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激蕩年華 > 第270章 這世界沒變過

第270章 這世界沒變過

  所以回到那個問題,類似優客和凡客這樣的企業,值這么多錢嗎?

  答案是肯定的,只不過目前來看,凡客的估值更高,因為它的銷售數據全面領先。

  后來人往前分析當然會說,啊,那個時候陳年采取的激進策略是不對的,是完全的賭博,但沒有那么多洞穿未來的人,現在來看,它的各項數據更好,自然就能要價更高。

  生死未定之前,誰也不敢說誰就一定好,尤其商業現象更加紛繁復雜,也許分析起來優客更健康,但說不準一個決策失誤,一夜之間全沒了。

  正是因為這種巨大的不確定,使得田若冰即使信任溫曉光個人,也不會溢價那么多就達成協議,這不是做生意,這是過家家。

  倒是田若冰還未想過,溫曉光還存了這種想法。

  “上次,我說有個人會代表我聯系你,他找你了嗎?”

  溫曉光一迷,“誰?沒人啊。”

  “小混蛋,又跑去玩!”田若冰眉毛一豎,隨后換上笑臉,“沒事,我就問問。”

  “好吧,”溫曉光心想最好別來,現在到處都有人找我,一天恨不得有48小時。

  尤其是這幾天。

  5月1號到的很快,優客內部的空氣像是被人用溫火小煮一般,越來越粘稠,也越來越熱烈,壓抑著的熱烈……還有清晰可聞的緊張。

  相關的新品宣傳其實已經開始了,網站上列出了倒計時,離開始時間還有62個小時。

  這只能算其中一細節,實際上更大規模的宣傳隨著那一支廣告而走。

  磁性的嗓音配合timewilltell的激蕩音樂,在各個電視臺和網絡視頻平臺獲得播放。

  皇甫曾以為溫曉光至少在這上面花了3000萬人民幣,實際上錯了,本次營銷費用絕對超過5000萬,全方位覆蓋包括電視、微博、網絡、線下廣告等等。

  并且與上一次主動帶起‘優客體’的策略一樣,這一次溫曉光動用了更多水軍,擬了更多‘我為自己代言’的搞笑段子,p出各種各樣的搞笑圖,為的就是帶起這一波熱潮。

  比如說:你只看到我的吟蕩,卻沒能發現我的純潔;我有我的風騷,你有你的蕩漾;你否定我的打油詩,我繼續我的孤傲。你可以輕視我們的年輕,我們會證明這是誰的時代,**是注定孤獨的旅行,路上少不了呻吟和哭鬧,但那又怎樣,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淫的漂亮!我是優客,我為凡客代言。

  最后并沒有寫錯,而是一種‘諷刺’精神,就像我是三星,我為蘋果代言一樣。

  廣告播放之后其實會有各種各樣的結果分析,以及網站自身檢測到的流量漲幅情況。

  全公司像一個高速轉動的機器。

  在公司之外的網絡,當你一搜優客廣告女主角,那么劉以琦的詞條就會出來。

  她沒有顯赫出身卻身居高位,年紀輕輕又如此美麗,一時間也將廣告的關注度推向熱潮。

  發酵,都在發酵……

  這一回他們的資金實力更加充裕,當溫曉光從家里出來到市中心的shoppingmall購物,一塊一塊的玻璃后面都是劉以琦我為自己代言的海報圖。

  這種感覺其實很奇妙,

  夜火彌漫,車水馬龍,shoppingmall的燈光把廣場照亮如白晝,到處矗立的品牌廣告牌交相輝映,KFC的大叔能被人們一眼看出,江詩丹頓幾個字也并不灰暗,人流在商場外疏散向四方,而他們身邊就是優客,走到公交站臺也是優客,下地鐵同樣是優客。

  所以奇妙在于,你會看到自己公司的廣告,這很好玩,就是他媽有些費錢。

  溫曉光掏出手機拍了兩張照片紀念。

  忽然間有一陌生電話進來,他拿起來聽,“喂,你好,我是溫曉光。”

