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400章 永遠微笑,永遠抬頭

第400章 永遠微笑,永遠抬頭

  皇帝在大笑,莫名其妙的大笑。

  王珪很生氣,覺得這是對自己的羞辱。

  考官們還在貢院里不得出來,所以他說道:“陛下可同意嗎?若是同意,臣這就回去讓人張榜,然后放考官出貢院。”

  在沒有出結果之前,考官就得呆在貢院里,以避免有人舞弊。

  趙禎把試卷重新歸納,點頭道:“就這樣吧。”

  呃……

  王珪覺得不對勁。

  先前不是還怒不可遏的嗎,怎么突然就高興了?

  他一頭霧水,可趙禎卻笑得很是得意。

  “趕緊去張榜吧。”

  他起身道:“今日無大事就別打擾朕了。”

  王珪以為趙禎是氣急而笑,就說道:“陛下,省試過后就是官,國家掄才大典,臣自受命以來,心中忐忑不安,唯恐辜負了陛下,這段時日多有煎熬……臣……臣全憑公心,萬萬不敢有半點私心,若是有,天人共誅。”

  趙禎微微抬眼看著他,微笑道:“王卿勉力,朕知道了。”

  王珪心中郁郁,一路回到了貢院。

  此刻貢院外面已經是人山人海了,那些考生都在翹首以盼。

  稍后有小吏出來,手中拎著幾張紙。

  太學的師生也來了。

  郭謙不停的眨著眼睛,在緩解著自己的緊張情緒。

  學生們都在等待著,焦急情緒無法排遣,就開始互相安慰。

  按照以往的比例,此次太學一百零八個考生,最終能過省試的應該在二十余人。

  一比四的比例,每四人淘汰三人,這就是獨木橋的殘酷。

  “來了來了。”

  小吏開始張貼榜單,開始貼出來的是最后面的。

  “王儉……”

  “中了!某中了!”

  這位大抵就是所謂的吊車尾,僥幸得中。

  一個男子歡喜的在沖著四面拱手,大有拜四方神靈之意。

  “……”

  有人在大聲的唱名,歡呼聲此起彼伏。

  此刻過關就是官員了,就好比后世得了個管一輩子的鐵飯碗,而且待遇豐厚,那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林盾……”

  “中了!”

  太學的學生里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然后一個學生走到郭謙的身前,躬身道:“多謝祭酒栽培,學生不敢或忘。”

  這學生的水平在這一百零八人中只是中下等而已,此時得中只是開端,但郭謙依舊是歡喜不勝。

  “中了!”

  太學的學生里不斷有人在歡呼著。

  “徐彬……”

  徐彬雙拳緊握,當聽到自己的名字時,他深吸一口氣,走到郭謙的身前行禮,“多謝祭酒的栽培,學生感激不盡。”

  此刻國子監已經過了差不多二十人了,但前方唱名才一百人不到。

  周圍的目光已經開始聚焦這邊。

  九十余人竟然就有差不多二十人是太學的學生,這個……這個比例讓人心驚。

  “興許全在這了。”

  有人不屑的說道,大家重新看著前方。

  “楊崢……”

  楊崢有些玩世不恭,但此刻卻呆住了。

  “楊崢,你中了!”

  “哈哈哈哈!你是官了!”

  “官啊!”

  這年頭官員就是人上人,一旦成為官員,從此就走上了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都不是事啊!

  “搶人了!”

  就在左前方,一個打扮富貴的老漢帶著一群壯漢過來了,他指著剛被念到名字的考生喊道:“帶走!”

  壯漢們沖了過去,那考生還在狂喜中,就被他們架著往外走。

  “救命!”

  考生下意識的喊救命,周圍一陣哄笑。

  “這是抓你去做女婿,是富貴人家,你要享福了。”

  大宋的婚姻規矩大抵是不論出身,但只是說,在真正的實際操作中,許多人在為子女謀求婚姻時,往往會選擇門當戶對的人家。

  這老漢就是來榜下捉婿的,看他的模樣,分明就是富貴人家。

  富貴人家的女兒自然不肯嫁給平民百姓,那過了省試的年輕人就是最佳選擇。

  殿試不廢黜考生,也就是說,這些考生已經是妥妥的官員了。

  不管是什么時候,官員永遠都是人上人,所以搶了去做女婿準沒錯。

  但一般榜下捉婿就是發生在殿試之后,在新科進士去瓊林苑的路上攔截。這老漢大抵是擔心好女婿被人搶走了,所以才會在省試放榜時就出手搶人。

  考生們目睹著這一幕,大多眼神熾熱。

  當年真宗的勵學篇里有云: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顏如玉得了,而且是上桿子送來了。

  至于黃金屋也不會少,大宋對官員極為體貼,俸祿和各種補貼名目眾多,但凡能爬到中層來,那和富家翁沒啥區別。

  所以都來讀書吧!

  名字不斷被喊出來,太學這邊已經過關四十人了。

  臥槽!

  周圍的人都要瘋了。

  “某為何不去太學啊!”

