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七卷 第十章 帝君親傳弟子

第二十七卷 第十章 帝君親傳弟子

  第四洞天。

  “呼呼呼~~~~”寒風呼嘯,雪花飄飄,一片冰天雪地的場景。

  紀寧憑空出現,目光一掃,便看到了遠處有著一草廬,草廬內正盤膝坐著一名白發冷漠男子,他面前有著酒壺,還有火燒烤著溫著酒,在桌上旁邊也擺放著一柄普通的劍。

  “嗯?”紀寧看著這白發冷漠男子。

  “怎么,飛牽道君又多了個雪劍的弟子?”白發冷漠男子看著紀寧。

  “飛牽道君,不認識。”紀寧搖頭。

  “哦?”白發男子驚訝看了眼紀寧,“這一個混沌紀,飛牽道君門下前前后后超過十名世界境都來和我比過劍,飛牽道君雖然不算太強,可也是一位三步道君。難道你有能耐從他手中奪走這第四雪鑒圖卷?”

  紀寧頓時明白了,原來這第四圖卷是在一位道君手里,還經常讓門下不同弟子進來比劍。也對,像自己第一次得到圖卷,其實原先也是在溯風道君手里的。

  “我現在是沒法搶奪三步道君的寶物,卻可以買來。”紀寧說道,“我曾擊敗帝皇、漁夫、刺客,現在就剩下一個你了。”

  “你已經擊敗前三個了?”原本一直很淡然的白發男子眼中神光一閃,戰意升騰,他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那一柄劍爾后站了起來,緩步走出了草屋,目光則是落在紀寧身上,“你可以稱我為……劍客!”

  “劍客?”紀寧一愣。

  直接以劍客自稱,紀寧隱隱覺得眼前這位恐怕沒那么好幾百。

  “我,也是最后的考驗。”白發男子站在雪地上盯著紀寧,“出劍。”

  “好。”紀寧手中一閃,出現了一柄寒冰劍。

  二者僅僅比的是劍術,其他神通法寶力量都是需要壓制的。

  “咻。”

  紀寧先出劍,劍光一閃,威能盡皆凝聚。連旁邊飄蕩的雪花都沒有受到一絲影響。并非說出手動靜越大就代表實力越強,越是真正境界高者,力量是不會輕易外泄的,本質上力量越是凝聚威力才越大。像道之神雷,如果幅散開威力是銳減的,只有凝聚起來專門對付一個敵人威力才能達到最大。

  劍術也是如此!

  “鐺。”白發男子也出劍了。

  二者的劍,都是遠遠超過天道極限,比光都要快的多,如果是凡人在旁邊看著,別說是凡人。就算是一些天仙天神在旁邊看著,都只會感覺二人身影偶爾閃動,根本看不到任何劍光。劍的速度已經超乎他們所能觀察的極限了。

  二人在風雪中不斷閃動,劍光一次次交錯。

  “好厲害的劍,好純粹的劍。”紀寧暗暗吃驚,這個白發男子的劍術不愧敢自稱劍客,也不愧是最后一重考驗,如果說前面的帝皇、漁夫、刺客的劍術是屬于各有各的流派,那么這劍客的劍術則是仿佛一切盡皆都包容。

  他的劍術。可暴力,可飄然,可冰冷鋒芒……

  雖然嚴格來說,論詭異。他也僅僅和刺客相當,論飄渺防守也是和漁夫相當,可因為各方面都很高,導致他的劍術整體上非常可怕。當一切都沒有缺點后,他的攻擊可以輕易轉為防御,防御可以轉為誘導。誘導又能轉為刺殺,一切轉換都自然無比。

  就仿佛一個環,連綿不絕的環,紀寧現如今的劍術境界已經很高了,比漁夫、刺客、帝皇他們都高不少,都能輕易獲勝了。可面對‘劍客’卻一時間奈何不得。

  “噗。”

  “嗤。”

  二人劍光交錯不斷搏殺。

  強烈的取勝渴望,讓紀寧腦海中不斷的尋求著取勝之法,這些年在劍塔林的感悟收獲也漸漸的逐漸融入到‘靈犀領域’中,其實這些年在劍宮,紀寧的‘靈犀領域’也有了提升,因為靈犀領域本質上代表的是一種劍修的道路。

