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三十三卷 第十三章 瞠目結舌

第三十三卷 第十三章 瞠目結舌

  “哈哈,好。”紀寧也明白自己好友的心思,自己將洞溟玉符讓給他,他不補償些,也不舒坦。

  能到道君這一步,做事都不愿違背道心的,覺得虧欠,都會想辦法補償。

  當然也有些邪惡道君,他的‘道心’都是邪惡的,翻臉不認人、搶奪、陷害、背叛,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因為這就是他的道心!所以越是邪惡的道君,一般都很難有真正的生死好友。像歲夢,也是憑借心力手段在丑王還弱小時就逐漸的引導,讓丑王絕對的忠誠。

  “這第三層世界恐怕會消耗不少時間。”紀寧說道,“你完全可以抽出一個月時間,將洞溟玉符給用掉,只要用掉了,到時候直接對外公開發出誓言說用掉了,其他道君不至于追著你殺了。”

  “嗯。”九塵點頭,“明白。”

  “那我過去了。”九塵道。

  呼。

  九塵朝另外一條通道方向飛去,紀寧目送他離去。

  隨即便看向面前這條通道,自己這條才是最重要的,必須要走到盡頭得到那第九令符。

  “那柱石?”紀寧看到了在深淵邊緣有著一根棱形柱石,柱石上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這文字沒有‘幻塵文字’‘青花印記’‘赤波殿三字’那般玄奇,可也并非紀寧見過的任何一種文字。

  可看了,同樣就明白意思了。

  “欲要通過第一深淵,需學會《生命》法門……”紀寧看的頓時目瞪口呆。

  任何一個生命,都有獨特的生命氣息,這是源自魂魄真靈的氣息。

  不管任何變化神通,像**玄功之類乃至更高端的,都只是改變一些外放氣息,真正本質的生命氣息是沒法改變的!魂魄真靈氣息,可以說是辨別身份的最佳方法。

  “這,這。這……這《生命法門》,竟然能夠改變魂魄真靈氣息?”紀寧難以置信,“如果連魂魄真靈氣息都可以變化,那么誰變化模樣出現在我面前。我根本辨別不出啊。”

  可怕。

  太可怕了。

  比如誰變成了‘菩提老祖’出現在自己面前,連魂魄真靈氣息都一樣,紀寧根本沒防備,如果突然偷襲,紀寧很可能中招!

  “西斯族太可怕了,這樣的法門能創造出來,在無盡疆域我根本聽都沒聽過。他們西斯族卻放在了第三層世界,顯然西斯族的巔峰道君恐怕很多都會這樣的法門。”紀寧暗暗驚悸,連道君都如此可怕,永恒帝君還了得?

  難怪西斯族曾經妄圖奴役所有的修行者。像虞星海,也僅僅是其中一處上古戰場罷了。

  “呼……”

  紀寧很快將整個《生命》法門盡皆看完,這才稍微松一口氣。

  這《生命法門》也并非沒有任何破綻。

  比如至親好友間感情深厚的,一般一個眼神,都會明白彼此想法。可如果是他人變化而成。顯然這些長時間培養成的默契是沒有的,這屬于破綻之一。

  可不知道《生命》法門的,一般感覺到魂魄真靈氣息是至親,即便覺得有些怪,也不會太懷疑,只會認為自己的至親好友是不是遇到一些煩心事,所以才如此?

  《生命》法門真正的最大破綻。是因果!

  因果相連!

  這是更高層次冥冥中的聯系,像一些在‘因果’上頗有鉆研的,殺死敵人時,甚至能順著‘因果感應’,將敵人的第二元神、法身盡皆滅殺!

