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803章 挨打

第803章 挨打

  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男兒若遂平生志,五經勤向窗前讀。

  這是真宗的勸學詩,這是讀書人的座右銘,寒窗苦讀的巨大鼓勵。

  讀書為啥?

  千古以來各種答案都有,許多高大上的……比如說讀書為了明理,讀書為了為往圣繼絕學……

  無數理由中,只需一琢磨,骨子里還是出人頭地的原因最多。

  讀書才能科舉,科舉才能為官,為官才能出人頭地……

  這才是大家讀書的原因。

  人性本私,沒好處誰愿意苦讀?

  當然,不能說沒有那等單純喜歡讀書的人,但少。

  在這個大環境之下,讀書人都想出仕為官。

  學生不愿!

  楊彥突然的表態讓人驚愕。

  這人竟然不愿意?

  陳忠珩覺得自己怕是聽錯了。

  “這個……沈安。”

  沒等沈安說話,邊上的陳本說道:“莫不是歡喜狠了?”

  范進中舉的事兒屢見不鮮,一個年輕人驟然得了正八品的官身,隨即官家親授實職,這份榮耀,大抵能讓一般人狂喜過望,然后發蒙。

  楊彥認真的道:“多謝官家厚恩,只是學生只愿在書院里研究雜學……”

  王雱的臉頰顫動了一下,恨不能過去一把掐死楊彥。

  這是多好的一次機會啊!

  只要楊彥答應,隨后雜學之名將會傳遍天下,無數想做官而擔心考不中進士的讀書人將會蜂擁而至,把書院的門檻踩爛。

  他看了沈安一眼,知道這廝肯定會贊同楊彥的選擇。

  不論你們做出什么選擇,某總是會歡喜。

  這是沈安的話。

  所以他微笑道:“如此……陳都知,還請回稟官家。”

  陳忠珩強笑了一下,然后看向楊彥的目光中多了冷意,“你不悔?”

  官家親授官職你竟然拒絕,你以為自己是大才嗎?

  王安石和包拯都拒絕過官職,特別是王安石,覺得不適合自己就拒絕,壓根不給官家面子。

  而包拯則是媽寶男,舍不得離開父母,直至父母去后才出去做官。

  可你楊彥能和他們比嗎?

  “學生不悔!”楊彥說道:“以前學生也曾憧憬努力讀書,然后考中進士,為官做宰……”

  這是九成九的讀書人共同的夢想,被楊彥此時說出來,不少人都面帶微笑,顯然是被激起了共鳴。

  楊彥看了沈安一眼,“可當學生認真跟著待詔學習了雜學之后,才發現這個世間……”

  他用那種很嚴肅的姿態說道:“這個世間我們都不懂……”

  呃!

  陳忠珩不禁看向王雱。

  這小子的倨傲和眼高于頂鼎鼎大名,他會是什么反應?

  王雱一臉的理所當然。

  “我們平日里看到的沙粒是什么組成的?我們平日里吃的糧食為什么能被種出來?我們不會去察覺的呼吸是呼出了什么,吸進了什么……無數奧秘我們都不懂,不,是無知。”

  他欽佩的道:“越學學生就越覺得自己無知,那些奧妙不斷被試驗驗證,學生漸漸覺著自己就是滄海一粟,不,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學生喜歡用塵埃的身份去探索世間萬物……這比為官做宰更能讓學生有成就感……對不起了。”

  他鄭重的躬身,再抬頭時,眼中已經是熱淚盈眶,“那些東西都是待詔提出來的,學生才想到原來東西還能這樣做。在過程中學生遇到了無數問題,待詔顯然知道怎么做,但他卻沒有告訴學生答案,而是給了方向,讓學生自己去研究……一次次的研究,學生知道了怎么去學習雜學,那一刻,學生覺著自己學會了世間最好的東西。”

  當你掌握了學習和研究方法之后,那種快樂真的是難以言喻。

  楊彥退后幾步,站在沈安的身后,說道:“學生無悔。”

  陳忠珩對他點點頭,心中的惱怒漸漸消散。

  這是個癡人,官家說過癡人最忠心,既然是個忠心的,那么就算了。

  他淡淡的道:“好生去做,以后再做出好東西來,官家不會吝于功賞。”

  “是。”

  楊彥的態度有些隨意,陳忠珩搖搖頭,上馬離去。

  眾人看了一眼楊彥,有人說道:“那是個傻子!”

  “可雜學真是厲害啊!”

  “做好了還能授官……”

  “關鍵題海之法是待詔弄出來的,就算是一半課程學儒學,也比外面強啊!”

  “對對對,上次那些考生都用了題海之法,可太學依舊獨占鰲頭,可見待詔還有手段沒使出來,趕緊報名去!”

  “呀!他們搶先了!”

  話多的從來都不是聰明人,真正的聰明人早就趁機去報名了。

  報完名之后,還能從容的去請教考試內容。

  “無需緊張,就是文章和一些提問,沒有詩詞。”

  王雱依舊是板著臉,但語氣卻好了些。

  “不用考詩詞?”

  “對。”

  “真的?”

  臥槽!

