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章 最后的分殿

第二十章 最后的分殿

  少炎農看向眼前這一群萬象真人,暗道:“可能真的不在道藏殿,也可能被他們其中一人得到了。不過巫江仙人畢竟只是一妖仙,沒多大底蘊,即便有什么法門神通,恐怕我少炎氏也都有了。而且他們對我還有大用……”

  “諸位,既然都查探遍了,那我等就前往那最后一分殿吧。”少炎農說道。

  “嗯。”

  紀寧等人個個心中一緊。

  “走!”

  少炎農又取出了一法寶飛梭,飛梭長有十余丈,寬有三丈,紀寧等人一個個在其中倒也算寬松。

  咻!

  法寶飛梭直接出了這道藏殿。

  ……一飛到外面,神魔相柳方早就在等候了。

  “公子。”相柳方化作流光,直接飛入長梭當中。

  少炎農面帶微笑向相柳方點點頭,顯得比較輕松,隨即轉頭看向遙遠處那最后一金光天柱外聚集的大量的妖族道兵,冷哼道:“這些妖族道兵一次次抵擋我,待得我煉化了這座仙府,一定要從他們身上都找回來!”

  “小小一仙府世界的妖族,如何抵擋得了少炎氏。”相柳方笑著。

  少炎農也點頭。

  紀寧等人暗暗驚詫……怎么這少炎農似乎一點都不緊張擔心?

  “那么多妖族道兵呢。”紀寧暗道,“海浪道兵、夜叉道兵可都是遠超一般散仙,相柳方都只能被蹂躪。這少炎農到底還有什么寶物?”

  “師兄,看起來他胸有成竹呢。”木子朔揶揄道。

  “等著看吧。”紀寧傳音道。

  隨著法寶長梭的不斷飛行,也不斷逼近那金光天柱,遠處的由超過兩萬妖族道兵形成的‘海浪妖兵’以及巫江一族形成的‘夜叉道兵’都已經非常的近了。

  “人族!”一雄渾聲音響徹天地。

  長梭上的少炎農冷然一笑,旁邊的相柳方則是代其開口:“何事?”

  “其實你等和我仙府世界妖族本無需廝殺,只要你們愿意用仙府之鑰開啟通道,讓我妖族前往那大夏王朝的世界。那我們也愿放你們進這最后一分殿。”雄渾聲音說道,多禾仙人、巫隋仙人都認為,這些人族面對如此多妖族道兵竟然還敢過來,恐怕有所依仗,所以多禾仙人、巫隋仙人他們很快就商議定下可以和人族談判。

  “讓你們出去,也不是不可以。”少炎農露出笑容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哦?說吧,什么條件。”雄渾聲音繼續道。

  “很簡單,將你們所有的道兵甲鎧都給我,我便放你們出去。”少炎農聲音同樣響徹天地。

  “所有的道兵甲鎧?”

  “不可能。”

  “殺了這人族。”

  “癡心妄想。”

  各種憤怒叫聲響起。

  這些道兵甲鎧乃是巫江仙人留下,也是這些妖族們強橫的最大依仗。

  “沒了道兵甲鎧,我們這些妖族不就如同一盤散沙?連殺你身邊的那頭神魔都做不到,恐怕還會被那頭神魔逐個擊破。”雄渾聲音怒道。

  “我可以發出天道誓言,只要你們交出所有的道兵甲鎧,我可以放你們離開,絕不追殺。”少炎農道。

  這些妖族道兵最吸引少炎農的就是道兵甲鎧。

  如果能輕易弄到手,他也不介意放他們走。

  “不可能!”雄渾聲音怒道。

  “那就怨不得我了。”少炎農搖頭。

  “你這是在逼我們。”雄渾聲音怒吼道。

  “對,是在逼你們,那又如何?”少炎農嗤笑。

  ……這些強大的妖族同樣也有著血性,少炎農如此過分,也惹得他們大怒。

  “殺。”

  “殺。”

  “殺。”

  只見那滔天的巨浪披天蓋地,直接朝少炎農、紀寧他們所在的法寶長梭拍打而來,而法寶長梭卻無比靈活的迅速朝巨浪迎接過去。

  “就是這時候。”少炎農手中早就出現了一奇異的圓盤,這圓盤上有著黑白二色。

  “移星換斗!”

  少炎農猛然一聲怒吼。

  嗡~~~~這黑白二色圓盤直接懸浮了起來,一道黑光直接籠罩了整個長梭,另外一道白光,則直接籠罩了遙遠處的夜叉道兵的其中一部分。

  “嘩!”

  空間瞬間扭曲。

  遙遠處巨大的夜叉道兵的其中一部分,卻瞬間消失跟著就出現在了之前長梭在的地方。而之前那條長梭,卻已經到了之前那一部分夜叉道兵所在的地方。

  “開。”長梭一出現,前方就出現了一條殿門通道。

  嗖。

  長梭便直接飛入了殿門通道,跟著殿門通道關閉。

  “這……”

  “這……”

  多禾仙人、巫隋仙人完全愣住了,所有的妖族道兵也完全愣住了,他們呆呆看著那懸浮著的黑白二色圓盤,黑白二色圓盤隨著內部威能消耗殆盡,整個悄無聲息就破碎了。

  “進去了?”

