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207章 不服就干

第207章 不服就干

  每個人做生意的方式大抵都有些差異,但商人追求的目標卻一致,那就是利潤最大化。

  可利潤最大化的前提必須是壟斷。

  香露就能壟斷。

  王真微笑道:“大食那邊的香露很少,每年能有幾十瓶就算是不錯了。可上次卻有不少大食商人來暗香進貨,可見他們也知道本國的香露賣不動了……”

  “海外富庶,那些大食商人的眼睛都紅了,正在到處拆借錢物去拿貨,好一派火紅景象啊!”

  沈安在看著他,目光冷淡,就像是看著一只臭蟲。

  王真沒想到沈安竟然還沒慌張,他淡淡的道:“某只要大食商人,待詔……某一倍的價錢從你那拿貨,只賣給海外的大食人,從海邊到北邊的這一片某都不插手……夠意思吧?”

  海外的市場很飄忽,但從那天大食人踴躍要貨的情況來看,海外大有作為啊!

  一旦開發出來了,不管是香露還是別的什么貨物都能賺錢。

  香露是敲門磚,然后各種商品傾銷……

  沈安在想著這些籌謀,他還在想著商人的力量。

  大宋是對商人最友好的時代,商人的力量也因此而勃發。

  商人的力量啊!

  為了利潤他們敢冒任何風險,那么這股力量能否利用一下呢?

  這些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一轉而過。

  “咦!說啊!怎么停了?”

  沈安抬頭詫異的問道。

  王真沒想到自己喋喋不休的說了半晌,竟然白費勁了。

  這是當我在給他說話消遣呢!

  這是羞辱啊!

  他鐵青著臉說道:“待詔怕是不知道那些人的厲害吧,一旦那些人得知這生意是個錢袋子,待詔,某敢擔保,不但官員們要來找你的麻煩,那些商人們也會紅著眼來找你的麻煩,從此你將不敢單獨出門,否則就得小心……”

  他看了一眼門外,然后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很危險……要出人命的。”

  他篤定的以為沈安會服軟。而且他覺得自己用一倍的市價去拿貨,就是在給沈安面子了。

  “說完了?”

  沈安的態度依舊是冷淡,近乎于平靜。

  王真點點頭。

  “滾吧!”

  沈安起身準備出去。

  王真愕然道:“沈待詔,你如今可是連樞密院的差事都丟掉了,你還得意個什么?”

  在他看來,如今的沈安算是落魄了,竟然還敢嘚瑟,這不是作死是什么?

  沈安大步出去,王真看著他的背影,獰笑道:“這可是你自找的……你要作甚?你要作甚……救命……”

  姚鏈單手拖著王真出了大門,一腳就把他踢倒在門前,喝罵道:“瞎了你的狗眼,滾!”

  王真爬起來,呸了一口道:“你家的好日子長不了!”

  他罵罵咧咧的揉了揉扭到的腰,然后一瘸一拐的出去了。

  就在身后,一個黑影也悄然跟了上去。

  沈安很忙。

  訂單那么多,他必須在規定期限內完成,否則那些外國商人就能拿著契約去開封府告他。

  城外的莊子已經交出來了,他急匆匆的帶著人去接收。

  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五十多號人站在主宅前,茫然的看著這位年輕的新主人,不知道以后會是什么光景。

  “一切照舊!”

  沈安就丟下了這么一句話,然后就帶人在看地方,準備起工坊。

  “城中自然能做,可地皮太貴了,耗費不起。”

  這里離城不遠,進出方便,關鍵是地價便宜。

  王天德贊同的道:“是這個理,只是還得招人!”

  “香露用不了多少人,主要的還是托奶和褻褲,這個你去做,切記只能是女人來做。”

  沈安不想弄一群變態來做工,所以咬死就要女人。

  出了莊子,陳洛已經在等著了。

  他近前說道:“郎君,那王真的背后是三司曲案的楊道祥。”

  曲案就是管理酒類專營和官造酒曲的衙門,隸屬于三司。

  沈安點點頭,陳洛想著自己是新來的,就想爭個表現,說道:“郎君,要不小人就去警告一下?”

