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行走三界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行走三界

  時間流逝,轉眼已是半年。

  高聳入云的巍峨巖壁旁,紀寧站在云霧上,仰頭看著巖壁上的劍法。

  “伍寶劍術,不愧是超越天道極限的劍術,就差一點……可惜,沒法將第二篇完全貫通。”紀寧眉頭皺著,之前的半年他簡直是一氣呵成將第二篇幾乎盡皆悟透,可最后的瓶頸,還是將紀寧給阻攔住了。

  困在瓶頸,對修煉者而言是最可怕的一件事。

  很多修仙者卡在瓶頸,億萬年都不得寸進!修煉并非說修煉的長就一定能進步的,如果能永遠不斷的進步,那么那些活了億萬年的天仙按理說早就成純陽真仙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事。紀寧上次突破劍道瓶頸,領悟完整的劍道,也是在寂滅之域鏖戰十八年甚至都達到劍力第一層,這才水到渠成的。

  “這次要突破,沒那么容易了。”

  “怎么辦?”

  紀寧皺眉。

  這時候分身多也幫不了他。

  “在這傻傻看也沒用,瓶頸突破需要機緣。”紀寧當即傳音,“九牙。”

  嗖!

  一道流光飛來,落在云霧上,正是禿頂老者九牙天神,九牙連恭敬道:“府主。”

  “我想要在三界中好好走走。”紀寧道。

  “三界中好好走走?”九牙天神一怔,仔細看著紀寧,他還以為紀寧要對無間門再一次進行偷襲呢。可現在看來,不太像啊。

  “走吧。”

  紀寧當即帶著九牙天神離開了劍仙界。

  ……

  黑暗廣袤的世界,在半空中的萬丈王座上,神王立即得到了消息。

  “紀寧離開了劍仙界。”神王連開始釋放開無盡心識,去查看紀寧的蹤跡,“已經抵達虎牙大世界。”

  上次吃過虧。

  無間門這邊自然有了準備,在同樣的地方,他們自然不會跌倒兩次。

  ……

  虎牙大世界。

  一艘木船在寬闊的江河上飄蕩著,木船上有著一名白袍少年在獨自飲酒,一旁則是恭敬站著一名禿頂老仆。

  “這虎牙大世界,是虎牙大仙的地方。”紀寧笑著,“這位虎牙大仙,崛起于上古,更參加過上古破滅之戰,只是一直獨自逍遙,不愿收多少門徒。不過依舊有兩名天神愿意跟隨他,可是三界中頗為厲害的人物。”

  夏皇,是仗著麾下高手以及背景,統領大夏世界。

  而虎牙大仙,卻是仗著自身實力。

  “若是不借助刑天陣,我恐怕都不是這位虎牙大仙的對手。”紀寧笑道,三界的天神真仙的確有很多,其中最頂尖的一批都是有著各自的風采,仗著刑天陣,倒也沒誰能夠壓制紀寧,可若是真的一對一。

  的確有不少要比紀寧強些,單單紀寧的同門,菩提老祖門下就有數位。

  像紅雪、呂祖、虎牙大仙等一個個,都是站在真神道祖門檻前,論道的境界,論一些絕學,要比紀寧厲害完美的多,紀寧自己也承認這點,自己畢竟修煉太短,所以自己心思也是放在‘劍力’和‘心力’兩條路上,畢竟浩劫之下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自己慢慢悟道。

  “府主,小心些無間門。”九牙連傳音提醒。

  “放心。”

  紀寧道。

  一進入虎牙大世界,他就已經心力籠罩整個大世界了。

  “無間門現在謹慎的很,我在劍仙界的時候,就一直有人心識籠罩監視我,我一離開劍仙界……恐怕無間門就知道了。這虎牙大世界內的無間門據點雖然多,可竟然只有一處有天神真仙,卻足足有十九位,應該是剛剛在趕到的,十九位天神真仙憑借陣法禁制……我根本破不了。”紀寧搖頭。

  紀寧心底卻暗嘆。

  第一次偷襲成果最大,可接下來想要再狠狠刮幾刀就難了。

  “來,再來。”

  “就這點力氣,這么一會兒就累了?”

  “來。”

  遠處隱隱傳來聲音。

  紀寧目光一掃,遠處有一村落,那村落毗鄰江河,靠江河為生,在村落中一名穿著獸皮的高大男子正和一名少年練著劍,高大男子正一次次喝著:“再來,兇狠點,聰明點,你的劍法要更直接,花哨沒用。”

  嘭,少年的劍剛劈出,就被震得往后倒飛開去,跌倒在地,爾后少年迅速爬起再度咬牙沖上。

  一次次被擊倒,一次次爬起。

  那高大男子嘴里還不斷說著。

  紀寧坐在船上遙遙看著遠處這一幕場景,他能夠看出,那男子和少年面容相似,應該是父子,這場景讓紀寧想到了兒時自己父親教自己練劍的場景。和這個高大漢子比,自己父親的劍法相對更高超些。

  不過論實力,這漢子卻不亞于父親當年,因為這漢子已經達到了紫府層次,只是劍法比父親當年弱些。

  “這村落很普通,可這漢子卻是紫府修士,看來他是帶著兒子在這隱居的。”紀寧暗道。

  “如果……”

