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九章 夜談

第九章 夜談

  黑夜中,紀寧穿梭虛空便來到了整個大夏世界的中央都城中。

  在大夏王都的天寶山內,一座宅院內,紀寧正對著明月獨自飲酒。

  “嗯?”紀寧耳朵動了動,便瞥了一眼。

  門口方向一白衣銀發男子走了過來。

  “天狐前輩。”紀寧笑著起身。

  “深夜趕來怕是有急事。”銀發男子也微笑道,“紀寧,有事盡管說,陛下早就發話,我自然不會有絲毫怠慢。”

  紀寧點頭:“我想要買些奇珍。”

  “奇珍?什么奇珍?”銀發男子追問。

  “我要天界金晶三萬斤、青靈玉竹筍六千斤、天河玄陰元水九千斤、魚龍靈漿三千斤、混元靈土一千兩百斤。”紀寧一口氣說道。

  銀發男子聽的面色都變了:“要這么多?”

  “嗯,至少這么多。”紀寧點頭。

  自己當然有替代品,不過修煉《六轉摘星》第四轉,紀寧報出來的這蘊含五行威能的寶物已經算是最廉價的……現在自己實在是囊中羞澀,當然選性價比高的。比如天神層次的神獸孔雀的五行孔雀羽絕對足夠,且綽綽有余!

  可一頭天神神獸血脈的精華匯聚,太貴重了,比一般的純陽極品法寶還貴重!最重要的是太稀少!從盤古開天地到如今,達到天神層次且五行俱全的神獸孔雀不超過一個巴掌,身死的一共才兩頭,他們死后遺留的五行孔雀羽早就被‘大能者’給弄到手了,有其他更珍貴的用途,哪里買得到?更加買不起!

  “你要太多了,這些都是三界中的奇珍,代表五行的奇珍。用途很廣,不管是煉器,煉丹都有大用處,我幫你問問陛下吧。”銀發男子說道。

  紀寧笑著點頭。

  銀發男子坐了下來,也給自己倒酒,笑道:“我們先喝酒,過會兒陛下自由答復。”

  “好。”紀寧也清楚對方乃是夏皇的靈獸,可以心靈交流。

  “紀寧,你要這些干什么?煉丹?煉制法寶?煉制傀儡?”銀發男子詢問道,“你修煉到如今都不足百年,不管是煉丹,還是煉制法寶……這都是需要很漫長時間鉆研的,三界當中的煉丹、煉器高手最起碼都是天仙,因為他們壽命無盡,可以慢慢的鉆研。”

  紀寧也笑了,對,像水府之靈為了煉制出‘千牛劍’消耗的歲月簡直太可怕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水府之靈在煉器造詣上只能算比較弱,否則不至于耗費這么久。

  “我自有用途。”紀寧說道。

  摘星手的名氣大,可誰也不知道摘星手到底如何修煉!自己購買五行寶物,根本不擔心泄露。

  “哈哈哈……”銀發男子一笑,沒有追問,隨即他眼睛一亮,“紀寧,陛下告訴我,天界金晶、天河玄陰元水他都能湊足,可其他三樣卻無法湊足你要的。”

  “那我將另外三樣奇珍換一下。”紀寧又報出了三種替代品。

  ……“沒有。”

  “湊不足。”

  “紀寧你要的這些都是同一個層次的五行寶物。”銀發男子搖頭道,“陛下也說了,他不擅長煉器,不擅長煉丹。所以并無多少存貨。他可以為你去找一些朋友,和他們交換寶物。幫你湊足你要的。”

  紀寧連感激道:“那就太感謝了。”

  “紀寧你應該知道,越是珍貴的寶物,都是沒得賣的。都是彼此寶物交換。”銀發男子看著紀寧,“你要這些,你也需要拿出足夠的寶物來換取。你有這么多寶物么?”

  “我需拿出何等寶物,才能換取?”紀寧詢問道。

  “正常的一件純陽上品法寶,即可交換。”銀發男子笑道,“你上次的那種箭矢,拿出二十根來,就夠了。”

  紀寧心中暗嘆。

  五行寶物材料竟然要價如此之高,這也是沒辦法。《摘星手》越往后修煉代價越高昂,幸虧僅僅修煉一雙手罷了,如果是修煉全身……像《**玄功》那代價就更加夸張了。

  現在自己赤明九天圖達到第十六重,摘星手可修到第四轉,**玄功也能修煉到更高深的第六轉了,可**玄功所需代價是當初的一千倍……估摸著需要足足十件純陽極品法寶,這讓紀寧只能無可奈何!

