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655章 天命不在你

第655章 天命不在你

  宮中漸漸穩定,有人勸趙曙打個盹,他拒絕了。

  他很清楚,這一段時間里,許多人會盯著他,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新皇是什么樣的人?

  是強硬還是和先帝般的軟弱?

  趙曙在登基的那一刻就有了覺悟:帝王必須要板著臉,什么情緒都不能輕易外露,否則臣下會依此揣摩你的秉性,進而會謀求奪取你的權利。

  君臣之間的斗爭從來都是不見硝煙,但卻慘烈。

  先帝慶歷革新失敗了,從此被臣子壓制。

  那么朕呢?

  趙曙的嘴角微微下撇,看著有些冷酷之意。

  “陛下,沈安求見。”

  那下撇的嘴角恢復了正常的角度,趙曙點頭,眼中多了些滿意。

  沈安進來,還未行禮,趙曙就微笑道:“如何了?”

  “神勇軍都虞侯秦展亮是……”

  沈安看了一眼周圍,趙曙冷冷的道:“都滾出去!”

  那些內侍和宮女紛紛退了出去。

  沈安微微皺眉,說道:“一個叫做小山先生的人教唆謀逆,秦展亮帶著一百余心腹在軍中挑唆鼓噪,神勇軍炸營,臣僥幸趕到攔截……”

  他說的很輕松,可李璋卻知道不輕松。

  韓琦也知道,誰都知道,這些簡單的話語里隱藏的危機。

  若是當時神勇軍失控,沈安就會被亂刀砍死。

  趙曙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說道:“為何行險?”

  行險?

  沈安一直沒注意這個,此刻被提醒,他不禁有些后怕起來。

  “臣當時忘了。”

  “忘了?”

  趙曙不禁失笑,說道:“旁人大抵會吹噓自己多無畏,多忠心,可你卻說忘了……”

  宰輔們也笑了起來,包拯說道:“陛下,沈安年輕,說話卻直爽。在那等時候,他估摸著也沒法去想為什么。等想到了,估摸著也怕了。”

  趙曙訝然,“是了,朕卻問的有些傻。”

  就如同是后世那些傻缺記者追著見義勇為者問話:“請問您在救人之前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

  想個屁!

  那就是本能反應!

  如果想了,多半就會猶豫,或是旁觀。

  曾公亮笑道:“臣當時在邕州,沈安蠱惑臣上陣殺敵,臣當時記得……他說誰是大丈夫,男人的東西可還在……臣就看到他沖了上去,浴血廝殺,臣就腦子一熱,什么都沒想,就這么提著長劍上去了。”

  老曾當年在邕州追殺敵軍,消息傳來時滿朝文武震驚,都覺得他算是開了文官殺敵的先河。

  現在他披露了當時的心路歷程,大家以為會有些讓人熱血沸騰之處,沒想到竟然這般平淡。

  韓琦好奇的問道:“事后呢?”

  “事后?”

  曾公亮笑道:“老夫吐了戰馬一頭一臉,還跌落馬下,幸而被人救了。事后老夫就在想啊……發現當時確實是挺大膽,若是不上去殺敵,定然會后悔,一輩子都會后悔。”

  就那么簡單?

  不殺敵就會后悔。

  曾公亮點點頭,表示這就是自己的心路歷程。

  趙曙贊道:“雖然并無動人心魄之處,但這卻真實,讓朕都想臨陣觀戰。”

  眾人都面面相覷,心想你可別去弄什么御駕親征。

  當年真宗被寇準逼著來了個御駕親征,大宋軍隊果然士氣大振,然后扛住了遼人,最后遼人無計可施,只得索要了錢財離去。

  那就是澶淵之盟。

  不論澶淵之盟的對與錯,單說御駕親征,這效果確實是杠杠的,可風險卻不小。

  若是戰敗,帝王被俘,大宋就可以收拾收拾,洗洗睡了。

  不會再有第二個寇老西了,也不會再有第二個無能沒主見的真宗了,所以御駕親征就該成為絕響。

  包拯看沈安身上沒傷,就問道:“城中雜亂,果果他們呢?”

  韓琦皺眉道:“這里是宮中。”

  現在是公事時間,你扯什么孩子?

  包拯振振有詞的道:“他為了官家去拼命,家中的妻小誰來照看?還不得提心吊膽的?”

  韓琦別過臉去,不想和他較勁。

  “還好,如今她們在城外。”

  這些事遲早會被人說出來,所以沈安選擇了坦然。

  “那個小山先生……”

  趙曙的眼中多了冷色:“是哪里人?”

  沈安說道:“北邊那位郡王的人。”

  大宋沒有什么東南西北方向的封爵,北邊的郡王,那就是北海郡王趙允弼。

  趙曙的眸子一縮,冷冷的道:“他先前想逼宮,朕還在想他哪來的底氣,原來底氣就是神勇軍啊!”