  “你好,你好,我是……算了,你不認識我,我是田總介紹過來的。”

  是一個很跳脫的男性聲音。

  “奧……我聽她說了。”

  那邊聲音說:“你在哪兒?方便的話,我現在找你去。”

  溫曉光給他說了地址。

  田若冰介紹新朋友給他認識,他是一點都不拒絕的。

  上次好像隱約見到過一次,不過印象不深,只記得很年輕。

  大概是他也在市中心,所以來的很快。

  溫曉光買完東西,在星巴克等他。

  的確是年紀不大,頭發染了淡黃還定型,皮膚白白的,有些瘦弱。

  比他會打扮,但肯定沒他帥,嗯。

  “你好,”

  青年和他握了握手,一點兒都不見生,“你好你好,其實我早就想找你來著,這不最近有點兒事耽誤了。”

  溫曉光微微而笑,他可知道田若冰說過什么,“沒關系,來的不晚,請問你貴姓?”

  “我姓文。”

  溫曉光握著咖啡杯的食指微微一抖,“文?”

  “嗯,不過你叫我幻羽吧,我不喜歡我那個名字,太難聽就不告訴你了。”

  “再難聽……”他翹著二郎腿,“再難聽,那也是自己的名字吧?”

  這小子思路大概和他不在一個頻道,“坐在這里是不是太無聊了,我們去玩點兒其他的,你有時間吧?”

  “我還不知道,田總叫你找我干什么呢、”

  “嗯……其實你肯定覺得我沒個正行,所以沒什么大事,任個董事什么的。”

  董事不是大事,這裝的可以,溫曉光掩飾笑了笑,“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風格,我倒沒覺得你沒正行,只是更活潑而已。”

  “哎?你很會講話喔,哈哈,有些人覺得我笨,實際上可能并不是那樣的。”

  溫曉光心想那可不一定,哪個笨蛋覺得自己是笨蛋呀,萬一這就是個超級無敵大笨蛋呢,即使不笨,也肯定聰明不到哪兒去。

  “如果沒什么特別的事的話,我們下次再會,電話號碼我備注了,文先生。”

  “啊?這就走了?”他整個一愣。

  不是沒事么,但溫曉光還是想知道一點,“對了,你叫文什么?”

  “這不能回答。”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田若冰一句話你說來就來,還不是被她管著?

  “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找個借口說你這個董事在優客胡亂搞事,嚴重干擾我的工作,要求她換人。”

  文姓小伙滿臉問號,“你以為我怕她??太可笑了吧!”

  溫曉光也不說話,就這么看他。

  五秒鐘之后,他破功,“好吧,我告訴你,我叫文留棋。”

  “叫什么?”他不得不再問一遍。

  “文留棋。”

  溫曉光腦子閃過很多個想法,各種,但其實他已經清楚了。留香、留棋、留書。

  ……

  ……

  回到田若冰面前。

  “他什么反應?”

  留棋說:“一開始有些震驚,然后很沉默,一句話也沒說,走掉了。”

  “你不該告訴他的。”田若冰說完,又看向旁邊的姑娘,“怎么辦?”

  “哎,你就不該讓留棋去找他,二哥還在呢。”

  田若冰不在乎,“我才不怕他,我正常的投資行為而已,讓留棋過去出任董事有什么問題?這小子成天泡妞你不著急我著急,而且我是為了Aurora接觸這個人,他管天管地,還能管我田若冰賺錢?就算他我不是他親小姨媽,但名義上至少是。”

  “而且我現在知道了,溫曉光這小子打算賣掉優客良品,他不準備干時裝。”

  文留書一驚,“真的?”

  田若冰點頭,“如果不打算干時裝,留香人間就管不到他,羨州那些大大小小的供貨商仰你二哥鼻息又能怎樣?”

  羨州很小,留香人間很大,在那兒做生意,資金流、人流、商品流,斷了一個就完蛋,這世界沒變過,我指的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適于生存者,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小姨媽停頓一下,“……要不我聯系聯系感興趣的人?”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