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三十卷 第五章 萬年修行

第三十卷 第五章 萬年修行

  紀寧點頭,忽然問道:“雷辛道友,不知能否讓我的追隨者也進來試試?”

  雷辛道君苦笑:“北冥道友,這空間走廊是我東歧派鎮派之寶,你這次要救我東歧派,對我東歧派恩德無量!你的追隨者或者你的一些至親好友都可以帶來闖闖,不過還請北冥道友千萬別將這消息外傳了。”

  紀寧一愣,當即便道:“以我姓命起誓,除了追隨者外,空間走廊之事我絕不外傳。”

  聲音帶著冥冥中的律動。

  正是本命誓言。

  “不必如此,我東歧派怎會不信北冥道友。”雷辛道君連道,同時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氣,他其實也想讓紀寧立下本命誓言,只是這次是有求于紀寧,且這關系到門派存亡,所以這么長時間,他從來沒提過讓紀寧立下本命誓言。

  “應該的。”紀寧隨意道,他哪里看不出對方的心思。

  不過僅僅一處機緣,他還真的不是太在意。

  三界一脈的修行者自有他們自己的機緣。

  “我那三名追隨者,也絕不會外傳,我自會讓他們立下誓言。”紀寧說道。

  “這……”雷辛道君嘿嘿笑著,“那我不打擾北冥道友了,道友想要出去,只要沿著走廊返回,即可走出去。”

  “我知道。”紀寧點頭。

  雷辛道君隨即離去。

  紀寧笑著搖搖頭,寶貝越少,就越加珍視!像紀寧有了孔撒道君的諸多珍藏,還有主宰道符在身……這一處空間走廊雖然算是奇物,可也不至于讓他生出貪婪之念。而且紀寧明白,隨著自己實力越來越強,將來得到的寶物也會越加的多,這空間走廊就更加算不上什么了。

  “瞧瞧這空間走廊到底有什么特殊。”紀寧漫步上前,數步就跨過數萬里。

  “嗡。”

  這廣闊的金色空間高空,忽然顯現出了一顆巨大的金色光球,光球忽然射下了兩道金光,分別射進站在最前面的兩名甲士體內,那兩名甲鎧衛兵眼眸中都亮起了光芒。

  “轟。”“轟。”兩名甲鎧衛兵各自手持著兵器,化作流光沖殺向紀寧。

  “死。”一名甲鎧衛兵持著長矛,長矛劃過長空。

  “殺。”另外一名甲鎧衛兵卻是甩出了長鞭,長鞭仿佛一條靈動的大蛇。這兩名甲鎧衛兵,一個是一往無前,另一個是靈動狡猾,甚至彼此步法幻動,宛如一體。

  紀寧露出笑意:“有意思,難怪之前雷辛他說這些甲士戰斗之道很特殊,竟然是戰陣之道,而且結合的如此好……”

  嘭~~~

  紀寧只是心意一動,劍意顯現,一道浩浩蕩蕩的劍意,直接掃蕩在兩名軍士身上,將那兩名軍士掃蕩的拋飛開去。

  差距太大了,這兩名軍士勉強也就二步道君門檻實力罷了。

  “嘭嘭嘭嘭……”紀寧一路摧枯拉朽,擊敗大量軍士,不斷沿著走廊前進,當擊敗了一萬八千名軍士后,他的速度開始減緩了。

  “好奇特的感覺。”

  紀寧被八名軍士圍攻著。

  八名軍士,持著不同的兵器,或剛,或柔,或陰險,或光明正大……每一名軍士戰斗風格都非常極端!可是透過戰陣配合,就仿佛一名精通各種戰斗流派的大能,讓紀寧應對起來也很吃力。

