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深夜咨詢師 > 第二百章:云海峰的計算(吃不上飯了求訂閱)

第二百章:云海峰的計算(吃不上飯了求訂閱)

  “您有什么事要告訴我嗎?”李偉超看著杜海寬說道。“這次來地陷的問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還記得我跟你父親曾經研究的‘上帝之手’嗎?我在前一個星期再一次收到了類似的電波,我懷疑‘上帝之手’中提到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我趕了回來,希望可以跟你父親的學生談一談,你能幫我,聯系一下嗎?”杜海寬嚴肅的說道。

  “行我聯系一下,如果說這件事是真的,我們將全力配合的。”李偉超分分鐘轉變了畫風,從一個鄰家小妹變成了一個優秀的集團董事長。

  研究某種東西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不知道是為了什么,李偉超猶豫了很久在撥通了程陽的電話,電話響了兩秒程陽接通了。“喂,您好!”程陽迷迷糊糊的說道。

  “請問是關師兄嗎?”李偉超非常小心的問道。

  “是我,你是思墨吧?”

  “是我,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師兄您在市區嗎?我去接您。”

  “我在阿恒的研究室,你直接過來吧。”程陽很冷淡的說道。

  “好,我一會就到。”李偉超掛斷了電話,心里撲通撲通的跳著,生怕程陽不見自己。

  掛斷電話后的程陽從床上爬了起來,發現窗邊的天已經暗了下來,手機上面有好幾個未接的電話,都是藍月打過來的,程陽回了一條短信“剛剛睡著了,我在研究室。”

  短信剛發完,手機就響了起來。“程陽,你來一下‘015’,我在這邊。”藍月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好,我這就過去。”程陽按掉了電話,這么多年的習慣,打電話很少聊天,基本說兩句就掛了。

  程陽做電梯到了‘015’,‘015’是一專門檢測電磁波段的一個數據大廳,全國檢測器的數據都會在這里進行匯總,這里有上百名研究工作者在研究著全國不同地區的數據,從而進行分析。

  程陽走進來了以后發現今天大廳中的人格外的少,只有幾個人在分析著數據,而藍月則是站在最前邊看著大屏幕。

  屏幕上邊是一張張地磁波的數據圖,很多地方都已經是紅色的標記,藍月一轉身看到了正在門口看著大屏幕的程陽對著程陽揮了揮手。

  程陽看到藍月揮手反而示意了一下藍月讓她到門口來,藍月走了過來了問道:“你怎么看這次的數據,我懷疑宇宙電磁波影響了地球內部的一些變化,所以很多地方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災害。”藍月小聲的說道。

  “理論沒有問題,問題就在于到底是什么電磁波影響了地球內部的變化,這才是一個關鍵的問題。”程陽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

  “對了,你研究出來那個新出現的電波是什么東西了嗎?到底是怎么出現。”

  “還沒有,剛剛睡著了,就研究了一點點,唯一確定的就是這個電磁波不是太陽系發射出來了,而是一個神秘領域發出的電波,有可能是某種信息。”程陽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雖然程陽并不近視,但是在研究室還是回帶防疲勞眼鏡,緩解眼睛長時間工作導致的疲勞。

  “主任,剛剛門衛打電話來說,集團的人來了,問是否放行?”一個穿保安服人的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問道。

  “放行吧,讓他們直接去會議廳等著,我們一下就過去。”程陽對著保安說道。

  保安聽到程陽的話沒敢離開,而是看向了藍月在詢問藍月的意思,藍月不知道程陽到底在想什么,還是對保安點了點頭,保安看到藍月點了頭,便離開了。

  “程陽,你為什么要見他們,當年不是因為……”藍月正要說出來卻被程陽打斷了話。“有些事可能不是我們想的那么簡單,走吧跟我一起去會議廳看看他們到底要說什么”程陽摸了摸藍月的頭說道。

  此時此刻的會議廳中,杜海寬、李偉超、云海峰都在等待著程陽的出現,程陽出現在了會議室的瞬間杜海寬站了起來激動的說道:“你是星辰的兒子!”

  程陽很驚訝既然還有人認識自己的父親,自從父親5年前離開了以后就再也沒有了消息。“你是?”程陽壓抑了自己的情緒問道。

  “哈哈哈,真是星辰的兒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杜海寬非常激動,像是發現了什么寶貝一樣看著程陽。

  隨后又說道:“你父親現在過得很好,只不過他不能出來,他在研究一個項目,委托我照顧你,沒想到你居然是李猛的學生,看來我們這些老家伙們的孩子都聚到了一起了。”

  “謝謝您,可是我現在不需要照顧,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我還要回去研究東西。”程陽心中知道自己父親還活著的消息非常激動,但是還是很壓抑的說道。

  “別著急賢侄,我今天是來問你知不知道‘上帝之手’的。”杜海寬試探的說道。

  “我知道怎么,不知道又怎樣?”程陽直接把問題推回到了杜海寬的手中。

  “那就是知道了,敞開天窗說亮話吧,我們最近檢測到了一個從未出現過的波段,我們現在懷疑是那個新出現的電磁波影響了地球內部的反應,讓地球從而產生了一種反應,產生了最近的一些災難。”杜海寬從云海峰手中接過來一份研究報告遞給了程陽。

  程陽身后一直沒有說話的藍月接過了杜海寬手中的報告翻看一眼“你這份報告應該是前天所分析的。”藍月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報告放在桌子上說道。

  “是的,我們前天來的時候做出來了這份報告,請問你是?”杜海寬疑問的看著藍月。

  “我叫藍月,這里的研究室是我負責,你們剛剛說的我已經和程陽說過了,如果說真的有影響存在的話,我相信應該是上報給國家研究中心,而不是來找我們商談。”藍月顯然并沒有給對方留任何的面子。

  突然整個研究室震動了一下,桌子上的水發出了一圈一圈的波紋會議室的電話響了起來,程陽按了一下外放“程先生、主任你們快來一下,我們檢測到了附近突然有一種能量聚集,可能會出現地表塌陷。”

  “我知道了,我們馬上過去。”程陽回復給了對方。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