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558章 記性好了不起啊

第558章 記性好了不起啊

  馮進還是驗過了文書,然后說道:“某還有事,告辭。”

  他還是惱怒了。

  “不必擔心。”

  王雱低聲道:“他和商人們太親密了些,不和他翻臉,咱們不好施展。到時候他要插手怎么辦?不,他一定會插手……”

  陳昂微微搖頭。

  王雱嘆道:“他是杭州知州,還是杭州市舶使。市舶使看似不起眼,可手中的權利頗大,涉及的錢財貨物多不勝數。他怎肯讓咱們插手?所以必然會給咱們臉色,甚至會下絆子……此時撕破臉最好不過,回頭咱們就能彈劾他……然后再尋些短處。拿下他,南方三司定然會震怖,如此市舶司革新才能順暢施行……”

  他說的很是平常,可陳昂卻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王雱建議大家先不說是來清理市舶司的,而是巡查。

  巡察嘛!你好我好大家好,地方上自然會不在意,如此才能了解到問題的根源。

  他以為這就是王雱的目的,可他錯了。

  王雱一開始就是瞄著馮進去的,準備拿他的人頭來震懾三司,為市舶司的革新開道。

  好狠辣的少年。

  讓陳昂最忌憚的是王雱的果決和計謀百出。

  計謀中套著計謀,你不小心就會被他挖的坑給埋了。

  他看了遠去的馮立一眼,心想你怎么就那么急躁呢?

  他再看看那些商人,此刻他們都堆笑著圍攏過來。

  “見過陳推官,見過衙內……”

  “小郎君才華不凡,怎能叫衙內?”

  “是是是,該叫小郎君。”

  這年月衙內的稱呼類似于后世的二代,很是嘚瑟的意思。

  我爹是官,牛筆不?

  你們都得叫我衙內!

  可真正有本事的卻不喜這種稱呼,覺得是對自己的羞辱。

  眾人一陣拍馬,陳昂笑道:“今日諸位賢達集聚吳山,某在此也想請教一番海貿之事。”

  “陳推官只管說,但凡我等知曉的,一字不漏!”

  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站了出來,看周圍人的模樣,這人有些威信。

  “你是……”

  男子拱手道:“老夫魏平,見過陳推官。”

  魏平的臉色紅潤,肌膚柔嫩,看不出是五十多歲的人。唯獨一雙斑白的長眉斜了出去,仿佛是兩把掃帚。

  陳昂問道:“某這幾日沿江轉了幾圈,海邊也去過,發現最多的還是大食商人,那些人和市舶司的官吏相熟,有時竟然可以暫緩給抽解,何故?”

  這話問的很尖銳,魏平卻笑道:“那些大食人身家豐厚,船一靠岸就查驗貨物,十抽一之后方能博買。不過有時官家不喜歡那一船貨,就先博買,隨即賣給大宋商人,最后折算銅錢給大食人算賬,這樣還省事些。”

  市舶司的首要任務就是收稅,收稅是兩種手法:第一種就是抽解,船一靠岸,市舶司的人會去查驗,然后十抽一,也就是先交納十分之一的貨物作為稅款。

  第二就是博買。

  市舶司的人和外藩商人商議好了價格,然后把他的貨物買了,大多送去汴梁,少數貨物就地發賣。

  十抽一的稅,加上博買時壓價,這就是市舶司大賺特賺的原因。

  特別是博買,博買時市舶司就是裁判員,隨后發賣給大宋商人時又是運動員。

  陳昂笑了笑,說道:“大食商人在杭州可多?”

  魏平搖頭道:“不算多,最多的是在廣州。那邊的大食人都聚在一起居住,還自行管事,官家不管他們。”

  “廣州那邊的藩坊已然多年,大食人聚居于此,有藩長管轄,若是犯法,當地審訊后交給他們處置……”

  若是沈安在的話,定然會說這不就是后世葡人弄的那一套嗎?

  先借你個地方居住經商,然后漸漸擴大影響力和實力,等到你衰弱時,就趁機下黑手。

  宋末時蒲壽庚就是這么一個例子,直接滅掉了泉州城里的大宋宗室。

  “有的給了不少好處,朝中也賞了官給他們做……”

  蒲壽庚就是官,宋末時在泉州執掌市舶司多年,大宋對其堪稱是厚恩,可最終卻被此人背叛。

  魏平說道:“那些大食人對大宋很是恭謹,恨不能化為大宋人……”

  “大食是大食,大宋是大宋。”

  王雱打斷了魏平的話,他此刻想起了沈安的話:“那些海商大多身家豐厚,人有錢之后就會想著更有錢,會更貪婪……所以別指望他們會主動吃虧。”

  他此刻見到了這些商人,不禁對沈安的話大為贊同。

  安北兄大才啊!

  “賺錢要讓大宋賺,而不是讓大食人……”

  呃!

  眾人都有些意外這個說法,魏平干笑道:“小郎君此話……陳推官?”

  這位年輕人說的話我等是當放屁還是要認真聽?

  在他們看來,王雱就是個來鍍金的衙內,此刻不過是在搶表現而已,誰搭理他誰有毛病。

  陳昂沒有猶豫,說道:“官家知道他來。”

  這是官家默許的事兒,你們不當回事也行,只是后續倒霉別怪我。

  魏平有些尷尬的道:“如此……我等該如何做?”