  并且一些有過交情的,甚至彼此說過話的。都會有因果糾纏。

  像紀寧和至親好友的因果糾纏就會很濃,和芒涯國主宰、道盟的金嶼帝君也會有少許的因后果糾纏,因為都曾經見面聊過。

  如果誰膽敢偽裝成紀寧,出現在芒涯國主宰面前。芒涯國主宰的實力,已經能夠窺探感應因果!他能瞬間發現偽裝者和自己沒什么因果。絕對不是紀寧。

  “要能夠感應到因果,道君幾乎都做不到。”紀寧搖頭,“即便是永恒帝君,大多都做不到。除非是鉆研的,或者實力極高的。”

  萬法相通。

  紀寧沒鉆研時間空間法門,可他的劍術高到一定層次,一樣超越時間空間。像劍道主宰的道符,道符一出,鎮壓時空鎮壓一切因果感應。

  “這《生命》法門,依舊很逆天。”紀寧暗道。

  自己如果學了這法門,偽裝成一身份,去見古修行者一族的冥蘭主宰!冥蘭主宰從未見過自己,沒有因果糾纏,恐怕就會被自己瞞騙過。

  所以這法門,絕對是隱藏身份,混入某個勢力的可怕法門。

  “西斯族,恐怕憑借這一法門,安排了不少道君滲透進一支支修行者勢力。”紀寧暗道,“不過西斯族已經完了,連這等法門,也被修行者一方給掌握了。”

  ……

  第一深淵的七色鎖鏈,每一色代表一種魂魄真靈氣息!必須變化出同樣的魂魄真靈氣息才能安然走過去。如果魂魄真靈氣息不同,就會被席卷進無盡的深淵,身死魂滅!

  西斯族磨礪道君,同樣殘酷的很。

  “《生命》……”紀寧學著這一法門,也愈加感覺到西斯族在很多方面都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比如在魂魄真靈上,就比無盡疆域要高深的多。否則也創不出這等法門。

  紀寧不知道。

  西斯族雖然覆滅了,可西斯族覆滅后無數遺留寶物、法門,在無數地方都會引起爭奪。赤波殿,也僅僅是西斯族遺留的寶物之一罷了。

  “凝。”

  借助時光寶物,外界過去了僅僅半個多月。

  以極少許的魂魄神念最終煉成的‘生命之衣’就形成了,這一層無形的生命之衣可以偽裝成任何紀寧看過的魂魄真靈氣息。

  少許魂魄神念,對實力影響可以忽略。紀寧畢竟是心力修行者,境界又足夠高,學這法門還是頗為容易的。

  “成了。”紀寧收了時光木屋,看了眼那柱石,暗暗嘆息,“任憑實力再滔天,可西斯族太瘋狂了,結果終究是滅亡!”

  紀寧也明白,自己對西斯族的了解,是界靈蒲啰、神樹使告訴自己的這一星半點,所以自己知道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真相到底如何,現在還難說。

  神樹使,也只是西斯族在赤波殿內制造出的專門照顧神樹的而已,一直無法離開赤波殿。

  界靈蒲啰,更是僅僅易波帝君的一個仆從。

  ……

  紀寧踏上了那七色鎖鏈,每一色鎖鏈都蘊含著不同的魂魄真靈氣息。

  每一色彼此間都有數丈的無色緩沖,好讓道君們偽裝魂魄真靈氣息。

  “嘩。”“嘩。”“嘩。”

  紀寧時而變成了可怕的大魔頭,時而風淡云清的強大修行者,如果閉上眼睛,恐怕是女兒明月、菩提老祖他們都認不出這氣息會是紀寧。

  很快。

  紀寧踏著這一條七色鎖鏈,走到了頭,踏上了巖石大地。

  “第一令符。”紀寧看著那漂浮的八個棱角的黑色金色駁雜的令符,伸手抓住,令符上一面是溫熱的,一邊是冰涼的。且很快溫熱還會交替。這第一令符和第二令符是屬于價值最低的,不過依舊是三萬混沌紀一熟的神樹果實,能讓西斯族耗費這么大代價種植在赤波殿,就絕非一般。

  “第一令符到手。繼續。”紀寧遙遙看向前方,前方是第二深淵上有著三色鎖鏈,三色鎖鏈的盡頭就是祭壇了,祭壇下方有著第四令符!祭壇之巔則是有著第九令符。

  “嗯?”

  紀寧看著第二座深淵邊緣的柱石。

  “欲要通過第二深淵,需學會《道心》法門……”柱石上同樣密密麻麻的文字,介紹了西斯族這古老神秘的法門。

  上次看到《生命》法門讓他瞠目結舌,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可這次看到《道心》法門依舊讓紀寧瞠目結舌。

  **

  起點手游《吞噬星空》6月26日app中國區上架,快來參加活動得土豪金實物獎!

  游戲官網地址:

  ()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