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盡神荒 > 第六十八章 首次排名賽

第六十八章 首次排名賽

  “小子,玩笑歸玩笑,我問你一句,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原本一臉笑容的胖子,短短幾個呼吸間就換成了一副凝重的樣子。

  “這樣!?那樣?胖子一驚一乍的這是怎么了?”

  聽著胖子的話,封天心中一愣,緊接著淡淡一笑說道。

  “別以為金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訴你,別把這件事情想的這么簡單,如果你非要這么做,我敢保證就算趙家不處置你,那些人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金不缺說話的同時還不禁暗自指了指不遠處宗門使者和大乾國主的位置,其所指顯而易見。

  果然看到金不缺所指,封天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旋即就是一臉的堅定之色。

  看著封天堅定不移的神色,金不缺的臉上突然一笑道:“看來你真的決定了,那金爺我也就舍命陪君子,陪你玩上一玩!”

  讓封天沒有想到的是金不缺竟然在知道了他想要干什么之后竟然還選擇和他一起。

  要說現在眼前的這個胖子直接不在言語,或者甚至直接轉身而走他都不會怪他,因為這是人之常情,為了一個并沒有太大關聯的人完全沒有必要失去這次加入宗門的機會,甚至是將自己置于極其危險的境地。

  “呃呃,胖子你還真是讓我有些意外,但是你也要想清楚,這件事情可能咱們會玩脫手,到時候倒霉的可不僅僅是我一個人,你也會受到牽連。”

  聽著金不缺的話封天忽然忍不住提醒著說道。

  雖然是提醒金不缺,但是眼中卻是閃過一絲別樣的神色。

  看著封天一臉笑意的樣子,金不缺不禁有些無耐的說道:“哼,你小子也別得意的太早,王都趙家可不是那么輕易就能對付的,能在大乾王都屹立這么久,四大家族沒有一個簡單的!”

  “這個我知道,我也明白想要和他們掰手腕,現在的我還遠遠不夠資格,但是封晨的仇卻不能不報!”

  原本還笑呵呵的封天提到封晨的傷勢,原本平靜的目光中不禁閃過一絲怒火。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的你絕對還沒有和這樣一個家族對抗的實力~”

  看著封天眼中的怒火,金不缺心中十分清楚,他絕對不會輕易放棄,雖然接觸僅僅是幾天時間,但是對于封天的為人他可以說是再清楚不過了。

  “好了胖子,我清楚我在干什么,封晨當初能在趙括的手下護我,我就可以為了他報這個仇,更何況這件事本就是因我而起。”

  說出這話封天整個人都顯得信心十足,但是具體心中到底是怎么想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兩人談話的同時,戰臺之上早就已經開始了再一次的戰斗,這次的對戰的是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孩,面對的是一個粗獷無比的少年。

  在封天和金不缺開始注意的時候,兩人早就已經在戰臺之上你來我往的交手了不下百百招。

  兩人女孩是七十多名開外的天才,粗獷少年則是前二十中排名第二十之人,雖然排名相差不少,但是戰臺之上的結果卻是讓人意外。

  粗狂少年揮舞著一雙肉拳,雖然沒有武器但是僅僅依靠這雙可以開山裂石的雙拳,也不禁讓人有些望而生畏。

  少女是使用的武器,她的武器是一條長鞭,柔軟的長鞭在空中盤旋纏繞,猶如一條凌空的長蛇,每每略過一處,都會露出她那鋒利的獠牙。

  “還是這樣的戰斗有意思啊,活脫脫的一個美女與野獸嘛,漂亮的女孩戰斗就是精彩,也不知道這小子怎么忍心對這樣嬌滴滴的女孩下手。”

  原本還一臉嚴肅提醒封天的金不缺,在看到戰臺之上揮舞長鞭的少女之時,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玩意的神色。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戰臺之上的戰斗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少女揮舞著長鞭,腳步輕移,每每粗獷少年想要近身,都會被纏繞的長鞭擊退,一連幾次,換作是誰恐怕都有些不耐煩了,但是反觀粗獷少年卻依舊是一副不緊不慢的神色。

  不僅僅是封天和金不缺兩人在注視著這場戰斗,就連元風,二皇子,潘峰等眾多天才也一直關注著,天才與天才之間的戰斗,就算是他們也要認真觀看。

  “胖子,你說他們兩個誰可以贏?”

  封天站在金不缺的旁邊,雖然剛剛一臉嚴肅,但是轉瞬間卻又輕松起來。

  聽到封天的話,金不缺先是一愣,緊接著便回應說道:“持鞭少女排名要比粗獷少年靠后太多,但是依靠長鞭的優勢,竟然和這個粗獷少年戰的不相上下,恐怕這個結果一時半會兒還難以分出吧!”

  按照他所說這個兩人的實力應該不相上下,甚至依靠長鞭,少女的優勢還要強于粗獷少年,這恐怕是看這場戰斗大多數人心中所想。

  聽著金不缺的話,封天雙眼一瞇,緊緊盯著粗獷少年看了幾眼之后,便收起目光淡淡微笑了起來。

  “怎么!?你小子難道看出什么不一樣的結果了?”