  陳昂說道:“第一要認真,什么延緩抽解,某不知道什么叫做延緩,更不知大食人有錢,只知道規矩不能亂。”

  這是敲打。

  別和大食商人抱作一團。

  “第二就是把大宋的貨物都弄在一起,不許和大食人通消息,由市舶司統一定價。”

  尼瑪!

  這樣市舶司把事兒全干完了,咱們干什么?

  市舶司把裁判員和運動員都做了,咱們做什么?

  咱們好像就只剩下出海一條路了……

  “第三就是出海……”

  陳昂想起臨行前沈安的交代,就振奮精神說道:“大宋必須要掌握商道,如此方能掙更多的錢……”

  “出海?”

  一個大漢上前,興奮的道:“敢問陳推官,可是要鼓勵我等出海嗎?”

  陳昂點頭道:“正是,朝中希望你等多出海,把大宋的貨物主動販賣出去,而不是通過大食人來轉手……你們都知道,被大食人這么一轉手,多少錢都不見了。”

  王雱陰測測的道:“大食人為何這般有錢?不就是轉手掙的嗎?可那些貨物大宋本就能出海去采買和販賣,為何要讓他們掙錢?難道咱們沒船嗎?”

  大漢歡喜的道:“小人邱震,見過陳推官,見過小郎君。小人以前出海經常會遇到海盜,他們會劫掠船隊……”

  這是沒辦法的事兒,陳昂點頭道:“大宋會尋機去剿滅那些海盜……”

  大宋目前的水師……說句實話,不怎么強大。

  因為海外沒有敵人的緣故,大宋的軍事力量都集中在了陸地上。甚至連金明池里的戰船老舊了都不更新,變成了競賽速度的龍舟……

  和平數十年,大宋上下頗有些文恬武嬉的悠閑。

  王雱突然問道:“大食人呢?那些海盜可會劫掠大食人?”

  比起出海的頻率和規模,自然是大食人獨占鰲頭,那么他們可被劫掠了嗎?

  邱震搖頭道:“大食人不會。”

  嗯?

  “為何?”

  陳昂不禁有些好奇,甚至陰謀論的在懷疑海盜是不是大食人弄出來的把戲,目的只是為了壓制大宋向海外邁出的步伐。

  邱震有些唏噓的道:“大食人的船隊龐大,而且他們的戰船不少,那些海盜不敢劫掠他們,否則會被大食人清掃……”

  大食人的水師竟然強勁如此嗎?

  王雱的眼中多了陰霾,說道:“只要大宋在海外有巨大的好處,水師不是問題。”

  還是沈安說得對,利益才是驅動人的最大因素。

  邱震興奮的道:“若是大宋水師能出擊,那小人就敢傾盡家產出海。至于大食人,小人也敢和他們比比誰的貨物更好,更便宜。”

  這是貿易戰的雛形。

  王雱心中歡喜,說道:“如此甚好。”

  若是能形成這樣的局面,大宋就找到了另一只腿。

  按照沈安的說法,大宋目前只有陸路,就是瘸腿。只有掌握了海路之后,才能雙腳并行,健步如飛。

  海商之利很大,必須要把握住。

  魏平冷冷的看了邱震一眼,說道:“此事卻要從長計議,要不……先用飯?”

  一路溜達,大伙兒都餓了。

  陳昂說道:“如此便各自去了吧。”

  魏平笑道:“此處風景甚好,敢請陳推官和小郎君在此用飯……”

  “烤肉?”

  陳昂下意識的問道。

  這里空蕩蕩的,哪來的飯菜。

  魏平笑吟吟的拍拍手,隨即有人轉身就跑。

  稍后山下就來人了,而且是很多人。

  幾十人挑著擔子上來,然后擺開了陣勢。

  座椅都有,酒菜還是熱氣騰騰的。

  一隊女人緩步而來,樂聲起,舞蹈動人。

  這就是海商的豪奢,不過是片刻間就弄好了這些東西。

  王雱冷眼看著這一切,稍后也吃了。

  ……

  第二天他們就去了碼頭。

  船帆遮蔽了視線,一艘艘船在等待靠岸。

  市舶司判官劉可引著他們去了碼頭邊上,隨行的還有魏平和邱震等人。

  “見過劉判官……哈哈哈哈!”

  一艘船靠岸,一個大食商人在船頭大笑著,很是熟悉的感覺。

  劉可板著臉道:“靠岸,檢查他的貨!”

  大食商人愕然,但一瞬之后就變成了肅然。

  “某在路上遭遇了風暴,幸而逃生……看看這艘船吧,差點就葬身海底……”

  順著他的手指方向,能看到破損的風帆,還有一些破損的痕跡。

  “某僥幸逃生,卻是高興過頭了。”

  大食商人在微笑,很是矜持和有風度。

  這是一種他認為禮貌的微笑,但在王雱的眼中卻是挑釁。

  “查驗!”

  陳昂和王雱并肩而立,低聲道:“還得再看看?”

  說著他偷偷的舉起手,想看看袖子里那張價格表。

  王雱笑了笑,指著自己的腦袋說道:“一切都在某的腦子里。”

  智商被碾壓的陳昂不禁為之氣結。

  記性好了不起啊!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啊!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