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八卷 古域 第十四章 給你們兩條路

第二十八卷 古域 第十四章 給你們兩條路

  紀寧他們彼此看了看,心中都有些驚顫。

  三蠶帝君?

  這位三蠶帝君紀寧他們之前當然從來沒聽過,可是傻子也聽出來了,那首先是一位帝君!其次是眼前這位黑袍道君的師尊,并且還是整個異宇宙中唯一懂得種植出千葉彩霓花的,顯然是一位很了不得的永恒帝君。

  我們五個闖古域,怎么惹到了永恒帝君了?

  黑袍道君見紀寧他們幾個臉色大變,便笑了:“看來你們也明白了。”

  “永恒帝君又如何?我師尊殺永恒帝君,輕而易舉。”慶桓皇子冷聲道,“你最好還是乖乖放了我們,否則以我師尊的手段,要查出誰是兇手,或許有些麻煩,可也并非不可能!到時候不單單是你,就算你背后的三蠶帝君也扛不住!”

  “你無需威脅我。”黑袍道君微笑著,“你們五個世界境,妖孽的能媲美二步道君。門下能有五個妖孽,我師尊也做不到……你們的背后,很可能是毀滅神庭十六星君之一,我說的可對?”

  紀寧他們五個一怔。

  他們對毀滅神庭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毀滅神庭,地位最高的自然是傳說中的毀滅神庭之主!那是統一整個異宇宙的大能,實力通天徹地,無所不能,恐怕就算是偉大主宰都不是對手。

  在其下,就是十六星君了。

  再下面,就是神將了。

  像紀寧他們曾經遇到的‘九神星’宗門,也僅僅只有一位名列神將尊位!合道邊緣的道君一般是沒資格的,只有一些極逆天的道君,以及永恒帝君,才有資格名列神將!

  “之前我就說了,我師尊怕也不愿得罪,可惜啊,誰讓你們來到了靈仙界大陸,你們背景再厲害也沒用了。”黑袍道君笑道,“為了防止你們背后的師門追蹤到,在你們進入洞府后,我已經派出手下,去毀掉了凡界和靈仙界的時空傳送陣。”

  “啊。”紀寧他們一怔。

  “從此,那凡界,和我這邊再無關系。”黑袍道君感嘆,“為了你們五個,我可是放棄了一座大陸,畢竟我可不想將來被你們的宗門追殺。還是早早破壞掉一切痕跡比較好。”

  凡界那邊的時空傳送陣都破壞了。

  那么,就算有大能前往凡界,也沒法找到所謂的靈仙界在哪了。

  “外面知道靈仙界的,只有我師尊一個。”黑袍道君冷笑,“就連我,也是奉命長期鎮守這里,不得師尊之命,永遠不得離開。而且靈仙界大陣乃我師尊親手布置,和外界完全斷絕,即便你們有分身在外,也沒法感應。”

  “所以,沒有誰知道你們在這。”

  “沒誰找得到你們。”

  “至于反抗,哼哼,整個靈仙界大陣是我師尊布置,我才能完全引動它的威能。就算一名合道邊緣的道君,在靈仙界內也不是我對手。”黑袍道君目光掃過紀寧他們五個,“不過我還是決定給你們一條生路。”

  “生路?”紀寧他們五個盯著這黑袍道君,他們早猜到了,說這么多,就是別有目的。如果真的要殺,早就直接殺了,何必讓他們看到‘千葉彩霓花’,何必用三蠶帝君的名頭讓他們絕望?

  如果真的是異宇宙的一些妖孽,聽說過三蠶帝君的名頭,恐怕真的會絕望。

  三蠶帝君,是個罪孽滔天的大魔頭,用怨氣培養千葉彩霓花也是他琢磨出來的,由此可見,罪孽怨氣之類他掌控起來何等輕松?且因為罪孽滔天,得罪的大能也很多,可至今依舊活著,雖然僅僅只是毀滅神庭的一位神將,卻也顯現了保命能力極強。

  而且三蠶帝君,最擅長的就是折磨。

  就算是道君,也會被折磨的崩潰,寧愿自殺或者臣服。

  他的門下,盡皆擅長折磨。

  “對,一條生路。只要你們愿意立下本命誓言,愿意永遠臣服我,聽我命令,成為我的奴仆。我便饒了你們。”黑袍道君看著紀寧他們幾個,眼睛有些發亮,這幾個可都是妖孽啊,隨時能成道君,且成了道君后潛力無限,甚至將來個個都能比他強,而且他們成道君后去挖礦,絕對比之前的那一盾牌傀儡要快的多。

