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萌娘武俠世界 > 第七九六萌 慕容復的麻煩來了

第七九六萌 慕容復的麻煩來了

  第一

  ----

  李巖對她道:“王姑娘,不久之后,藏經閣會成為權力幫攻擊的首要目標,你暫時別在這里掃地了,太危險,先避一避吧。”

  王語嫣點了點頭道:“那這里的書……”

  李巖笑道:“我已經安排了范松趙鶴去準備,她們馬上就會趕來,把所有重要的武功秘籍都搬走,找一些亂七八糟的垃圾書來堆在這里做樣子。”

  李巖話音剛落,就見范松趙鶴帶著一群ri月神教的教眾過來,每個教眾都推著一輛小車,車上推著小山般的書。

  見到李巖,范松立即笑道:“我按你說的,找來了許多垃圾書裝樣子。”

  李巖隨手從那堆垃圾書中拿起一本,定晴一看,封面上寫的,正是《萌娘三國演義》,不由得大汗道:“這書是怎么回事”

  范松笑道:“這是教育局長三十二公公的垃圾小說《萌娘三國演義》,由于太難看,賣不掉,結果庫存爆倉,他就捐獻了十萬冊給咱們黑木崖,說用來做學校的教材。”說到這里,范松不由得笑道:“這垃圾書還想做教材,我呸……咱們平時都拿來當柴燒的,這次要搬空藏經閣,用這些垃圾書來替換藏經閣里的秘籍,正好。”

  李巖抹了一把冷汗。

  旁邊的王語嫣卻“哎呀”一聲叫道:“你們怎么能這樣說呢,我覺得這本小說很好看的啊。”

  范松攤手:“你的喜好太另類。”

  這時趙鶴已經招呼教眾,開始行動起來,藏經閣里有用的書籍都被他們搬了出來,裝上小車,然后運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保管。空出來的書架則放上賣不掉的垃圾書《萌娘三國演義》,沒多久,整個藏經閣里的書籍都被替換一,看起來書架滿滿的,好像很的樣子,其實整個藏經閣里已經找不到一本有價值的書。

  隨后明教五行旗的人趕來,開始在藏經閣里布置機關,銳金旗的人在書架里安裝了許多弓弩暗箭,厚土旗的人則挖好陷阱,巨木旗的人用巨木制作成假的房梁和柱子,實則都是殺人的機括。洪水旗安下許多毒水噴筒,烈火旗則埋下炸和火器……布置完成的藏經閣里雖然一個人影都沒有,但卻充滿了殺機,如果權力幫的高手攻入閣中,等著他們的只有恐怖和悲慘的下場。

  李巖對這番布置感到滿意,不由得笑道:“等彭九把消息帶回去,權力幫的人直撲進藏經閣時,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感受。”

  王語嫣卻有點唏噓地看著那喧關,道:“我在這里當圖書管理員好多年了,這里就像我的家……可惜……這一次苦戰之后,這個家只怕要毀于一旦了。”

  李巖在她肩頭上輕輕一拍:“別傷心,人生是向前進的,的家很會建起來……嗯,據調查,城市人平均每七年就會換一套住房……所以按揭二十年什么的完全不科學……”

  王語嫣大汗:“你在說啥”

  “咳,我啥也沒說。”

  “話說回來……接下來我去哪里住呢”王語嫣皺起了美麗的眉頭:“我又不像一般學生有宿舍住,以前一直住藏經閣的啊,現在這里弄成這樣……我怎么辦”

  “這個嘛……”李巖大汗:“我去問問東方姑娘。”

  旁邊的趙鶴笑道:“你不是黑木崖的大總管嗎像這種安排一個人住宿的小事,你自己決定了就行,干嘛要問東方姑娘拿這種事去煩東方姑娘的話,她多可憐啊。”

  李巖尷尬地道:“我這大總管名不符實啊,對黑木崖的事情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你叫我安排,我也不知道哪里能住人啊。趙姐姐,你幫我安排一下吧。”

  趙鶴攤手:“我只管我那個班,別的事管不了。”

  李巖又看向范松,卻見范松也攤了攤:“我也只管一個班,別的不管。”

  李巖大汗,總不能讓妹子睡樹林里吧他只好道:“咳,這樣吧,王姑娘暫時去我的小幫派里住住吧。我那里才進行過擴建,好像還有姓房間。”

  王語嫣點頭道:“好的,那就叨擾你了,嗯……我得帶本書去看,打發一下時間。”

  李巖知道她最喜歡看書,對這個倒是不奇,卻見她彎下腰去,從一輛小車上隨手拿起了一本書,道:“這書現在到處都是,隨手一撿就是一本,倒是省了我許多功夫。”李巖定睛一看,她拿的是一本《萌娘三國演義》,不由得大汗。