  “擅長風之道?雷電之道?水之道?”紀寧打的酣暢淋漓。

  高空中的光球懸浮著。

  當紀寧擊敗了軍士后,它便會射出金光,激發出更強的軍士出現。

  “那光球,應該是整個空間走廊的核心。”紀寧抬頭看了眼高空中的光球,所有的軍士都是死物,可一旦被金光射中后,便擁有極強實力。

  “虞星海中流出的奇物,果真神妙。”紀寧對虞星海越加好奇,可虞星海終究太危險,那可是三大主宰都不敢太深入,深入了都可能丟掉姓命的可怕絕地。

  ……

  時間流逝,轉眼已是萬年過去。

  對修行者而言,萬年時間其實很短暫,整個東歧派依舊一片惶惶,時刻擔心著九塵教的到來。

  在這萬年歲月中,一直潛心煉丹參悟煉丹之道的‘丹寶’也終于突破成了二步道君,擁有《丹葉七章》前六章,‘丹寶’在修行上有著明確的指引,進步極快。

  東歧派,正門。

  “來者止步。”守衛弟子喝道。

  只見外面正站著一名火紅甲鎧的異族修行者,皮膚深綠色,很胖,他高喝道:“速速去傳話,我奉九塵教教主之令,要見你們的雷辛道君。”

  “九塵教?”兩名守衛弟子都是一個激靈。

  終于來了!

  “我去傳話,你在這看著。”其中一個守衛弟子連迅速跑了回去。

  而門外的火紅甲鎧異族修行者卻高傲的很,冷著一張臉站在門外。

  ……

  東歧派主殿內。

  “該來的,終于來了。”聽到門下弟子稟報,雷辛道君也表情肅然,殿廳內此刻聚集了其他一群弟子。

  “九塵教終于來了。”那些弟子們也個個有些心中發慌。

  “帶他進來。”雷辛道君吩咐道。

  “是。”門外傳話弟子立即離去。

  而同一刻。

  雷辛道君的法身則是來到了那座庭院,觸摸在假山之門上,進入了空間走廊內。

  空間走廊,懸浮在高空的黑色走廊上正有著戰斗。

  正是那婭道君、火仙子蘇尤姬她們倆在戰斗!

  同時還有一間草屋在走廊邊緣,草屋內正是盤膝靜修著的紀寧。紀寧這萬年歲月幾乎就呆在了空間走廊,他經常去戰斗搏殺,靜修的時候則是在時光草屋內修行。

  “北冥道友。”雷辛道君法身走去,在草屋前喊道。

  草屋內的紀寧睜開了眼睛,露出笑意:“雷辛道君,何事?”

  “九塵教的使者來了。”雷辛道君說道。

  “九塵教?終于來了。”紀寧眼中光芒一閃,隨即便起身走出了草屋,揮手便收了草屋。

  “你們倆繼續在這修煉吧,我出去瞧瞧。”紀寧高聲說道。

  “是,主人。”

  蘇尤姬、那婭道君都高聲應道。

  “我們走。”紀寧立即和雷辛道君走了出去。

  ……

  東歧派的一殿廳內正接待著九塵教的使者,這殿廳內聚集了一大群東歧派弟子。

  紀寧則是從側門進入,悄然坐在后面,默默看著。

  “九塵教使者來我東歧派,不知道有何事?”雷辛道君高居主位,開口道。

  “很簡單。”下方站著的火紅甲鎧異族冷聲道,“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你們東歧派速速遷移出東歧域,你們一個個還能活命!若是抵抗,只有滅亡一途。”

  “該死。”

  “竟然……”

  頓時殿內的東歧派弟子們一片嘩然,個個憤怒無比。

  他們都沒想到九塵教會如此囂張。

  “這是教主親口所說,要么,你們速速逃出東歧域,要么,死。”火紅甲鎧異族冷聲道,“話已經傳到,該如何抉擇就看你們的了,十年之后,如果東歧派還沒走,就等死吧。”

  說著就轉身朝外走去。

  “想走?”

  “給我——”頓時有憤怒的東歧派弟子要攔住那使者。

  “讓他走。”雷辛道君冷聲道。

  所有東歧派弟子只能忍住。

  “哼,我有分身之術,你們殺也白殺。”火紅甲鎧異族冷笑一聲,隨即囂張離去。

  雷辛道君卻只是默默看著,他還不至于和一名世界境生氣,他憤怒的是九塵教主!

  “北冥道友。”雷辛道君看向了坐在角落的紀寧。

  “我都看到了。”紀寧點頭笑道,“來就來吧,我在東歧派已經等了過萬年了,就等九塵教來了。”

  雷辛道君松了口氣:“有道友這句話,我就安心了。”

  ******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