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絕地求生之反擊 > 第五十七章 滅青訓隊

第五十七章 滅青訓隊

  “258方向有人!”王珂大喊。

  陳杰立即把準心拉過去,然后開鏡,開槍。

  “砰!”

  98K悠長的聲音在整個城市上空回蕩。

  跟著轉過頭來的李子仁剛打開瞄準鏡想要和陳杰一起狙擊,就看到鏡頭那邊的墻角邊爆出一團血花之后,屏幕上就顯示著陳杰爆頭擊倒了對方。

  瞬狙!

  這么遠距離的瞬狙?李子仁咽了一口口水。他本以為經過這么長時間的訓練和陳杰這么長時間的指點,他的技術就算追不上陳杰,但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是陳杰剛才的一槍 再度把他拉回現實,他現在還差的遠!

  沒有時間多想,對方有第一個人沖陣那么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雖然陳杰剛才的一槍稍微震懾住了對方,但是這并不是對方不會沖陣的理由。

  收斂了散開的心思,李子仁再度把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MINI上面。陳杰以前說過,他不是神,不是神就有疲憊和放松的時候,那個時候就需要 他上場了,盡管手里只有一把四倍鏡的MINI,但是只是單純的封鎖壓制他還是有信心的。

  “砰砰砰!”

  對面升起了兩團煙霧,陳杰和李子仁都失去了對方的蹤跡,也沒有辦法預測,李子仁只好先放幾槍碰碰運氣,能打到最好,打不到也要給對方心理上的壓力,告訴對方自己一直沒有放棄攻擊和堵截他們。

  “王珂,火力壓制,只打煙霧范圍內,李子仁你就用MINI,看見人不用留手,直接打!”陳杰指揮著,同時也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對面。從剛才的擊倒信息他知道了那個人正是擊殺大夢的隊伍的成員,也是遠處狙擊他的人。

  這是一個練兵和打響第一戰最好的對手,他不能放棄也不可能放棄。

  王珂和李子仁也不再言語,只是用心看著兩團煙霧只見的空白地段,那是唯一能夠發現對方蹤跡的地方。盡管只有短短的兩米,但是對于陳杰來說,已經夠了。

  “他們出來了。”李子仁大喊,提醒陳杰和王珂。現在煙霧正濃,煙霧里面的什么東西都看不清楚,但是李子仁卻隱約在煙霧的邊緣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影子徘徊,躍躍欲試,準備沖陣。

  “看到了。”陳杰在李子仁話音消落的一瞬間也看見了對方,那人的半個身子已經沖出了煙霧范圍,當下好不疑遲,再度舉槍射擊。

  “王珂,壓制!”陳杰扣動扳機,也在提醒王珂。

  王珂手里雖然又兩把步槍,但是卻沒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倍鏡,只能用基準鎖定煙霧邊緣。他看不清那里到底有沒有人,但是陳杰已經開槍,還給他下達了命令,那么他執行就好了。

  王珂扣動扳機,槍口火光如長箭,向著煙霧團激射而去。王珂努力壓制著手里的鼠標,基準鏡的準心在屏幕上不斷跳動著。目標的距離太遠,想要在這么遠的距離把子彈的散射幅度控制在一米乃至于半米甚至更小的范圍,以王珂目前的水平來講還是太難了。

  王珂憋著氣,絲毫不放松,臉色漲的通紅。大夢在一邊看著心里很不是滋味,如過不是自己一意孤行想要干掉對方,就不會被對方陰死,那么現在自己就可以幫王珂甚至陳杰分散壓力了。

  陳杰一槍再度把對方爆頭之后,后面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都停住了腳步。兩槍兩個爆頭讓這些人心底都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仿佛自己參加的不是普通的線下賽,而是來到了正規的國內賽場。

  隊友已經倒地,救不救已經成了問題。他們已經在毒圈里待了半分鐘了,盡管能量已經打滿,但是還是阻擋不了血量的減少。盡管很緩慢,但是實打實的確實是在消失。現在離安全區還有千米的距離,如果中途找不到車,他們可能會成為吃雞歷史上第一支跑毒被毒死的職業戰隊。

  煙霧在散開,他們的背包里已經沒有了煙霧彈。他們想不到這個地方有什么戰斗是需要大量煙霧彈的,所以都沒有多撿,輕敵讓他們遭遇了最大的危機。

  陳杰把一瓶喝空了的能量飲料丟在腳下,他們和對方的情況差不多,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們有一輛車,可以在他們結束戰斗之后迅速離開這里。

  “他們這個時候肯定要直接沖了,就算有隊友倒地估計也不會救了,你們兩個小心一些。”陳杰在將那人爆頭之后就直接喝飲料,絲毫不在意對方會不會趁機逃跑。

  陳杰把一瓶喝空了的能量飲料丟在腳下,他們和對方的情況差不多,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們有一輛車,可以在他們結束戰斗之后迅速離開這里。