  兩人正要走向李巖的小幫派,突然見樹林里竄出一只小蘿莉來,正是久違的臭屁蘿莉慕容復,李巖已經有起碼一年以上的時間沒見她了,只見她長大了一點點,但還是一幅小蘿莉的樣子,臉上的表情臭屁得不得了,但她眼神中卻有一絲絲慌亂,似乎碰上了什么麻煩。

  見到王語嫣,她哇地一聲大哭,撲了過來。不哭還顯得挺臭屁的,一哭就不行了,兩條鼻涕甩出來,當真是嚇死個人,王語嫣見到那兩條鼻涕,哪敢讓她撲進自己懷里這要是撲進來,衣服還要不要了趕緊將將她肩膀扶住道:“表妹,發生了什么事情干嘛哭成這樣”

  小蘿莉仰起臉道:“今天……剛才有幾個少林和尚找上山來,說是少林寺的一個和尚,叫什么玄悲大師的家伙,被人給殺了……”

  王語嫣道:“他被人殺了關你什么事你哭啥啊”

  李巖聽到玄悲二字,卻心中咯噔一聲響。

  只聽臭屁蘿莉哭道:“本來是不關朕的事,哦不對,是完全就不關朕的事,朕都不知道玄悲長得什么樣子,但那幾個少林和尚非要說玄悲是被朕殺的……天啊,完全不講道理呀。”

  王語嫣問道:“他們為什么要誣陷你”

  臭屁蘿莉嘟起嘴道:“那個叫什么玄悲的和尚,最拿手的武功叫大韋陀杵,可巧的是,殺那個和尚的人用的武功,也是大韋陀杵……那些少林和尚說,咱們姑蘇慕容最拿手的就是以彼之道,還治彼身,既然擅長大韋陀杵的人被大韋陀杵殺了,那就一定是慕容家下的手,可是慕容家的人都死光了,就朕這最后一個繼承人,他們就說肯定是朕干的。”

  王語嫣的秀眉皺了起來:“這完全不講理嘛,你天天和我在一起,哪有空去殺人何況大韋陀杵難練得很,你壓根就不會,就算你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不行啊,這些少林和好沒道理,我要去找他們理論。”

  李巖聽到這里已經來龍去脈,心中不禁暗嘆:這件事確實不是慕容復做的,但卻是你那個還沒死的老爹,嗯也許在這個位面是老娘干的……所謂父債子償,人家找上你,也不算太冤。

  李巖正想到這里,只聽樹搖葉動,樹林里又跳了四個胖大和尚出來,原來這四個和尚是一路追著慕容復來的,只見他們都穿著灰色的僧袍,看起來不像是那種身份地位很高的和尚,估計是少林派的下層人員。

  四個和尚一起指著慕容復叫道:“兇手,你要往哪里跑。”

  臭屁蘿莉嘟著嘴大叫道:“朕不是兇手,朕沒有殺人!你們誣賴朕!”

  四個和尚哼哼道:“小小年齡,滿嘴朕呀朕的,你以為你是皇帝呀”

  “朕就是皇帝!”臭屁蘿莉大聲道:“朕乃大燕國皇帝……”

  “少扯了。”那幾個和尚立即打斷她道:“分明就是沒學好的壞小孩,道德敗壞,人品低下,肯定就是你,趁玄悲大師不備,暗殺偷襲殺害了他,你今天不拿個說法出來,咱少林寺和你沒完。”

  “喂喂,你們有沒有搞錯”王語嫣趕緊道:“我表妹這么小的孩子,哪來本事殺少林高僧她連功夫都沒練好呢。”

  “她功夫不行但可以用妖法。”一個和尚道:“姑蘇慕容就是專門用妖法的家族,而且她小小蘿莉,最容易讓人麻痹大意,肯定是趁玄悲大師不注意的時候,裝出天真可愛的樣子接近他,然后用妖法祭出大韋陀杵,將他害死……”

  “慢著!”李巖終于忍不住開口了,雖然殺人的人確實和慕容家脫不了干系,但這幾個和尚也太扯蛋了,居然連妖法什么的都來,簡直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這尼瑪不插口都不行了。

  他擋在了臭屁蘿莉身前,認真地道:“四位大師,咱們說話做事的時候,是不是稍稍靠點譜要指證一個兇手,需要有充足的證據,不要張嘴說瞎話,這件事,你們是不是回去重調查下再來”

  那四個和尚瞥了李巖一眼,見他樣子好像在什么圖像上見過,想了半天,才道:“哎喲,你不就是逃學霸李巖么”

  李巖道:“正是!”

  “你莫管閑事。”那幾個和尚道:“用大韋陀杵殺玄悲大師的人,肯定是姑蘇慕容的人跑不了,現在姑蘇慕容就她一個繼承人了,也就肯定是他,我們還需要什么證據”未完待續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