  韓琦后怕不已,“陛下,此事要趕緊,否則那人怕是會跑。”

  趙曙笑道:“趙允弼跑不了。你是說那位小山先生?沈安,可覺得辛苦嗎?”

  他并未使喚張八年,可見對宮中和軍中的力量目前依舊不大信任。

  沈安是他潛邸時的舊人,對郡王府多有幫助,在此刻自然是他最信賴的人。

  沈安說道:“臣也想見見那位小山先生,想看看他為何動這等心思。”

  趙曙點頭,“去吧。”

  ……

  今日的汴梁城中灰煙沖天,每家每戶都在燒紙,燒香燭。

  北海郡王府里沒有燒,但外面的灰煙依舊飄飄灑灑的落進來。

  春天來了,萬物都在生長,庭院里的花樹新芽嫩綠。一泓池水里,魚兒悠然游動。

  趙允弼的臉頰青腫,但卻神色從容。

  他松開手,一把粟米落進了水池里,幾條魚兒瘋狂的撲了過來搶奪食物。

  “先前悠然自得,看似山中隱士,可一見到食物就矜持全無,可見世間的高潔大多是假。”

  趙允弼搓搓手,黏在手上的粟米落下去,又引發了一輪爭搶。

  他側身對張文說道:“當時你說應當要果斷,最好是讓秦展亮斬殺了韓德成,然后裹挾神勇軍沖進宮中趁亂殺人……”

  張文的馬臉上全是從容的微笑,他拍拍手,抬頭道:“郡王,歷來這等事都要果決。當年的太祖皇帝亦是如此。當年在陳橋時,他若是遲疑兩日,這個天下可能還是周。上溯千年,無數人在謀反,不管是為了理想還是貪欲,他們用盡了手段……”

  “可成功者有幾人?失敗的為何會失敗?”

  張文微笑道:“失敗者或是沒有這個實力,但最多的是用錯了法子,或是不夠果決。”

  趙允弼的目光中含著內疚之意:“老夫卻猶豫了……”

  “老夫想試探一番,若是能兵不血刃最好不過,可……趙曙竟然神態自若,宰輔們都站在了他那邊……那些郡王多在裝傻。”

  張文笑道:“既然都登基了,那些臣子不是傻子。另立新君的風險有多大?大到會掉腦袋。當時某說此事不可為,可……某并未怪責于您,這便是……命……”

  他俯身伸手在水池里攪動了一下,那些魚兒竟然不怕,反而是圍攏過來,啄食著他的手指頭。

  “這些魚兒習慣了沒人殺它們,漸漸就忘卻了危險,于是以為這樣能行,那樣不行……可這個世間終究還是要用刀槍來說話,誰的刀槍更鋒銳,誰就會贏。”

  他彈動了一下手指,那些魚兒猛地四散而去。

  “某看過一本書,叫做什么石頭記,里面寫了不少有趣的事。”

  張文負手站在那里,自然有瀟灑之意。

  “某最喜歡那幾句,玉在櫝中求善價,釵于奩內待時飛。某在郡王府里正是期待那一日。”

  趙允弼微微嘆息,唯有苦笑。

  “如今某知曉沒了那一日了,那石頭記里卻又有幾句……”

  他緩緩走向自己的房間。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他的聲音清朗,并無半點惶然絕望。

  趙允弼失敗,作為郡王長輩,趙曙自然不會殺他,不過以后就只能在府里煎熬度日。可張文作為智囊卻逃不過那一刀。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張文微微抬頭看著密布灰煙的天空,說道:“帝王能至此,當流芳千古。”

  整個汴梁都在為了趙禎悲痛,稍后消息傳出去,這個天下將會慟哭。

  這樣的人生怎能讓人不羨慕?

  趙允弼就羨慕了,可他再無機會。

  “可有人卻會遺臭萬年!”

  張文回身,看著帶人進來的沈安笑道:“待詔這是來要某的命嗎?”

  沈安點頭道:“今日你等若是得逞,汴梁將會成為血海,他是郡王,靠著會投胎逃過一劫,可你卻不行。”

  趙允弼盯著沈安,眼中的殺氣再也無法掩飾:“你竟然能壓住神勇軍,為何?”

  他們只是得知沈安率三千人壓住了神勇軍,卻不知道具體情況。

  “心急如焚了?不,是五內俱焚了?”

  沈安看著他,鄙夷的道:“你的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知道為何嗎?”

  趙允弼搖頭,沈安說道:“當時最妥當的手段就是蠱惑那些將士們斬殺了韓德成,這樣大家都上了賊船,這股子力量誰能擋?就算是擋住了,死傷必然慘重。”

  趙允弼看著張文,先前的些許不信任全數消散,“銘桓,老夫錯了。”

  張文灑脫的一笑,“郡王無需自責,某說過了,這便是命。”

  天命不在你,所以你自然錯漏百出。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