  陳杰已經肯定了這支隊伍就是那支青訓隊伍,戰術,意識,槍法都是準職業戰隊的基準。這種職業戰隊青訓的身份會讓他們放不開身份,更不會在這個時候丟下隊友跑路,所以他們一定會選擇救助隊友之后集體撤離。如果他們醒悟過來,那么再一次的沖陣的時候,就不會再理會倒地的隊友了,因為時間和物資都不允許他們這樣做。

  “王珂。”陳杰喊了一聲。

  “杰哥?”王珂應聲。

  “你不用打那么吃力,這么遠的距離,就算是我也壓不住槍,所以不要有什么心理壓力。你就直接點射就好了,封住對方前進的道路,只要保證對方想要沖過封鎖線就必須要挨你的槍子就好了,這一輪滅不了他們,咱們在去安全區的路上還有很多機會,不要在意。”

  “知道了杰哥。”王珂點頭,再次把換好子彈的槍舉在胸前,等待著對方的沖陣。

  “杰哥,還有一支隊伍如果這個時候沖過來怎么辦?”李子仁想到一個問題,開口問道。

  “那支戰隊早就走了。”陳杰笑笑,“咱們吃了半分多鐘的毒都沒有看到他們,他們一定早就走了,只是咱們沒有發現而已。”

  李子仁點點頭不再說話,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敵人藏身的位置。

  “剛找到一顆煙霧,最后一顆,站成一排沖。不管誰倒下都不要救,不然咱們所有人都可能會被留在這里。敵人的報復心很強,槍法也很準,很可能是那支外國戰隊。這次的仇咱們以后再報。”青訓隊伍的隊長在耳麥里發號施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只是設計陰死了一個人,怎么就惹上了這么一群獠牙尖銳的瘋狗。

  煙霧被隊長扔出去在地上翻滾一圈之后緩緩冒出白煙。青訓戰隊的隊員看著這顆煙霧彈,這是他們最后的撤退希望,如果這顆煙霧救不了他們,那么他們將全軍覆沒在這里。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反擊,但是對方居高臨下,視野開闊,還有巖石做掩體,他們真的要沖動一下跟對方打反擊戰,那就會真的被對方當靶子打。

  “沖!”青訓隊長一聲令下,四個隊員都開始沖陣。

  “砰,砰,砰,砰...”李子仁手里的MINI冒出火光,借著四倍鏡的放大效果使勁朝對方身上招呼。

  “噠噠噠...噠噠噠...”王珂也貫徹著陳杰的指示,將四個人交給他倆,而他只負責封鎖對方的走位和恐嚇。

  “砰!”陳杰開槍了。不應該說是陳杰比王珂和李子仁更早開槍。在他視野里出現黑影的同時他就扣下了扳機,職業選手的意識和反應在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

  李子仁的視野里血花飛濺,看不清楚到底是誰身上爆出來的,只知道對方受傷了 。

  “直接沖!”青訓戰隊的隊長怒吼著,他身上的血量已經不足五分之三,再有兩顆子彈打到他的身上,他就要倒地了。但是這卻不是他憤怒的根本原因,而是因為他們總隊的talent就站在他們后面看著他們,如果這次表現好了,他可能會被直接提拔到總隊去,而不是只混混青訓。talent靜靜看著游戲中發生的一切,也不說話,似乎青訓隊的生與死與他毫無關系。

  第一個倒了。陳杰再次展現了他在職業賽場上都沒有展現的狙擊技術。到目前位置,三槍三個爆頭。

  和隊長說的一樣,隊友倒了誰都不準去救助,不能因為個人拖累全隊,所以大家都沒有理會這個倒地的隊友,而是一門心思往外沖,死也要死出他們射擊范圍。

  第二個倒了。如果說第一個隊友倒地讓他們覺得是理所應當的,那么第二個隊友倒地則是讓所有人的心里蒙上陰影。因為在這個隊友和上個隊友倒地之前,他們都聽到了98K那獨特的槍響。

  “是不是一聲槍響就代表一顆人頭?”所有人的心里都浮現出了這個想法。

  “砰!”第三聲98K的槍聲在他們耳邊震蕩,他們都下意識地看向那兩個還沒有倒地的隊友。

  “靠!”隊長怒罵一聲,差點要把手里的鼠標摔出去。因為第三個倒地的人是他,他有多長時間沒有遭受過這樣的憋屈了?是和隊長對戰的時候?還是第一次玩這個游戲的時候?

  三個人倒地,讓李子仁和王珂都長出了一口氣 ,他們槍里的子彈在這短短的幾秒鐘的戰斗中快要打完了。盡管沒有團滅對方,但是能殺三個也算是為大夢報了仇和出了一口悶氣了。

  這兩個人都有些放松,因為最后的那個人的半個身體已經沖到了他們的視野忙區,那人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要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也不在他們的射擊范圍。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