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九卷 道君 第十一章 心力第五層次

第二十九卷 道君 第十一章 心力第五層次

  紀寧強壓下激動,當即輕輕手指一點,兩滴混沌靈液就飛了過去。

  第二元神因為一直守護三界,混沌靈液很稀少,可僅僅兩滴還是有的,而且尉遲雪、紀一川的魂魄肉身并不算強大,每人一滴已經足夠了。

  “嘩。”“嘩。”

  兩滴混沌靈液,分別飛向了那兩枚真靈。

  只見水滴般的混沌靈液包裹了真靈,立即開始自然而然以真靈為核心開始形成魂魄,雖然通過六道輪回也能形成魂魄,形成肉身,可那樣的魂魄肉身都不夠好,即便出身在天界算先天生靈依舊算不得多好。

  直接用混沌靈液恢復魂魄,凝聚肉身,這才是最完美的肉身!

  魂魄一成。

  頓時兩道魂魄虛影站在虛空中,一個是尉遲雪,一個是紀一川,他們倆也完全恢復了意識,他們魂魄中的記憶,紀寧的法力也幫他們覺醒,以現如今紀寧的手段一念就能令他們覺醒前世記憶,畢竟尉遲雪和紀一川死的時候已經是第二世了。

  “寧兒。”他們倆看著紀寧,都有些難以置信。

  紀寧有些激動,連道:“父親,母親,別著急,先凝聚肉身,只要心中有這一念頭即可,這混沌靈液神奇異常,一切皆可形成。”

  只見原本的魂魄虛影外立即開始出現了肉身外衣,尉遲雪和紀一川也看到遠處有很多人影,自然不會**。很快穿著雪白毛皮的夫妻二人盡皆完全顯現,站在虛空中。

  此刻的紀一川、尉遲雪,還多了一世的記憶,那是‘柳河川、東流雪’的記憶。

  “雪兒。”紀一川看著妻子。

  “一川。”尉遲雪也看著紀一川。

  前世今生,他們倆都是在一起,燕山那一世,尉遲雪是生機逝去而死,紀一川也生無眷念最終受傷而死。待得來世更加慘了些,最終被無間門的一些走狗給抓去煉法寶,魂飛魄散了。

  紀一川和尉遲雪握著彼此的手。

  “寧兒。”他們看向了紀寧。

  “這。這是……怎么回事?”紀一川也疑惑不解。周圍是無盡的虛空,遠處還有著一道道氣息浩蕩的身影。

  尉遲雪又激動又疑惑,明明自己和一川都死了才對?

  加上現在竟然是在虛空中,他們站在這卻仿佛如履平地。下面有什么托著他們倆。這讓他們明白。這一切恐怕都是因為他們的兒子。

  “父親。母親,一切都過去了,什么都沒法再將我們一家分開。”紀寧說道。他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尉遲雪眼睛有些紅了,她走向前去抱住了紀寧。

  紀寧也抱住了母親。

  母親的懷抱……

  一如記憶中的溫暖。

  紀寧忽然抬頭,旁邊父親紀一川也走來了,紀寧也伸手和父親抱在了一起。

  一家三口相聚。

  而在旁邊的菩提、風魔等等一個個眾羨慕都慨嘆看著,他們中大多都是混沌孕育或者天地孕育,他們可沒有過父母,可他們都能夠感受到此刻紀寧和父母的感情之濃郁。

  ……

  和父母相擁的一刻,這些年來,心中的那根崩的很緊的弦陡然一松。

  紀寧的心力這一刻也跨入了第五層次,也開始了突飛猛進的暴漲,其實當初三界浩劫那一戰,紀寧最終悟透‘心劍天地’斬殺源老人時,按理說那時候他就應該跨入第五層次才對。可因為內心中的執念牽掛,讓他硬是卡在瓶頸處。

  離開了三界,進入更廣闊無盡疆域后,在芒涯國,甚至在異宇宙,紀寧經歷了很多,甚至五條最強之道完美結合,他的心境其實提升了很多,可依舊卡在瓶頸上。

  他的心,沒法真正‘歸真’。

  而抵達了天蒼宮,在命運長河中找到父母的真靈復活后,紀寧的心也真的放松了,也就自然而然‘歸真’了。

  雖說紀寧心底最深處還有著一個執念——師姐余薇!可是紀寧心底也明白要救師姐是何等的難,連異宇宙在道符一道上排第一的‘符博帝君’都沒法復活自己的徒弟,紀寧也從未聽說誰逆轉時空復活了誰,可見逆轉時空復活的難度何等的高。