  沈安搖搖頭道:“這等事要么就動手,警告只會讓人覺著咱們色厲內荏。”

  別嗶嗶,直接上。

  喋喋不休的威脅那是潑皮,而且是最沒有出息的潑皮。

  回到城中后,因為事情大抵定下來了,所以沈安輕松了些。

  “安北,供應咱們酒水的那幾家商人說斷貨了。”

  王天德滿頭大汗的帶來了這個壞消息,而時間也不過是才過了半天而已。

  這反應速度真的很快。

  王天德有些慌了,“若是斷了酒水,安北,咱們可不能按時供貨了。”

  香露缺不得酒精!

  沈安很淡定的道:“別慌,我去找他說說。”

  “你去找誰?”

  ……

  楊道祥是個很穩重的人,負責曲案以來,上下都說好。

  這樣的一個人自然不會輕浮。

  可當聽到沈安來訪的消息之后,他不禁歡喜的跳了起來。

  “快請……不,矜持些。”

  稍后有人帶著沈安進了值房,楊道祥揮揮手,等人走了之后,才矜持的道:“沈待詔可是稀客,不知所為何來啊?”

  待詔清貴,可沈安現在卻不在官家的身邊,而且樞密院的差事也丟了,這樣的人……這不就是個廢人嗎?

  而曲案卻是個超級肥差,掌管著酒水和酒曲專賣事務,堪稱是一塊超級大肥肉。

  能坐穩這個位置的官員,身后怕是不簡單。

  沈安沒坐,他淡淡的道:“忘記了告訴你,酒水從今日起漲價四成……”

  “四成?什么意思?”

  楊道祥失笑道:“沈待詔這是小看了楊某啊!公是公,私是私,酒水該賣多少就賣多少,你別想賄賂楊某……你……”

  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沈安真要賄賂他的話,直接答應王真提的要求完事,干嘛從酒水買賣里給他抽成?

  他的腦海里電光火石般的轉過幾個念頭,然后顫聲道:“你……你給誰漲價?”

  沈安伸手拿起桌子的一支毛筆,然后緩緩伸出去。

  楊道祥想躲,可在看到沈安那漠然的神色后,他竟然呆住了。

  毛筆一接觸額頭就感到有些涼,隨后毛筆緩緩而動……

  沈安丟下手中的筆,說道:“你說呢?”

  那些酒水商人哪里值得沈安主動漲價,那么就是……官家。

  我咋那么蠢呢?

  十六萬貫的大財,他只要分潤一些出去,有的是人為他背書。

  而這次沈安直接找了管家來為自己背書,什么酒商敢斷貨?

  楊道祥的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我真特么的就是一頭豬啊!

  他膝行上前,淚水不知何時就奪眶而出。

  “待詔,您在大相國寺折辱了遼人,小人仰慕之極,恨不能做了待詔的門下走狗……”

  他膝行至沈安的身前,仰頭諂媚的道:“小人知道待詔才高八斗,汴梁城中無人能及,小人愿意拜待詔為師……”

  這人真的是太無恥了啊!

  沈安覺得這人無恥,可他卻小看了楊道祥。

  楊道祥突然一臉正色的道:“學生拜見恩師,只求恩師慈悲,讓學生能日日聽從教誨……”

  他肅然的拜了下去。

  這是最卑微的姿態,而且從此后你沈安就多了一個有實權的學生,你賺大發了啊!

  楊道祥很是虔誠的跪拜下去,等三拜之后,再抬頭時,卻見沈安已經走到了門口。

  “恩師……”

  沈安搖搖頭道:“老子當不起你的恩師,說吧,還有誰?”