  他師尊是有嚴令。

  可是,那是擔心泄露,只要立下本命誓言成了奴隸,就萬無一失了。且多幾個挖礦的手下,也能更早的挖完,他也無需一直鎮守這里。

  “成為奴隸?”紀寧他們五個臉色都變了。

  “不可能。”風一怒聲道。

  “沒什么不可能。”黑袍道君笑著,“死亡前一切皆有可能。”

  “換個條件吧。”風一低沉道,“我們誓死也不愿成為奴隸,你讓我們幫你做事,不外泄消息盡皆可以,但是成為奴隸,絕對不行。”

  黑袍道君再也沒了笑容,而是變得冰冷:“你們只有一個選擇……成為奴隸,活!其他路,死!”

  “讓我們想想。”風一咬牙。

  黑袍道君冰冷看著紀寧他們五個:“快點。”同時虛空中出現了一條猙獰的大蛇,大蛇栩栩如生,環繞著黑袍道君盤臥著,那大蛇的森冷眼眸也盯著紀寧他們五個,單單盯著,就讓紀寧他們五個心中膽寒,明白怕是一招,對方就能滅殺自己。

  “怎么辦?”風一、紀寧、慶桓皇子、天火芒涯、火晉他們五個相視。

  “陣法威能的確很強,他沒撒謊,在靈仙界大陸,就是合道邊緣的道君怕都敵不過他。”慶桓皇子傳音,“我們怎么辦?我雖然有些保命手段,可也就勉強能應對三步道君,連之前的盾牌傀儡都不一定敵得過。更別說眼前了。”

  “嗯。”火晉臉色難看。

  天火芒涯更是一聲不吭,他的確什么保命底牌都沒有。

  黑袍道君悠閑坐在遠處的千葉彩霓花旁,他身旁盤踞著巨大的黑色大蛇,他輕聲道:“告訴我,你們的選擇,是生……還是死!”

  “生!”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黑袍道君咧嘴露出笑意,看了過去。

  紀寧他們四個則是驚愕看了過去。

  說話的是風一心君。

  風一心君手中已經捏碎了一片奇異的玉佩,一股玄妙可怕的波動降臨。

  “呼~~~~”

  無形,無色,無相。

  紀寧他們根本感應不到,只是覺得什么可怕存在突然降臨了,一股看不見的波動掃過了前方。那咧嘴露出笑意的黑袍道君面容陡然凝固,眼中露出驚恐色,嘴巴張開,似乎要說什么。

  跟著生命氣息就完全黯淡了。

  只剩下一具尸體坐在那,再也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至于那條陣法威能凝聚的可怕大蛇,也消散化作虛無了。

  “死了?”紀寧他們四個愣愣的,都看向了風一心君。

  “我心力宮賜予我的保命道符,就這么用掉了。”風一心君卻是輕聲嘆息道,“這等道符,想要買都沒處買,一枚道符威力之大,幾乎是宮主他全力出手的兩三成了。殺一名合道邊緣的道君,都是輕輕松松的。”

  紀寧他們幾個咋舌。

  天,媲美心力宮宮主全力出手的兩三成?心力宮的道君是真的很少,大貓小貓兩三只,卻是十二宮中極為可怕的一宮。就是因為真的很強大,特別是心力宮宮主若是出手,便是永恒帝君都得色變退避三舍。

  他全力出手兩三成,對永恒帝君都算有些威脅了。別說殺道君了。

  “這道符,也太強了。”慶桓皇子震撼道。

  “你還皇子呢。”火晉看了眼天火芒涯。

  “這也太……”天火芒涯嘀咕。

  “我心力宮不像你們,數量稀少的很,彼此宛如親人,此番冒險,自然有保命手段。”風一心君笑道,“可惜如此威力的道符,我也就兩枚。”

  “你還有一枚?”紀寧他們四個都嫉妒了,數量少就是好,心力宮數量太少,對自己人好成這樣。

  慶桓皇子瞥了眼旁邊依舊盤膝坐著,只是再無絲毫生命氣息的黑袍道君,那黑袍道君死的時候都是一臉驚恐色,嘴巴張開,死亡降臨的太突然,他完全在驚愕中就這么死去了。

  ******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