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寄簫傳 > 第一百六十七章:秦霜就是冷雪來

第一百六十七章:秦霜就是冷雪來

  兩個黑衣人一臉嫌棄地看著安保大哥。

  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先在這等著。”

  “我說你們兩個人干嘛呢!在女廁所門口呆著。”安保大哥訓著那兩個黑衣人。

  黑衣人完全就不理他,這讓安保大哥很沒面子啊,然后繼續訓著他倆:“你們是什么人,我叫我其他同事過來,一起把你們攆出去。”

  畫面太搞笑,上手了上手了,倆黑衣人一把制止住安保大哥。

  外面傳來“哎呦呦”的聲音。古文姝在廁所里面急壞了本來只是個安保大哥,糊弄一下就過去了,怎么現在還來了兩個黑衣人。是她被發現了嗎,她進來還像還沒干什么事吧。

  有貓膩。

  可是現在重要的是,她要怎么逃離這里。

  忽地一轉身。

  古文姝嚇了一跳,他瞪大了眼睛看眼前的人,是秦霜。

  “你……這里……女廁所……”不可置信。

  “先走。”不等古文姝有什么反應,秦霜便已拉著古文姝的衣袖,帶著她消失不見了。

  外面的安保大哥和兩個黑衣人還在糾纏。

  “干嘛呢,干嘛呢?”又來了幾個安保。

  解釋一番之后。

  “那小丫頭人呢?”

  “廁所里呢。”

  這么久了也不見人出來,最后還是一個保潔阿姨進去找的。保潔阿姨說沒人啊。安保大哥心想一定是剛剛趁他們不注意,偷溜出來了。

  兩個黑衣人發現跟丟了,只好回去復命。只是那安保大哥不依不饒地非要拉著他倆去前臺確認身份。

  ……

  古文姝怔怔地看著秦霜,心情有些復雜……

  秦霜還是像原來一樣,處事不驚:“你的記憶沒有被攝取。”

  “你在說什么……”

  “原本我只給你留了你在海洋的記憶,但好像你什么都沒有忘記。”秦霜說。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攝取記憶,秦霜就是冷雪來。秦霜,傾霜。

  偷了劉恒的衣服跟錢出來的……

  “……”古文姝還是不說話。

  “你沒有什么要說的嗎?”

  “我……謝謝你剛剛救我,你在這,白木霜呢?”

  “她沒事。”秦霜說沒事便是沒事。

  “……”

  “既然你變成了人類,那便安安心心的做人,少管閑事。”秦霜警告她。

  “這是我們人魚族的事。”

  “你現在是人。”

  “如果我的同伴真的被抓了,而我又知道,我能坐視不理嗎?如果是你的同伴,你還會不管嗎?”古文姝說到這里情緒有些激動。

  他會,會坐視不理:“要救別人,也得先掂量自己的能耐,你現在是人,沒有任何本事能夠幫助你去救人。”

  “不試試怎么知道不可以。”

  “就像剛剛那樣?你想把白木霜也給卷進去嗎?”

  “真正讓白木霜處于危險之中的人,是,你。”古文姝一字一句直插在秦霜的身上。她側過身去,接著說:“我會盡力做好這件事情。”

  ……

  白木霜在人群中看到他們兩個,與他們稍有一段距離。她不解地看著他們,怎么都不在店里,跑出來還在小巷里說這些什么。秦霜很快發現白木霜的視線,他向白木霜的方向看去,微笑示意自己看到她了。古文姝與秦霜便從小巷里出來了。

  廣場上的人很多,白木霜想過去,但又不想在人群中擠。她朝著她們剛剛呆的那家店指了指,然后便原路返回了。

  秦霜與古文姝跟過去。

  “你們剛剛出去干嘛?”白木霜問他們。

  “我上廁所啊,剛剛在外面看到秦醫生,人有太多,所以就進小巷躲了躲。”古文姝很自然地說,剩下的就交給秦霜啦。

  “我看到外面賣一些東西,出去看看。”秦霜說。然后他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根玉簫。

  “看起來很漂亮,雖然表面沒有什么花紋,看起來很樸素,但莫名的美,好像在發光一樣。”白木霜看見眼前的這只玉簫,不知怎么就覺得很親切。

  秦霜將玉簫的另一頭擺在白木霜的面前,細細的花紋呈現出來。玉簫的全身也就那里有些紋路了。細細的線條勾勒出三兩根竹子,竹下竟是一只大眼睛的貓咪。再一看,這紋路是簫身里面的,玉簫的表面十分的光滑。

  “外面的小攤居然買這樣的東西,看起來不像是可以在小攤上買得到的東西。”白木霜說。

  “高手在民間。”秦霜說。

  古文姝朝著那玉簫瞅了瞅,哼哼,一看就不是什么地攤貨,這時候拿出來還真是清新脫俗。

  秦霜又將玉簫往白木霜面前遞了遞。

  “什么?”白木霜一怔,這不會是要給她的意思吧……

  “給你。”

  “給我?秦醫生,這……這怎么好意思啊,還是不要了吧……”白木霜很不好意思,這才沒認識多久就收人家東西,多不好啊,剛剛就已經收了一個香包了……她一邊拒絕,一邊看向古文姝,向她求救。

  這是冷雪來要給她的,她古文姝還能幫她拒絕嗎?冷雪來還不用他的眼神殺死她。什么事,冷雪來都不會計較,但在白木霜的事上,她是不能開玩笑的。

  “反正在地攤上買的,也沒幾個錢。”古文姝說,然后又看向秦霜,像是再說,滿意吧?

  白木霜簡直無語,她怎么能隨便要別人東西呢!古文姝還真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她怎么能讓自己收了。

  “秦醫生,我還是覺得不太好……還是算了吧。”白木霜說,很尷尬但要微笑。

  秦霜拿起桌子上的奶茶,是剛剛白木霜去買的:“就當是奶茶的回禮了差不多吧這個錢。”

  古文姝的內心在憋笑。

  “啊……那……”在拒絕就不好了,“那我就拿著了啊……”

  白木霜接過玉簫。秦霜嘴角上揚。

  ……

  “可我也不會啊……”白木霜苦笑。

  “你現在不是快要上大學了嗎,到時候時間會多些。”秦霜說。

  “嗯……秦醫生,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啊。”白木霜問他。

  “我?”

  古文姝在一旁偷樂,看他怎么回答。

  秦霜說:“A市南大。”

  白木霜難以置信的,那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大學,她想要去那里的法學系。

  古文姝一下子就不淡定了,乖乖,果然是整天窩在白木霜的家里,白木霜想上什么大學,他比她還清楚啊。

  “真的啊,你是南大的。”白木霜內心激動。

  “嗯。想上?”秦霜問。

  古文姝想噴奶茶……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