝重,不由的開口說道,“文遠兄和國讓兄都乃帥才,到時候沒有那個高手,西涼軍還能翻起什么大浪么?”

  隨著郭嘉的解釋,張遼等人心中也不由的一松,濃濃的戰意也充斥著雙眼,仿佛現在就想要跟那個高人較量一番一樣。

  “那不知道郭軍師可有把握能夠攔住這支奇兵的沖擊么?”張遼良久過后也反應過來,對著郭嘉問道。

  “據嘉觀察藏在汜水關中的西涼軍最低也是兩萬余人,但是沒聽見有馬匹之聲。”郭嘉放下已經送到嘴邊的茶杯對著張遼說道,“但是西涼軍乃是北方之軍!不可能不會騎術!董卓也不會讓他的兩萬多的騎兵變為步兵吧!”

  “郭軍師說的是!如果在戰場上騎兵的作用要比步兵大的多!如果我為主將的話斷然不會讓自己的騎兵下馬當做步兵來用!”高順點點頭贊同道。

  “可是現在汜水關中沒有馬匹之聲。嘉不懂馴馬之術,不知道各位將軍可知道有何辦法止住馬鳴之聲?”郭嘉對著眾人說道,“要知道對付步兵和對付騎兵的方式是不同的,這關系這嘉日后的布置!”

  郭嘉說完后,營帳之中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之中,如何讓馬匹如此就不叫真的是一件難題,要知道馬匹不同于人類,嘶叫聲乃是馬的通訊方式,西涼軍是如何做到讓馬匹不叫,還是說汜水關中就只有兩萬下了馬的騎兵!

  “軍師要俺張飛說,準是那群西涼軍將馬嘴堵起來了,這樣馬不就是不叫了么?”張飛大聲的說道,眼中對著眾人投出鄙夷之色。

  “張將軍的想法,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但是馬總要進食啊!不可能一直堵著馬嘴啊。”張遼有些疑惑的拋出另一個問題說道。

  “張遼,你跟俺老張乃是同姓,怎么幫著外人說話呢?你也不想想把你餓幾頓后,你還想說話么?應該是埋頭大吃嘛!吃飽了才有講話不是!”張飛不屑的說道。

  郭嘉聽見張飛的話后頓時眼中精光大冒,起身對著張飛行了一禮說道,“張將軍真是粗中有細之人!我已經明白了西涼軍讓馬不鳴的辦法了。一旦汜水關中馬鳴之聲響起,便是敵軍進攻我大營之時!”......

  時間很快便過去了,在另一邊的徐庶和趙云兩人正在返回的途中,小心翼翼的前行著,身后拖著長長的糧隊。

  “軍師,我們這樣緩緩的走著,要幾時才能到達大營啊!”趙云有些疑惑的對著徐庶說道。

  “趙將軍,我們身后的糧草事關重大,萬萬不可有失啊!我們當小心戒備的好!”徐庶不停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對著趙云說道。

  “軍師,你可是害怕有賊寇搶奪我軍的糧草么?”趙云再次疑惑的問道,眼中滿是謙卑好學之色。

  “一般的賊寇是不會打我們的主意的,要知道我們幽州軍一向勇猛好戰!想要留下我們是斷然不可能的,但是我怕有些不是賊寇的賊寇放火焼糧!”徐庶看著趙云滿臉的真誠之色,心中也是贊賞不已,如此的謙卑好學假以時日趙云日后定當能夠獨擋一面!

  “不是賊寇的賊寇?”趙云喃喃道,眼中頓時升起一團迷霧。

  “趙將軍可曾記得袁紹坐上盟主之位后發生了什么事情么?”徐庶慢慢的指引道。

  “袁盟主坐上盟主之位的那天...”趙云回憶了一會后說道“好像是袁盟主之弟脫離了盟軍吧,據說袁術將軍是氣沖沖的走的,還說一定要袁盟主好看。”

  “不過是一個盟主之位,他們誰坐不都是一樣的么?為何會鬧得如此之大?”趙云看著一臉微笑的徐庶問道。

  “趙將軍你初出江湖,不知道其世家子弟之間的齷蹉,他們袁家兄弟兩爭的,其實不是盟主之位。”徐庶淡淡的說道。

  “不是盟主之位?”趙云好奇的問道。

  “對!他們爭的不是盟主之位,而是未來的袁家家主之位!”徐庶有些唏噓不已的說道,“現如今整個的大漢都在關注著盟軍動作,只要是坐上盟主之位并且能夠抗衡董卓取得戰果的,便會獲得巨大的聲望,這也是世家所需要的!”

  趙云聽見這里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軍師你的意思是,只要他們其中誰獲得了巨大的聲望,隨便會被袁家定位下一代的家主么。”

  趙云說道這里的時候已經有些怒火中燒了,他本以為盟軍乃是真心實意的憂國憂民,所以才聚集在一起為大漢討伐奸臣,然而這一盟主之位便出現了這么多的彎彎繞繞,讓趙云是憤怒不已。

  “趙將軍,何必這樣動怒?要知道這個盟主之位只是大漢之中的世家陰暗的縮影,主公早就知道了想要救大漢已經是不可能了!”徐庶拍了拍趙云的肩頭勸慰道,“所以主公才沒有親自前來,而是選擇留在幽州解決草原上的強敵!”

  “那就放著大漢這樣不管么?”趙云聽見秦楓都縮在幽州不管之后,心中更加的灰心不已。

  “主公采用的方式乃是破而后立,現如今幽州勢大,不論是兵力還是商業都屬于大漢的一絕,不知道有多少的有心人在觀察著幽州,想要抓住主公的把柄!”徐庶慢慢的為趙云解釋道,“而且現在幽州的實力還不足讓主公能夠強行的控制大漢,所以才在拼命的讓自己不出現眾人的視線之中,盡力的低調發展,這些也是為何奉孝和我答應盟主的守糧任務!”

  “原來這就是軍師你們,答應守糧的原因啊!”趙云聽見徐庶的話后臉上浮現出一抹了然之色,心中的怒火也漸漸的平息了下去。

  “是啊,不然主公將被整個大漢所關注啊!”徐庶點點頭說道。

  “報!”就在這時一名士兵突然從前方跑來。

  “稟告軍師將軍,我軍斥候在前方發現了有大量的賊寇埋伏,恐怕是想打劫我軍糧草!”士兵勒馬停在徐庶的面前說道。

  “看來還真來了!”徐庶聽見士兵的話后,有些不屑的說道。

  “軍師,不如我們換個方向走吧!”趙云對著徐庶建議道,“現如今糧草事大啊,一旦被賊人燒毀,我們怎么跟盟主交代啊!”

  “趙將軍勿急!我們就算是改變行進方向,他們還是會跟上來找機會偷襲,與其被他們這樣騷擾,不如讓他們燒一回糧草。”徐庶淡淡的說道。

  “軍師你的意思是....”趙云看見徐庶臉上的笑容,有些疑惑的說道。

  “傳令大軍將部隊后面準備好的‘糧草’移到前方,讓真正的糧草就地隱藏!”徐庶看著遠方的樹林淡淡的說道......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