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樣。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異樣。

  翌日。

  “你有沒有覺得不大對勁?”亦真問梁熙。梁熙正盯著那方塊男的老婆:“有什么不對勁的?真是丑人多作怪,怎么哪兒都能看見她。”

  亦真無言,只是四顧。盟友間或者面無表情,或者滿懷戒備,或者乞乞縮縮,獨立游行在可互相監視的范圍內。不動隊上插著眼四處走蕩,盯著這些畏葸的陰沉的白癡似的人。

  點評課上又牽三掛四發落了一群人,理由千奇百怪。什么“嚴重心態問題”,“軍訓時帶有不良情緒”,“上廁所超時”,甚至有人被控“夜間夢游”,舍友被追究責任,一齊被送進了治療室。

  “怎么好像都是三樓的的?”亦真緊盯著眼:“怎么沒有萬超呢?”

  梁熙聽了轉過頭:“萬超怎么了?”

  “這些人里包含了萬超的舍友,獨獨沒有萬超。”亦真忽地一噤:“萬超呢?怎么沒見他?”

  “他又不愛在我這兒湊趣,有什么奇怪的。”梁熙背過身,又盯梢著那女人:“真是奇了,他老公不在,她還穿紅配綠賣起俏了,瞧她扭的那樣,真是個老妖精。”說著呸了一聲。

  “不只是萬超,從進宿舍門我就覺得奇怪了。”亦真拍梁熙的肩,拉回她的注意力:“大鵬見到我也是趕緊回避,一言不發,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梁熙道:“你想太多了,我看就是梅壬……副院長對這次視察不滿意,加上昨天那出,人人自危也挺正常的。”

  “可是昨天也沒有這樣啊,至少大鵬不是那樣。”亦真總覺得是另外發生了什么。

  午休時大鵬隨同亦真回宿舍,一路上都有人盯著,宿舍里相互之間盯著,委實問不出什么。

  亦真便想著去找萬超,萬超也不搭理她,自顧拿著衣服去水房,亦真就靠在窗戶邊站著,搭訕似的問:“聽說過幾天要做英語測試,復習的怎么樣了?”

  一面問,一面漫不經心地打量著,這時水房外立著個人,視線在亦真和萬超身上徘徊。亦真心目中想:果然是有事,這人就是來監視萬超的。

  亦真很慢怠地啰唣著,那人也趁機窺伺著她。亦真索性走上前,擼起袖子:“不能這樣洗,會把衣服搓壞的。”

  萬超也不抬頭,亦真拿衣服時觸了觸他的手,有繭,還瞥見有水泡,可能是使用鏟子所產生的結果。

  做了下示范,亦真又把衣服放進盆里,不做停留便走開了。

  為什么他的手上會留下那樣的痕跡?他哪來的工具?又是去什么地方使用的?亦真又折回去,和梁熙碰了個正頭,梁熙正拿著水杯:“你怎么來了?”

  亦真壓低聲音:“你早上來的時候,這里有沒有什么異樣?”

  異樣?梁熙搖頭,忽地一噤:“清潔劑的味道,很濃烈的消毒味。”

  亦真盯緊著梁熙,“是不是只有這附近,味道特別濃烈?”梁熙點頭,正納悶,亦真忽然劈手撥她的杯子,杯子砸在地上,水濺了一地。

  “你在干嘛?”梁熙一臉懵圈。亦真摸出鑰匙,將指甲刀遞給梁熙:“愣著干嘛?就近拿拖布過來啊。”

  梁熙一怔,不明白她的意思,亦真做了個“剪”的手勢。梁熙會意,亦真旋即離開。梁熙趁廁所沒人注意,用指甲刀在拖布上剪下了一條,藏進手心。

  下了晚上的點評課,梁熙回家路上把拖布條給了亦真:“你在懷疑什么?”

  “聽著,我這么說可能有點瘋狂——”亦真猶豫著怎么說才能使話不那么離譜。她或許過分敏感了些。她也希望自己想錯了,一切只是場魔術,真相也許很簡單,是她想的復雜了。

  “我懷疑有人死了。”

  “啊?”梁熙露出吞雞蛋的表情:“你胡說什么呢?”

  “是真的。”亦真也有點心慌,對自己的猜測感到不可思議:“萬超的手上有水泡和繭,我懷疑他接觸過鏟子之類的東西。”

  “也許是軍訓弄得啊,俯臥撐之類的。”

  “他都來了這么久了,現在才長水泡嗎?”亦真反問:“我也希望是我想錯了,可萬一呢?萬一真的埋了個尸體——”

  “哪來的尸體?”梁熙反問:“就因為那一片被拖了很多遍地?”話畢一怔:“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有點可疑。”

  亦真繼續:“如果是尋常物品,也沒必要埋起來啊。就算是要埋,也輪不到萬超這種新人。是什么東西一個人埋不了呢?還必須需要人來幫忙?需要埋多深的坑,手上才能起那么些繭子跟水泡?”

  梁熙疑問:“可,就算要埋人,為什么單選了萬超呢?難道是萬超——”

  “不可能。”亦真搖頭:“萬超應該是不小心被卷了進來。”

  “不對。”梁熙打斷:“就算是萬超做了,網戒中心也不會把婁子捅破。這要弄到外界,網戒中心不得倒閉嗎?”

  “你覺得萬超是那種人嗎?”亦真反問:“就算他是,他又有什么動機呢?”

  “有可能是被兇手逼的啊,不得已和兇手一起害人!事后再一起去埋尸!”

  亦真嘴角一抽:“他們能用治療整治的人生不如死,對他們卑躬屈膝唯命是從。還有必要殺人嗎?不可能是他殺的,十有八九是自殺。”

  “也對。”梁熙轉轉眼睛:“好像確實行不通。”

  亦真把拖布條收進一個袋子里,梁熙注意到袋子里還有幾條剪下來的拖布條:“你都剪了一遍?”

  亦真搖頭:“只在三樓這一層的拖布上取了樣。各樓層的拖布又不一樣,應該不大會換,急于消滅證據的話,肯定會就近選擇拖布。”

  梁熙一時沒反應過來:“你怎么確信就是三層?”亦真睞她一眼:“因為這一層消毒水濃烈啊。搬救兵肯定是就近找吧,反正就在萬超活動的這一片。”

  梁熙又問:“你想檢驗這上面有沒有血跡?”

  亦真點頭:“用那么多消毒水,一是為了掩蓋血腥味,二是為了清理現場。但愿是我想多了。”

  ()

  1秒記住愛尚: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