  “當初以為太學就這么頹廢了,就沒去,如今……如今某恨不能時光倒轉,某磕頭也要進太學。”

  “……”

  此時還剩下最后一張紙沒唱名,太學這邊已經瘋狂了,過關的學生們在擊掌相慶,喜氣盈腮。

  蘇晏就站在那里,他微笑著,覺得這就是命。

  某只有干苦力的命,所以還是莫要奢望這個了。

  “蘇晏,別灰心……”

  有中舉的學生勸道:“蘇晏,待詔曾經說過笨鳥先飛的道理,此次不中也沒事,只要一直保持刻苦,某相信你肯定能成功。”

  “是啊!咱們先行一步,可也只是一步而已,宦海多艱,咱們等著你。”

  喜氣洋洋的安慰聲中,蘇晏拱手道:“多謝諸位。”

  他沒說自己會放棄科舉,因為這是喜慶的時刻,他個人的決定不能干擾了大家的心情。

  他微笑著,很是坦然。

  眾人在漸漸聽著唱名,因為還有一個朱云。

  朱云是太學這一批學生里資質最好的,此次省試郭謙也對他抱有很大的希望。

  唱名在延續,朱云雙拳緊握,在等待著。

  “朱云……”

  一聲高喊傳來,朱云的嘴角翹起,用力的揮動著拳頭。

  他很是沉穩的走過去,躬身:“多謝祭酒。”

  郭謙欣慰的道:“好生努力,還有殿試呢!”

  能在省試位居前列的,殿試的成績也不會差。

  “朱云……你是第十五名!”

  “恭喜你!”

  “某就說以你的實力肯定在前面,竟然是十五名,可喜可賀!”

  “恭喜朱兄,此次為我太學揚威。”

  眾人齊齊恭賀,朱云微微一笑,壓壓手道:“諸位過譽了,朱某只是僥幸罷了,后面還有殿試,諸位師長在此,我等當謝恩才是。”

  這話說的極為妥當,不但是師長們撫須含笑,同窗都紛紛跟著躬身:“多謝諸位師長之恩。”

  郭謙微笑著說道:“今年咱們太學中舉四十一人,在此次省試里獨占鰲頭……兩百人不到的名額,我太學占據兩成多,稍后整個汴梁都將會為了我太學而震驚,而你們的名字將會被汴梁的百姓口口相傳……現在,讓我們回去,今日太學為你等慶功!”

  “慶功!走!”

  “哈哈哈哈!”

  師生都在笑著,然后朝著太學方向出發。

  “恭喜諸位。”

  “恭喜恭喜!”

  太學此次包攬了省試兩成多的名額,堪稱是震古爍今,現在消息還沒發酵,晚些汴梁城不知道會掉多少眼珠子。

  蘇晏在后面,他為那些同窗歡喜,但卻覺得自己沒必要去了。

  他站在原地微笑著,有學生回身見他不走,就喊道:“蘇晏,走啊!咱們一起喝酒!”

  國子監的師生回身,蘇晏微笑道:“你們去吧,某還得去碼頭呢。”

  現在去碼頭的話,運氣好還能趕上兩船貨,能掙不少錢。

  郭謙皺眉,但卻覺得不好勉強,就說道:“如此也好。”

  學生里有人低聲說道:“蘇晏和他爹兩人都在碼頭干苦力……”

  “真是丟盡了我等的臉面……堂堂太學學生,竟然去干苦力。”

  “算了,人各有志,他既然愿意走那條低下的路,那就由得他!”

  “他爹爹那卑微的模樣讓人心酸,想著以后蘇晏見到我等也是這等模樣,哎……讓人唏噓啊!”

  “……”

  蘇晏聽到了這些話,他的雙拳緊握,隨著距離的拉開,他覺得雙方的中間出現了一條巨大的鴻溝。

  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他吸吸鼻子,然后又露出了微笑。

  他記得沈安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

  ——如果全世界都拋棄了你,那么你不該悲傷和沮喪絕望,因為你……還有自己。做自己的君王,永遠微笑,永遠抬頭……

  蘇晏努力抬著頭。

  待詔,我聽你的話,我將會一直微笑,一直抬著頭。

  他繼續在微笑著……

  唱名在繼續,因為已經到了前十名,所以那唱名的小吏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氣,聲音就像是破音的笛子……

  “蘇晏……第六名!”

  蘇晏繼續轉身,繼續微笑著。

  呯!

  郭謙只覺得被誰一棍子砸在了腦袋上。

  他雙手捂著頭,頭暈目眩的已經站不穩了。

  “扶著老夫……”

  可沒人顧得上他了,所有人都在轉身。

  他們有人在掏耳朵,有人在倒吸涼氣……

  所有人都在瞪著眼睛,不敢相信這個名字……

  郭謙顫聲問道:“老夫老了,是聽錯了?”

  “第六名……蘇晏!”有人在重復著這個名字。

  哦……

  太學的學生們齊齊嘆息著。

  這些嘆息就像是夢囈,大家看著緩緩止步的蘇晏,覺得這是一場夢……

  然后有人仿佛聽到了清脆的聲音。

  打臉的聲音。

  是誰的臉在痛?

  蘇晏緩緩回身,茫然看著前方,不知所措。

  “是誰……”

  “蘇晏!”

  蘇晏偏頭看著那些師生,問道:“可是……可是有人說錯了嗎?或是有同名?”

  “第五名……”

  唱名在繼續,第六名無人認領。

  也就說,沒有第二個蘇晏。

  蘇晏看到了震驚和不敢置信,那些師生仿佛是在看神仙下凡……

  而那個神仙就是蘇晏。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