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宋第一狀元郎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幽燕再聞烽煙起

第四百二十六章 幽燕再聞烽煙起

  易州多山,溝壑縱橫,連綿不絕。

  綿延的山脈中,有一支兵馬正在林中前進,他們的馬背上馱著盔甲兵刃,將士大都精赤上身徒步前進,熱的不行。

  在隊伍壓陣的后軍統領,正是完顏希尹,他在阿骨打起兵反遼之后,受命創造女真文字,在這次出兵之前,就造出了女真人自己的文字。

  他和一般的女真人不一樣,十分精通渤海和漢文化,也正因如此,他對南邊的花花江山,懷有比同胞更大的覬覦。后世歷史上,金兵攻入汴梁,其他的女真韃子都去搶錢貨女子,唯有這個完顏希尹先收宋朝圖籍。

  “希尹,這一次俺們放過了耶律延禧不拿,跟著老皇帝去打漢人,照俺說不如讓宗翰自己去打。他仗著老皇帝的喜愛,平日里眼睛恨不得長在頭頂,俺早就看他不順眼了。這一次竟然敗給了宋人,丟盡了俺們女真兒郎的顏面,從黃龍府起兵到現在,就他自己吃了敗仗,叫俺早就不活了。”

  希尹轉過頭,狠狠地瞪著自己的愛將斛舍,揚起手一鞭子抽在他的臉上,打出一道血痕。“宗翰是女真大將,他在戰場上的功勞比你打了幾千倍,哪輪得到你在這里侮辱。這一次兩路夾擊宋人,是關系到咱們女真國運的大事,所有女真人都必須一條心,再敢說這種話,我直接殺了你。”

  斛舍屈膝跪倒,大聲告罪,希尹才把他扶了起來。望著前面崎嶇的山路上,緩慢前進的女真士兵,希尹皺眉道:“宋人能打贏宗翰,能打贏婁室,能殺了銀可術,就說明他們沒有傳聞那么弱。宗翰和婁室的本事,在女真中都算是大的,我們這一次一定要贏!”

  斛舍臉上血痕觸目驚心,不過他還好像完全不在乎,捶著胸膛道:“希尹,斛舍愿意為你沖鋒打頭陣。”

  完顏希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句話也沒說,繼續前進。他們從蔚州撤走的時間太久了,萬一宋人有了察覺,失去了奇襲的效果,那么戰事將會困難許多。他在云州府和宋人交過手,感覺除了狡詐一些,沒有比契丹兵強出多少。

  金人西路軍幾次吃虧,都是因為不熟悉地形,被他們伏擊,而且損失其實相當有限。但是東路軍則不一樣,宗翰和婁室倉皇逃得性命,吳乞買竟然死在陣前。希尹和他們都曾經并肩作戰,最了解這些人的勇武兇悍,絕非庸碌之輩可以輕易擊敗的。

  走出這道山脈,就進入了易州地界,屆時就可以和他們正面一較高低了。在女真貴族們看來,契丹無論茍活多久,都沒有什么威脅了,他們被打得失去了斗志和信心。見到女真的黑龍旗,就喪失了作戰的勇氣,根本不足為懼。

  希尹低著頭思索的時候,突然前面傳來一陣喧鬧聲,不一會殺聲大作。由契丹降兵組成的先鋒營,爆發出一陣騷亂之后,竟然要往后退。女真謀克殿后,壓住陣腳,回身的一刀一個,這才止住了潰逃。

  “出了什么事!”完顏希尹大聲問道,這時候一個親兵過來,吼道:“前面有埋伏,我們上當了。”

  完顏希尹眼睛一閉,仰天長嘆一口氣,宋人果然是個難纏的對手,自己這邊如此謹慎小心,還是被他們給提前覺察到了。

  奇襲的軍隊被人伏擊,是最可笑的,片刻之后希尹接著睜開道:“怕什么,拔刀殺光他們。”

  “回都統,他們扔下巨石砸死不少契丹兵,然后射箭縱火之后就逃了。”

  希尹臉色一凝,隨即揮手道:“搬開石頭,收拾兵馬,統計傷亡,繼續前進。我去后面通報陛下,咱們被人發現了,就得真刀真槍打一場硬仗了。”

  再往后就是阿骨打的親信謀克,這些人戰力最強,也一個個富得流油。兵刃都是各種齊備,幾乎人手一條渤海精工打造的樸刀,有些搶的多的甚或還有備用的。馬劍長刀鐵骨朵等近戰兵刃,丫丫叉叉的每人至少帶了三四柄。強弓硬弩更是不必說了,羽箭駑矢都是上京府武庫中精選出來的上等貨色。

  希尹循著大旗找到阿骨打,伸手臂到胸前,道:“陛下,宋人發現了我們的行蹤,已經在前面埋伏一陣,殺了不少契丹兵之后就逃了。”

  和后世不同,因為楊霖開茶馬商路,讓克烈部和契丹大戰一場。這一戰徹底暴露了契丹的外強中干,于是完顏阿骨打提前起兵,這對宋遼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

  如今的完顏阿骨打,可謂是當打之年,精明強干而且沒有染病,騎在馬上剽悍雄壯,顧盼豪雄,意氣睥睨。

  一聽這話,他也沒有震驚,只是呼哨一聲,一個在天空盤旋的白鷹落下。阿骨打用炭筆畫了些鬼畫符,綁到鷹腳上,道:“被發現了,就硬打吧,沒什么大不了的。”

  “讓兒郎們快步行軍,去大路上騎馬奔襲,先拿下易州再說。朕已經讓宗翰他們發兵,兩路齊下宋人怎么收得住俺們女真勇士。”

  他這番話說完,周圍的女真韃子們爆發出一陣嚎喝歡呼,阿骨打只需要短短幾句話,就能讓女真人群情奮勇,吵嚷嘈雜成一片,一個個把胸甲拍得蓬蓬作響。

  在遠處的官道上,宋軍裨將劉延慶一邊走一邊大罵,他的手下都是新兵,本來埋伏好要給女真人一個厲害,誰知道手下兵馬忍不住,竟然在敵人先鋒剛進包圍圈的時候就開始射箭。

  這一箭,將戰果大大縮小,氣的劉延慶怒火沖天。眼下白馬山上,遍布宋軍的埋伏,易州城外防御工事都嚴陣以待。

  上層將官的判斷果然是對的,女真人竟然從西邊繞了過來,這讓易州將士們后怕不已。

  若是毫無防備,被這群兇名在外的韃子摸上來,簡直就是噩夢一般。

  劉延慶射殺許多契丹兵之后,料想接下來自己這邊占不到什么便宜,油滑的下令撤退了。這也是貫徹楊少宰在城內的訓話,絕不和敵人在野戰硬拼。

  不過他已經派人去通報,女真兵馬踏入白馬山,邊關算計的秋日大戰已經提前開始了。

  ()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