  因為明白很難很難。

  所以紀寧反而有了平常心。

  “轟~~~”心力暴漲。

  這些年的經歷,也紀寧的心力一下子就暴漲到了第五層的巔峰。

  甚至在識海中心力交匯,隱約影響了識海空間。

  如果心力再強些,心力匯聚識海完全能夠開辟出心之世界!開辟出‘心之世界’的才能真正算做心力修行者,心力修行者是真的非常可怕,像達到合道邊緣的心力修行者,‘心之世界’就媲美一個疆域的大小了,僅僅世界投影降臨,就能輕易鎮壓死一名合道邊緣的道君。

  世界投影降臨,是最粗糙的戰斗方法。

  而心力修行者一些更神秘莫測的秘術才叫厲害。像貝塔萊厄和東修、慶桓他們一樣都是悟透數條最強之道且完美結合,可貝塔萊厄是心力修行者!

  那么實戰起來,貝塔萊厄,就比東修、慶桓他們都強一些。

  如果貝塔萊厄將《心劍術》學會,學會心力和近身戰真正結合起來,那戰力就更要飆升了。不過‘心劍術’很難,紀寧本就是劍修,加上心力上頗有天賦這才能入門,而貝塔萊厄可不是劍修!

  ……

  三界虛空中。

  紀一川、尉遲雪都松開了兒子,笑看著兒子。

  “寧兒,和我們說說,到底怎么回事,我和你母親現在都一頭霧水。”紀一川說道。

  “說來話長,相信父親和母親也知道無間門的事。”紀寧道。

  “無間門。”紀一川、尉遲雪都肅容,“聽說過,聽說是禍亂三界的浩劫。”

  他們倆就是死在無間門手里的。

  “對,那一場大浩劫,許多前輩都已經死去。”紀寧輕聲說道,他回憶起了當初那一場大戰,還記得那一個個從容犧牲的身影,“那一場浩劫已經過去了很久了,現在三界恢復了平靜,孩兒因為本命誓言束縛,直到今曰才在命運河流中取了父親和母親的真靈,將你們復活。”

  “命運河流?真靈?”紀一川、尉遲雪有些發蒙,他們倆兩世的修行層次都很低,并不知道魂飛魄散后還能復活。

  “父親,母親,這些我們等會兒一家私下里慢慢說。”紀寧笑道,隨即轉頭看向不遠處,喊道,“師傅。”

  菩提飛了過來。

  “紀一川,尉遲雪,你們可生了一個好兒子。”菩提道祖笑道。

  “父親母親,這位就是我的師傅菩提老祖。”紀寧道,“若非師傅指引,我也恐難有今曰。”

  “哈哈哈,紀寧,你能有今曰靠的可是你自己,我幫你的可沒什么。”菩提連道。

  紀寧則又是說道:“那位,就是無間門的領袖萬魔之主。”

  遠處風魔也朝紀寧父母點點頭,身影一動就到了菩提老祖身旁:“知曉紀寧父母因為我無間門而死,真是慚愧!當初那一場浩劫,雖然是心魔引起,不過我也沒阻攔,慚愧慚愧。”

  “無間門領袖?”紀一川、尉遲雪有些震撼,無間門可是禍亂三界的大勢力啊,聽說道門佛門領袖都奈何不得,怎么自家兒子和他們都認識了?自己兒子到底修行到了什么程度啊。

  他們倆當初死時,紀寧還沒去黑白學宮呢。

  “這位是佛門彌勒佛祖,這位是道門玉鼎道人……”紀寧介紹了周圍一眾仙魔和父母認識。

  紀一川、尉遲雪聽的越來越發蒙。

  雖然很多沒聽過,但是也有些聽到過,那都是名震三界的存在。

  “這些都是我三界中的諸多頂尖仙魔了。”紀寧和父母解釋,隨即轉頭洪聲道,“諸位,我就先陪父母離開了,過些時曰我便將召開一場仙魔宴,再宴請諸位。”

  “北冥客氣了。”

  “哈哈,北冥可還沒召開過仙魔宴呢。”

  “我等一定到。”

  一個個應道。

  紀寧笑著,也向師傅菩提示意了下,隨即便帶著父母。

  “父親,母親,隨我走。”當即浩蕩劍意包裹住了一行三人,爾后便穿梭虛空前往了秋葉姐、明月、白叔、小青、青崖小雨他們現在的居處。

  ******。)

  唯一正版《吞噬星空》五一專區ipad月票十億起點幣等你拿!

  手游官網鏈接地址: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