  王雱的性子本就倨傲,被這么連續質疑,就忍不住說道:“那就單考你家孩子詩詞。”

  “別啊!小人這就走,這就走!”

  王雱打發走了此人,走到了楊彥的身前,冷冷的道:“你可知道有人出仕對雜學和書院的好處?”

  “知道。”楊彥恭謹的道:“若是有人出仕,對后來者就是一個激勵。”

  王雱看著他,目光深沉,“你……罷了,你不去也能讓雜學和書院得個好名聲。”

  只要楊彥以后不變成瘋子,今日他辭官的舉動就會被認為是清高。

  學了雜學之后,哥連官都不稀罕做了,牛不牛?

  王雱想了一下那個場面,面色古怪的道:“你爹爹怕是不會放過你……”

  楊迪上次可是為了楊彥放棄科舉之事鬧過一次,等聽到兒子竟然拒絕了官家親自授的官職,弄不好……

  今夜有暴風雨啊!

  王雱滿意的看到楊彥的臉色變白了。

  人最恐懼的就是等待未知的懲罰。

  王雱想想覺得這樣對他殘忍了些,就說道:“你爹爹那邊今日就會得到消息,回去吧,把事情解釋清楚。”

  這樣楊彥就不用備受煎熬了。

  楊彥拱手,然后急匆匆的往家跑。

  千萬別在消息傳到家之后才到啊!

  他一路小跑到家,正好遇到楊迪準備出門,就笑道:“爹爹,孩兒有好消息。”

  “好消息?”

  兒子那天得了宰輔的夸贊,讓楊迪心中得意,見他跑得滿頭大汗,就皺眉道:“急什么?好消息慢慢說就是了。這天氣冷,出汗再受風可不是鬧著玩的,趕緊進家擦汗。”

  楊彥偷看了他一眼,見他的眼中全是關切,心中一松。

  進家擦汗結束,桌子上已經擺放了一杯熱茶。

  楊迪板著臉道:“趕緊趁熱喝了。”

  父親的關心總是帶著些許嚴厲,但卻格外讓人心安。

  楊彥喝了茶水,楊迪這才問道:“是何好事?”

  楊彥的身體一僵,說道:“爹爹,先前官家派人去了書院……”

  “官家……”楊迪捂著胸口喊道:“來人,弄酒來。”

  楊彥趕緊說出了結果,“官家說孩兒弄出了那個床子有功,賞賜了給事郎。”

  “啥?”

  楊迪滿面紅光的道:“那可是八品上!”

  “是啊爹。”楊彥知道最緊要的時刻來了。

  楊迪一拍大腿,喊道:“來人。”

  一個仆役進來,楊迪喊道:“去樊樓要酒菜,最好的,問娘子想吃什么,她生了這么一個聰明的兒子有功,想吃什么有什么!”

  仆役剛才在外面已經聽到了,所以用崇敬的目光看著自家小郎君,然后出去。

  “爹……”

  楊彥的臉頰顫動了一下,說道:“后來官家……”

  “還有?”

  楊迪的呼吸都急促了。

  “官家問孩兒可愿出仕……”

  “愿啊!”楊迪歡喜的道:“官家給了什么實職?”

  在他看來,兒子肯定是答應了。

  老楊家從此就是官員出身了啊!

  “列祖列宗保佑……回頭某就多供奉些……”

  他越高興楊彥就越心慌,“爹爹,孩兒……孩兒拒絕了。”

  “……”

  楊迪緩緩偏頭過來看著他,目光中全是不信。

  “爹爹。”

  楊彥低下頭。

  這就沒錯了。

  楊迪捂著胸口,用力的呼吸幾次,喊道:“回來!”

  那仆役沒走出多遠,聞聲回來,見楊迪面色鐵青,就問道:“郎君吩咐。”

  “不必去樊樓了。”

  呃!

  仆役問道:“那今晚吃什么?”

  楊迪冷笑道:“竹筍炒肉……”

  啥?

  仆役還在懵逼,楊迪已經幾步走到墻角,拿起掃帚,調轉了方向……

  “逆子……”

  “哎呀!”

  “爹爹,孩兒錯了!”

  一陣抽打之后,楊迪咬牙切齒的道:“做事不和家人商議,自作主張,該不該打?”

  他捂著胸口道:“楊家好不容易要出官員了,可你竟然……氣死為父了!氣死為父了!”

  “爹爹,孩兒知錯。”

  父親教訓就得跪著受,陳彥膝行過去認錯。

  楊迪嘆息道:“你……罷了,那個雜學為父也不懂,待詔怎么說?”

  楊彥只是身上挨了幾下,雖然生痛,但卻問題不大,他仰頭道:“待詔說過,只要是我們做出的決定,他都支持。”

  “竟然這樣?”

  楊迪有些納悶,覺得沈安這是不負責任。

  “邙山書院啊!難道里面有什么鬼怪讓你迷了心竅?”

  楊彥一聽就不樂意了,反駁道:“爹爹,待詔說過,邙山上埋著無數墳塋,邙山書院里卻是埋著無數學識,就等著我們去發掘……”

  “你還頂嘴?”

  “哎呀!”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