  這條道路,可以不斷完善,甚至成一步道君,兩步道君,三步道君……

  不過這條道路并不是太難的路,這條路和‘漁夫’的路是相當的,在無名劍術中也僅僅是第六式的層次,無名劍術第七式可要比第六式的道路更加艱難。

  ……

  不知不覺,二人已經搏殺了三個多時辰,紀寧越來越呈現壓制姓優勢。

  其實也很正常,在星辰島的時候他就能輕易擊敗前三重洞天了,在劍宮雖然短暫,可時光草屋下修煉兩千多年他進步也很大。

  “鐺。”

  飄渺的劍光,蕩開了白發男子的劍,刺在了他的喉嚨上。

  隨即紀寧收劍,退回。

  “你贏了。”白發男子笑了。

  紀寧卻是眼神飄忽,這一戰的獲勝讓紀寧明白了,道路的選擇代表的意義。

  靈犀領域的路,相對容易些。

  白發男子的路,是將好幾種道路的劍術完美結合,這條路要難上十倍不止,可也威力更大。

  當然——

  就像靈犀領域這條路上的四步道君,單純的劍術是能夠輕易擊敗‘白發男子劍術’道路的二步道君的。紀寧也是在靈犀領域上達到極高成就了,現如今紀寧隱隱感覺,自己離成為道君也只差一絲絲,再突破些許恐怕隨時可以仗著靈犀領域成為道君了。

  “不過,靈犀領域,終究不是我的路。”

  “連白發男子的劍術,也不是我的路。”

  紀寧的路,是直指劍的本質,汲取一切劍術之精華融入自己劍術,《明月劍術》才代表紀寧的路。

  白發男子僅僅是將幾種劍術較為完美結合而已,比靈犀領域高,卻算不上劍之本質,直指本質……也注定是最純粹最難的路,可紀寧內心中練劍本就是這么想的,自然就想要走這條路了。心中所想,才是最適合的。

  ……

  “嗡~~~~”

  仙府內,紀寧盤膝坐著,之前在洞天內比試的僅僅是他的神力分身。

  待得擊敗第四洞天看守者后,紀寧心念一動,便召喚出了四副雪鑒圖卷,只見那四幅圖卷都漂浮著,同時漸漸開始靠攏完全重合,待得四幅圖卷完全重合后,竟然凝聚化為了一卷圖卷,這圖卷看似普普通通,也沒什么劍意,圖卷上的畫……是一名男子的畫像。

  這男子背著一柄劍,看著遠處,當真帥氣的很。

  “徒兒,這便是為師之畫像,先磕三個頭。”一道聲音從畫像中傳來。

  紀寧嚇得一跳。

  跟著就心中無語。

  雪鑒帝君啊雪鑒帝君,沒想到你還這么自戀,四幅圖卷融為一幅后竟然是自畫像?還把自己畫的這么完美?之前的畫都那么一般,可自畫像卻這么好,最重要的是這自畫像竟然沒什么劍意,紀寧懷疑,這可能不是雪鑒帝君自己畫的。

  他畫不到這么好啊。

  “也不知道這個師傅留下什么手段,還是乖乖磕頭。”紀寧當即跪下,對著這漂浮的圖卷上的雪鑒帝君畫像磕了三個頭。

  呼~~~

  當磕完響頭的瞬間,圖卷大放光芒,光芒籠罩紀寧,紀寧也未曾反抗,嗖的,紀寧就被收入圖卷中。

  ……

  帝君洞天內。

  一片蒼茫的廣闊世界,在一片荒野上正站著一名背著長劍的男子,在他的身旁則是恭恭敬敬站著四名隨從,這四名隨從正是帝皇、刺客、漁夫、劍客。

  嘩。

  紀寧憑空出現在了一旁。

  “徒兒。”這背著長劍的男子轉頭看向紀寧。

  紀寧一看,頓時明白眼前這位應該就是雪鑒帝君了,不過應該不是帝君的本尊,乍一看……這位帝君長的還真算帥氣,看來那畫像并沒有作假,特別眼神中自然蘊含的劍意也讓紀寧心驚,雪鑒帝君的劍意雖然看似平淡,可平淡中存鋒芒,要比木華道君給紀寧的感覺可怕的多。

  “師傅。”紀寧連恭敬喊道。

  “這一方世界,只有四圖卷融合后才會顯現。”帝君看著紀寧,“我這一絲神念也是一直暫居此地,就一直等著乖徒兒你。”

  ******。)

  起點首游《吞噬星空》再創輝煌4月17曰不刪檔內測十億起點幣等你拿

  手游官網鏈接地址: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