  “他們就這么進去了?”多禾仙人、巫隋仙人等每一個妖族眼中都有著難以置信、憤怒、絕望。

  “不應該這樣的,不應該的。”多禾仙人眼中有著無盡的憤怒,仰頭發出了一聲悲憤的怒吼。

  巫隋仙人則是默默的眼淚流了下來。

  敗了。

  一敗涂地。

  如果這是生死廝殺,挪移了一小部分的妖族道兵只是小事。可是這不是生死廝殺,對方只需要挪移走那些妖族道兵,就可以進入那最后的仙府分殿了。

  “從此仙府被煉化,從此我等就要受他族控制了。”巫隋仙人喃喃自語。

  這一刻,無數妖族道兵們為之怒吼,為之悲痛欲絕……******嗖。

  殿廳中出現了一長梭,長梭內少炎農、相柳方以及紀寧等眾人盡皆出現。

  “哈哈哈。”少炎農一進來便暢快笑著,“終于來到最后一分殿了,嗚,這殿廳還真是夠華美的,比之前四座分殿都要華美的多。”

  紀寧等人還在為之前那黑白二色圓盤而震撼。

  竟然直接將遠處的妖族道兵和己方挪移了位置,完全交換了位置。

  什么寶物?

  至少紀寧從未聽說過。

  “是華美的多,每一根殿柱上都有著精美的雕刻。”雪紅衣在一旁連說道。

  “最后一座分殿,等煉化了,整個仙府都受我掌控,部族給我的考驗也過了,我也得到一座仙府。”少炎農暢快萬分,隨即又嘆息一聲,“可惜啊,這次進入仙府,我最強的三寶卻損失了兩件。”

  “寶物就是拿來用的,此次掌控仙府后,公子定能得到更好的寶物。”相柳方在一旁說道。

  “但愿吧。”少炎農心中還是很心疼。

  定字卷軸、移星換斗法盤,這是他身邊最強兩大寶物之一,這可是許多散仙都沒有的寶物。甚至有足夠的元液都難換到的,畢竟太罕見,少炎農也是這么多年逐漸積攢的,不過為了‘羽神公’的位置,他也顧不得了。

  “得了這仙府,也算回本了,還算賺了些。那些妖族,哼,準備世世代代為奴吧。”少炎農眼中冷光一閃,“還有那個雪紅衣,他的那件仙階法寶……也得弄到手。”

  已經到了第五分殿,一直壓著的一些心思開始浮動了。

  雪紅衣的仙階法寶……那動人心魄的余薇仙子……一切都讓他期待著。

  “轟。”一旁的相柳方忽然遙遙一指遠處,頓時一道黑色神力飛出,直接轟擊在殿壁上,殿壁上跟著就浮現了三個字——巫江殿。

  “巫江殿?”紀寧等人看了都是一驚,“竟然是以巫江仙人自己的道號為名,看來這一分殿,是五大分殿中最重要的。”

  少炎農看了卻是笑了,哈哈笑著:“諸位,一座仙府肯定會有一個主殿。看來這五大分殿中的主殿……就是這巫江殿了。諸位也小心了,既然是主殿,也應該是巫江仙人平常居住的所在,肯定會更加危險,所以你等最好不要離開我,在我身邊還有方叔在,走遠了……方叔可救不了你們。”

  “嘩。”少炎農更是拿出了一袋子,袋口一張。

  嘩嘩嘩~~~~一個個紫府修士飛了出來,這些都是之前剛進來時收起的紫府修士。少炎農當時就判定,這些紫府修士在和仙府世界妖族的交戰中沒什么用。還是暫且收起來。幸好這些紫府修士們個個無需呼吸,在袋子中也能活著。

  “你等聽好了,這已經是最后一個分殿,怕也危險的多,你們個個都小心看著。”少炎農吩咐。

  “是。”所有的紫府修士恭敬應命。

  “走。”

  少炎農、相柳方在前走著。

  紀寧等人彼此相視。

  “感覺到了吧,這少炎農態度開始變了。”滄江真人傳音道,“之前對我們很是客氣,我當時就很納悶,高高在上的少炎氏的公子,下一任羽神公最有力的候選者。怎么會如此客氣謙遜,看來一直都是偽裝的。現在已經到了第五分殿,他的霸道已經體現了。”

  紀寧等人點頭。

  一個個也跟著少炎農、相柳方,那一大群紫府修士則是分散在四周,探路也是這些紫府修士們先上,殿后也是這些紫府修士。

  順著一條廊道逐漸前進。

  少炎農倒是悠閑自在,輕松無比。

  “嗯?”少炎農忽然停下,看向不遠處的岔道,露出笑容,“我感應到了,第五分殿的中樞就在前方。”

  (未完待續)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