  看著封天的樣子,金不缺的臉上嘿嘿一笑,對著封天低聲問道。

  “不敢有百分百的保證,但是我感覺這個少年不一般,而且能夠讓皇室將他排名到第二十名,恐怕也是有自己的過人之處吧!”

  “過人之處~?”金不缺原本略顯臃腫的頭直接再次看向了戰臺之上的粗獷少年。

  隨著戰斗時間的推移,戰臺之上兩人也是漸漸要分出了勝負,現在的結果竟然是持鞭少女漸漸占據了上風,由于長鞭的優勢,粗獷少年每每近身都會被凌厲的鞭芒掃開,甚至有時候還會在身體留下一道滲血的鞭痕。

  看了片刻,金不缺這才轉過頭來,對著封天說道:“你看這小子哪點像要贏了的意思,雖然看似他的攻擊威勢不凡,但是卻絲毫沒有辦法近到持鞭少女五步之內,看來這皇室這次是真的估計錯誤了!”

  聽著金不缺的話,封天不禁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胖子,其實剛剛開始我和你的觀點是一樣的,但是你仔細觀察一下,戰斗了這么長時間,即使是身體偶爾被長鞭擦傷,這個少年可有一絲元力不足的跡象?但是你再看這個持鞭少女~”

  封天的話音剛剛落下,金不缺就再一次轉頭看向了戰臺之上,仔細觀察之下,果然發現粗狂少年雖然每每發動攻擊,但是都在長鞭快要接近的時候收手,反觀持鞭少女,為了阻止粗狂少年的進攻,每次揮動長鞭都是全力而為,久而久之,她體內的元力恐怕也就要消耗殆盡了。

  看著金不缺一臉認真的樣子,封天忍不住調侃道:“怎么樣?是不是感覺到哪里不太對勁了~?”

  乎是聽到封天的話面子有些掛不住,這個胖子竟然一轉頭對著封天回應道:“你以為誰都和你小子一樣變態嗎?還真是個變態的小子!”

  口中一邊對著封天翻著白眼,還一邊喃喃自語,現在的樣子就仿佛是一個怨婦。

  兩人交談是的時候,戰臺之上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持鞭少女再一次揮動長鞭,這一次長鞭并沒有阻擋住粗狂少年的進攻。

  粗狂少年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直接揮起就是一拳,這一拳并不是和以前一樣的試探,這是威勢十足的一拳。

  持鞭少女顯然沒有想到原本已經被她壓制的沒有還手之力的少年竟然會突然暴起反擊,雖然也是馬上做出了應對,但是最終還是為時已晚。

  柔軟的長鞭抽打在粗狂少年的手臂之上,留下了一道細長無比的血痕,而這道看似凌厲的血痕卻僅僅是讓他的眉頭微皺。

  一往無前的拳頭絲毫沒有因為這道傷痕而停下來,僅僅是短短瞬間的功夫,在少女看來卻仿佛是經歷了幾個世紀那么久,隨著迎面而來的拳頭越變越大,最終轟擊到了少女的左臂之上,強大的沖擊力直接將少女手中的長鞭擊飛,而她整個人也倒飛出了戰臺。

  雖然被擊飛出了戰臺,但是她本身卻沒有什么傷勢,凌空一個空翻,竟然平穩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什么~?竟然輸了?”

  “這結果反差也太大了吧!”

  “就是~就是,一直都占據著上風竟然一招就被擊敗了?難道是這個粗狂的少年開始隱藏了實力?”

  “~~~~”

  隨著少女的安穩落地,觀望的眾人這才這才漸漸緩過神來,反應過來的眾人,看這個結果也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而落下戰臺的少女在平安落地之后,短暫的失神片刻,這才抱著雙拳對著戰臺之上的粗狂少年說道:“小女子陳月,多謝兄臺手下留情!”

  陳月看著戰臺之上滿身鞭痕的少年,再看看自己左臂上面的傷勢,她十分清楚,這是粗狂少年手下留情的結果,否則她的傷勢絕對不會如此簡單。

  兩人的戰斗僅僅是掀起了片刻風波,隨著上官皓的上臺宣布,下一場比賽也進行了起來。

  第三階段的排名賽我就這樣火急火燎的進行了一天的角逐,在這期間前二十名天才,竟然僅僅是只有封天被挑戰成功,其他人不管是挑戰誰,哪怕是排名第二十的粗狂少年,都沒有被挑戰成功。

  “看來這皇室的估計排名還是很有水平的嘛,不過怎么會出現你這么一個異類?”

  金不缺再看了一天的比賽以后,出奇的對著封天嘿嘿一笑淡淡地說道。

  “異類?我本來就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別人,不過看來今天這排名賽就可以到這里了,明天估計這前二十就該有變動了吧~!”

  聽著金不缺的話,封天的臉上微微一笑,雖然是在笑但是任誰都可以看出他深藏在眼底的那一抹傷神。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