  “如果父親還在,我如果還能父親練劍,那該多好。”紀寧忽然起身。

  “府主。”九牙天神連道。

  紀寧則是一邁步。

  嘩。

  便瞬間到了遙遠處那高大男子、少年的旁邊。

  步封震驚看著旁邊突然出現的白袍少年,他雖然一直在磨練兒子,可作為紫府修士還是留意著四周,他早就看到數里外的一艘木船在江河上飄蕩著,也注意到坐在船上飲酒的白袍少年,可剛才僅僅一眨眼,白袍少年就到了自己眼前。

  “沒有空間漣漪,不是穿梭虛空。”步封雖然只是紫府修士,可也是來自大門派,“僅僅憑速度瞬間到了這,且周圍風都依舊很緩慢,這份手段就是元神道人也不可能做到。”

  “你是誰?”那臟兮兮少年看著紀寧。

  “云兒。”步封喝道,那少年被嚇住了,不敢吭聲。

  紀寧卻是看著這高大男子笑道:“別慌,我僅僅是想要和你比比劍法。”

  “比劍?”步封錯愕,開什么玩笑。

  “你盡管來。”紀寧吩咐道。

  步封卻不敢拒絕,對方恐怕彈指間就能滅了他,便將心頭的其他想法完全壓下。

  “小心了。”步封身前憑空懸浮著一柄重劍。

  紀寧雙手一伸,手中則是凝聚出了兩柄長劍,這是紀寧借天地之力凝聚而成,到了他這一層次,隨手凝聚之劍也比人階法寶堅韌的多。

  看到這一幕,步封更是心底發顫:“這位前輩到底在玩什么。”

  他不敢猶豫立即調動紫府真元,重劍嗖的化作流光,直接刺向紀寧。

  “鐺。”

  紀寧雙手持劍,在那重劍刺來的瞬間,劍如流水,接連阻擋多次,整個人都往后震得倒飛開去,甚至落地后還踉蹌了下。

  “父親似乎很忌憚這白袍人,可怎么很弱的樣子。”一旁觀看的臟兮兮少年疑惑。

  “怎么可能?”步封卻不敢相信。

  “看來用后天的力量施展劍法,對抗紫府修士的法寶飛劍,就是我,也很吃力。”紀寧輕聲自語,他也沒刻意收斂聲音,那紫府修士步封還是能隱約聽到的,不由咋舌,僅僅用后天力量抵抗紫府修士的法寶?

  后天、先天、紫府。

  這彼此差距太大了。

  “繼續。”紀寧吩咐。

  步封不敢怠慢,連又繼續攻擊。

  一時間那柄重劍在紫府真元的駕馭下,迅猛無比,可紀寧的劍法看似簡單,卻已經返璞歸真。甚至紀寧只要一個念頭,長劍上都會凝聚出‘劍之力’來。可那樣就根本沒法打了。紀寧強行壓制了一切力量,令自己的力量也保持在后天層次,自然連速度也變慢了。

  速度慢,力量弱,必須憑借劍法境界才能抵擋。

  幸虧對方只是一個紫府修士,自己的劍法境界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沒想到我只是突然生出這么個念頭,誰想這樣交戰還真是……”紀寧從來沒嘗過這種滋味,自己保持后天,對方的重劍速度、力量都完全碾壓,逼迫自己不斷挖掘劍法的奧妙。

  他有種進步的感覺。

  也明白,找對了路!沿著這條路,自己或許能夠突破這一次的瓶頸,達到劍法的更高境界。

  “好厲害,劍法竟然這般神奇,這,這簡直不可能。”步封也拼了命的將自己最厲害的劍法拿出來,甚至將一些知道的稀奇古怪的飛劍之術都用出來,這樣眼前這位神秘的白袍少年就會施展出更多的劍術來。

  這白袍少年的劍術,也在他的面前,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劍還能這樣用!

  也正是紀寧保持后天的力量速度,所以施展的劍法,這位紫府修士才能看的清清楚楚。雖然看的清楚,可依舊感覺玄妙難測。即便簡單的一個劍招,步封在攻擊的同時不斷苦苦琢磨,依舊感覺宛如迷霧,難以弄懂。

  即便如此,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劍法境界在提升。

  “機遇。”

  “大機遇。”

  “我步封被迫帶著兒子逃離,竟然還有這等機遇。劍道,我完全能走劍道,我的境界能更高,我也能很快成萬象真人,乃至元神道人,我就能回去了,救回我的女人,將……”步封心中狂喜,跟著就壓制了那些狂喜念頭。

  他努力去對付紀寧,同時拼命的記下紀寧的一些劍招,即便紀寧因為不同的情況,天馬行空施展的隨意招式,都是無比精妙的。

  紀寧本就是劍道絕世天才,早就劍道大成。他現在更是以超越劍道極限的《伍寶劍術》為根本,在參悟著劍術奧妙,即便一星半點,也足以讓對方受益無窮。

  “或許,這才是劍的根本。拋棄掉心力、劍力等一切外在力量,才能更好的找尋劍的根本。《伍寶劍術》就是一門真正的直指劍的根本的劍術。嗯,從今天起,我便行走三界,和無數人比劍。”紀寧心中有所明悟,當即作出決定。

  ××××××

  星期一,求推薦票!

  ×

  ×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