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157章 下狠手(為盟主‘守望幸福’加更)

第157章 下狠手(為盟主‘守望幸福’加更)

?  今日恰逢大相國寺開放交易,萬商云集,把整個寺廟都變成了超級大市場。

  寺廟外面多有小攤,來逛市場的百姓和里面的商人不時來吃東西,生意好的不行。

  “哥哥,有糖!”

  到了這里,沈安擔心遇到拐子,就抱起了妹妹,陳大娘專門拎東西。

  果果摟著他的脖頸,指著前方的一個攤位嚷著。

  “哥哥,有貓!”

  “哥哥,好多東西啊!”

  入眼所及處全是人來人往,人頭攢動,此時沈安的腦海中就只有一個詞:繁華!

  盛世方有繁華!

  目前是難得的和平時期,雖然各處都有百姓在煎熬,可在京城汴梁,這里卻是一片繁華。

  沈安也放松了心情,跟著人潮進了寺里。

  動物、日用品、字畫……

  大殿前全是攤位,果果歡喜的不行,這里看看,那里玩玩,然后又央求哥哥多買些。

  沈安只是寵溺的應了,于是買的東西越來越多,陳大娘也拿不完,他只得雇傭了一個閑漢拿貨。

  等閑漢的手和身上都沒地放東西后,沈安就帶著果果去了寺里吃飯。

  大相國寺里的飯菜很有名,沈安兄妹找到了那家有名的烤豬肉。

  一個僧人站在烤架前,手舞足蹈的,那烤肉也在滋滋冒油,香味四溢。

  稍后就得了,因為果果還小,沈安就給了她一小塊。

  吃了東西后,兩兄妹逛到了更里面。

  一些尼姑在廊道里擺攤賣針線繡品,生意特別好。

  “有佛性的東西,買回家去給孩子用,佛祖保佑呢!”

  幾個婦人在排隊,一個婦人帶著個小男孩,她一邊和身邊的人說話,一邊看著前方的人群,歡喜的不行。

  那個小男孩不大安分,目光四處尋索著熱鬧。

  他掙開了母親的手,往右邊的一個果脯攤子去了。

  一個男子悄然跟了過去,就在孩子擠進了人群中時,他用左手從下面握住了孩子的下巴,右手不知何時多了塊帕子,就往孩子的口鼻捂去。

  他的手法熟練,一看就是老手。

  他甚至很放松的在微笑著,就像是人群里的一個普通游客。

  然后他就覺得腰部一痛,整個人就跌了出去。

  人群被這一下擾動了,都下意識的往四面閃開。

  那個孩子也在回頭,他摸著自己的下巴,就見到一個抱著小女娃的少年沖了過來。

  那男子剛想爬起來,少年一腳就迎面而來。

  呯!

  邊上的人都側臉過去,不忍直視。

  這一腳直接就印在了男子的臉上,頓時鼻血就飆飛了起來。

  “啊!”

  男子的慘叫聲剛出口,少年又是一腳。

  邊上的人剛回頭,就見到了這一幕。

  這一腳直接踩在了男子的小腿上。

  咔嚓!

  少年一腳踩下去,隨即就抱著女娃回身,并捂住了她的耳朵,然后把她遞給了一個婦人。

  “啊……”

  慘叫聲驚破了繁華,四處的人都在往這邊蜂擁而來。

  這等大型商業活動自然有軍士維持秩序,當即就開始攔截和疏導百姓。

  等他們趕到現場時,也不禁為之咂舌。

  地上一個慘嚎的男子;邊上一個少年;周圍一群議論紛紛的百姓。

  好熱鬧啊!

  一個都頭走了進來,問道:“是何事?”

  有人指著少年說道:“那人踩斷了這人的腿。”

  都頭的眼睛一亮,心想這就是功勞啊!

  “拿下!”

  兩個軍士如狼似虎的撲過來,沈安側身道:“這人是拐子。”

  他側身過來,擋住了果果的視線,陳大娘趕緊抱著果果往后退。一直退到看不到那斷腿現場的地方。

  “何以見得?”

  都頭此時才看清了斷腿男子的情況,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那小腿明顯的從中間傾斜了,角度頗大。

  這樣的骨折……誰能治療?

  這人廢掉了啊!

  沈安指指男子說道:“他的手帕,上面定然有迷藥。”

  一張手帕就散落在邊上,都頭過去撿起來,然后嗅了一下,身體不禁晃動著。

  “都頭!”

  兩個軍士就過去扶住了都頭。

  都頭捂著額頭道:“是拐子,拿住他。”

  他深呼吸了幾下,覺得清醒了些,就走過來說道:“你無事,不過報名來。”

  大宋律法規定:有人在實施犯罪活動時,邊上的人阻攔或是追捕都無罪,甚至殺了罪犯都無罪。

  而見死不救者,見義不勇為者,按律屬于違法行為,要受到懲處。

  沈安說道:“某沈安,當朝待詔。”

  “沈待詔?”

  誰都沒想到見義勇為的竟然是有名的沈待詔,邊上的百姓都齊聲叫好。

  “踢的好!”

  沈安笑道:“某也有妹妹,知道孩子被拐走的痛不欲生,所以遇到這等拐子,打死勿論!”

  說著他走到了男子的身前,然后伸腳重重的踩了下去。

  邊上的人見到他下腳的地方,不禁都捂住了眼睛,男人們同時還夾緊了雙腿。

  “廢掉了一個拐子?”

  趙禎正在看丹書,可惜卻不得要領。

  “是的官家。”

  陳忠珩說道:“今天是大相國寺開放交易的日子,沈安帶著妹妹去逛……那拐子徹底廢掉了,都不成人了。”

  趙禎覺得他的話里好像有些悲傷的味道,就皺眉看了他一眼,然后問道:“可是有隱情?”

  帝王的身邊人不該有私情,最好是坦坦蕩蕩的,否則遲早會出事。

  陳忠珩一臉糾結的道:“官家,那人的那個地方……被廢掉了,說是成了一團肉糜。”

  他的那個地方也被廢掉了,而且很徹底,是被直接割掉了。所以聽到這個消息后,難免有些回憶之痛。

  趙禎的臉頰抽動了一下,然后說道:“大白天的有功夫去逛大相國寺……誰有他清閑?”

  陳忠珩心中一動,就說道:“官家,沈待詔還年少呢!”

  上次趙禎說過沈安的年紀不好升官,否則以后的史書上難寫。

  大宋某年某月,未成年的沈安一路飛升。等他成為宰輔時,竟然才二十余歲……

  一個成熟的王朝,它的官僚體系必定也是成熟的,不會因為一兩人而被撼動。

  按部就班在許多時候不是貶義,而是褒義。

  一步步的走上去,整個官僚體系才穩妥,不會被動搖。

  所謂的甘羅十二為相的事兒不可能發生在成熟的王朝,那只是個笑話。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