  這等不要臉的家伙,別說是學生,做下人沈安都覺得惡心。

  楊道祥哽咽道:“恩師,學生一片誠心啊!”

  “三息……”

  沈安伸出三根手指頭,迅速的彎下了一根。

  楊道祥只覺得心中絕望,就說道:“待詔,這是一注大財啊!”

  雖然他沒說清楚,可沈安卻明白了。

  這是一注大財,眼紅的人太多了,三司里就不少,楊道祥只是下手最快的那一個而已。

  可哥不怕你們啊!

  沈安回身道:“自己去找包拯投案。”

  他出了值房,楊道祥呆若木雞的跪在那里,突然兩行清淚滑落。

  “不是某一個人啊!”

  隨后三司的人就看到了一個奇觀。

  曲案的楊道祥行尸走肉般的出了值房。

  這事兒沒啥好奇怪的,比如說心情不好。

  可當大家看到他額頭上的兩個字時,不禁都呆滯了。

  “作死……”

  隨后消息就傳來了,楊道祥竟然去了御史臺,直接請見包拯,投案自首。

  “他投案?是何事?”

  王安石最近在琢磨著自己的萬言書,猶豫了幾次,還是覺得不成熟,所以沒遞上去。

  來稟告的小吏一臉的興奮,說道:“說是指使人向沈安索賄,還令人斷掉了暗香的酒水供給……”

  他這是良心發現了嗎?

  王安石最近沒大注意三司衙門里的事,所以不大了解。

  小吏察言觀色的道:“沈安剛來過,和楊道祥見面說了一陣,然后……”

  這是逼迫!

  一個事件就在王安石的腦海中成型了。

  楊道祥先出手索賄,沈安拒絕,然后用了什么辦法直接逼迫著楊道祥去自首。

  好快的速度!

  事情才發生就開始反擊了。

  而且這個反擊很凌厲。

  好手段!

  王真也覺得自己的手段不錯,所以到了暗香這邊。

  “酒水都斷掉了,你家的暗香還怎么做下去?王員外,一人發財那不叫發財,那叫做獨善其身,這不好,非常不好……”

  他站在門口侃侃而談,王天德有些心慌,心想這事兒大概要花錢免災了。

  可沈安卻倔的很,不肯屈服,于是對方就斷掉了酒水供給,也斷了暗香的未來。

  消息才傳出去,那些簽訂了契約的商人也來了。

  他們不說話,只是等待著。

  若是不能解決此事,大家就開封府見。

  這就是生意。

  大家可以喝酒扯淡談談交情,甚至可以拍著胸脯說什么彼此是過命的交情。

  可你千萬別當真!

  當利益大過吹過的牛筆時,你就會發現所有的交情都沒了。

  他愁容滿面的看著那些商人,想著要不要再去勸勸沈安,好歹先應付過了這一關再說。

  “閃開!”

  這時外面來了一騎,王天德抬頭一看,卻是姚鏈。

  “可是安北有話交代?”

  王天德心中一松,覺得沈安該妥協了。

  那些商人們都面帶微笑,他們也不想和沈安翻臉,但契約就是契約,咱們按照契約辦事。

  王真干咳一聲,然后整理了一下衣冠,沖著那幾個大食商人說道:“契約帶來了沒有?”

  契約要廢掉重新來過,他可不想再跑第二趟。

  姚鏈勒住馬,輕蔑的看了王真一眼,說道:“半個時辰前,我家郎君獨赴三司,頃刻間令楊道祥跪地求饒,丑態百出。”

  啥?

  王真的身體一顫,剛想說話,姚鏈已經調轉馬頭準備回去了。

  馬兒緩緩而行,他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過來。

  “此刻楊道祥已在御史臺投案自首。我家郎君說了,男兒遇事就當干,不服,那就再來!”

  ……

  月票好少啊!兄弟們有月票的趕緊支援一把。

  推薦票、月票,票票歸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