  純陽極品法寶威能相當于先天中品靈寶,很多純陽真仙、天神們也就用這一層次的寶物。拿出十件來,對純陽真仙都是不小的負擔。如紀寧的師兄天神銀月,也僅僅是將**玄功煉到第六轉。

  “**玄功暫時就別想了,太遙遠了。先修煉好摘星手。”紀寧暗道。

  “紀寧,你可拿的出?”銀發男子看著紀寧,面帶笑意。

  “請陛下幫忙湊足五行寶物。”紀寧道,“當陛下準備好時,我自然會拿出足夠的寶物來交換。”

  “好。”

  銀發男子道,“陛下會親自幫你去湊這些寶物,一旦湊足,我會立即通知你。”

  紀寧則是一翻手,遞出了一塊玉符:“這是我的信符,一旦捏碎我自然有感應,我會立即趕到王都。”這種玉符煉制起來非常容易,紀寧也準備了一堆,給紀氏、秋葉、師傅殿才仙人等人都是留了玉符的。

  “嗯。”銀發男子起身,“那你只管等消息。”

  “不知要多久?”紀寧追問。

  隱隱中的危機感,逼迫他想要盡快修煉成第四轉,一旦練成,自己雙手可就媲美純陽極品之極致(先天中品靈寶)了,比一般純陽極品法寶都還要更強大,自己的實力就能猛然躍升一個大層次。并且仗著三頭六臂,自己的六個手掌……等于是六件純陽極致法寶了。

  “很快,僅僅交換寶物而已,相信一個月足夠了。”銀發男子故意說的寬松了些,實際上短則兩三天,長則估摸著十天也足夠了。

  “好。”紀寧當即起身。

  ……當夜紀寧去了延王府,暫時住在了延王府,也是和自己表姐聚聚。

  ******古老的塔樓中。

  五道身影都盤膝而坐,分別在不同的方位。

  玄機老祖睜開眼瞥了周圍一眼,眉頭皺的更深了,自從請血云樓出手擊殺紀寧卻失敗后,少炎氏便愈加覺得紀寧乃是真正的大患!可是他們竭力尋找,卻一直找不到對紀寧下手的機會。

  “如此下去,紀寧實力越加厲害,他不爆發則罷了,可一爆發……我少炎氏定會非常慘痛。”玄機老祖擔心,“而且按照查探的情報來看,這紀寧是非常重情重義的,他絕對不會遺忘他母親的大仇。”

  “甚至被我少炎氏在大夏王都刺殺,他都在忍。”

  “很能忍!”

  “忍到如今,恐怕這紀寧自問實力還不夠,一旦他自問實力夠了……恐怕我少炎氏就真的有大麻煩了。”玄機老祖心中焦急。

  當初他僅僅是為了泄憤。

  可現在他卻是擔心部族了,須知一些頂尖的大部族、大勢力很少真正生死相拼的!因為頂尖大勢力一般都有‘天仙’坐鎮。天仙是真正長生的,即便滅了對方的族群,一旦對方天仙逃掉。那么誰知道過上百萬年、千萬年后,對方天仙突然偷襲?偷襲后又消失,爾后再偷襲……一名長生的天仙,如果刻意作對,那簡直太可怕了。

  所以——越是頂尖的大勢力,就越少有大碰撞!他們更加愿意妥協!

  可一旦真的碰撞起來,那就是傾盡全力將對手給全部滅殺,至少將頂尖戰力全部滅殺!

  對‘少炎氏’而言,紀寧現在就是個大禍患,一個連血云樓刺殺都沒能成功的妖孽人物……“嗯?”忽然在場的五名天仙都睜開眼。

  他們都翻出了一塊青銅令牌。

  “是無間門。”白發枯槁老者低沉道。

  “無間門要見我少炎氏?”俊美青年皺眉,“他們要干什么,之前拉攏我們,我們可都拒絕掉了。我們不愿和無間門為敵,更加不愿背叛夏皇。”

  “夏皇的兄長可是道祖應龍,無間門不好惹,夏皇也不好惹啊。”

  “諸位,我去一趟。”玄機老祖站起來,“去看看這無間門到底要干什么。”

  “好。”

  “玄機,交給你了。”

  “暫且應付著就是了,無間門勢大,不是我們所能抵抗的。”

  “嗯。”

  玄機老祖獨自一人離開了這座古老塔樓。

  ……黑夜,一輪明月在高空中灑下月輝。

  一座孤寂山峰之上正有著一名少女默默站著,看著明月。而在她的身后則是有著足足九名金衣天仙。

  “玄機兄,特使大人就在那。”遠處半空中飛來一團云霧,云霧上有著兩人,其中一人正是高瘦狹長眸子的老者‘玄機老祖’,另外一人則是一身金衣顯得很是謙和的老者。

  “嗯?”

  玄機老祖遙遙一看,便瞳孔一縮。那少女背后竟然跟著足足九名天仙?

  “這無間門也太強大了,僅僅一名特使帶領的隊伍就這么多天仙。恐怕單單這一支隊伍,就能滅掉頂尖大部族了。”玄機老祖不由膽寒,雖然在旁人面前他囂張狂妄,可在無間門面前,他還是心里發緊。

  玄機老祖降落到了山峰上,當即道:“玄機見過特使。”

  (未完待續)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