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三章 火圣師兄

第二十三章 火圣師兄

  你說什么?”陳進盯著雒青,眼神都無比可怕,“你再說一遍!”

  雒青很熟悉陳進,當然猜的出陳進此刻的心理,當即鄭重的說道:“我說……九蓮師姐已經選定道侶了,選定的是另外一人,而不是你。”

  陳進臉色煞白,身體都是一晃。

  “可憐……”雒青暗暗嘀咕,畢竟多年的交情她也不忍心讓這陳進一直不知道,可是說出來,她也清楚對陳進是何等的打擊,“追求了九蓮師姐這么多年都沒追求到,反而那紀寧師弟沒去追,卻吸引了九蓮師姐。”

  陳進搖頭:“不可能,九蓮可是未來的東延氏首領,她的眼光何等之高,即便是黑白學宮如此多天才,都未曾有誰入她的眼。不聲不響,九蓮怎么會突然選定道侶?”

  “他叫紀寧。”雒青直接道,“是我們的小師弟,道號北冥。”

  “北冥師弟?”陳進一怔。

  北冥真人紀寧在黑白學宮內的名氣是很響的,當初入門的論道殿之戰,那可是最終轉世仙人火虹仙子‘余薇’親自出手才壓制住了這個瘋狂的師弟。不過當初他陳進正在外執行應龍衛任務,并不在學宮內,也沒見過紀寧。

  可他也清楚……初入門,便能如此厲害。且能被殿才仙人收為大弟子,這紀寧師弟在黑白學宮眾多弟子中也算是資質最頂尖的。

  “是他?”陳進忍不住道,“怎么可能,他們才認識多久?九蓮作為東延氏未來的首領,她的性子是非常謹慎的,考慮事也非常全面,即便是選道侶,也會慎之又慎。正是如此性格,才讓東延氏的那些個仙人們認同了九蓮,否則即便九蓮背景驚人,也無法被直接定為下任首領。她這樣的性格……選道侶,不可能這么快!”

  雒青點點頭:“你是很了解九蓮師姐,選道侶是影響一生的事,九蓮師姐的確不會這么快就完全確定,可是我告訴你……九蓮師姐已經在紀寧隱居之地‘燕山翼蛇湖’呆了一年了。”

  “在紀寧隱居之地呆了一年?”陳進臉色一變。

  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自己喜歡的女人在別的男人居住的地方呆一年!

  即便是修仙者,也是如此!

  甚至修仙者們道心純粹,他們執著起來比凡人更可怕。

  “呆一年又如何?”陳進強忍內心的憤怒,依舊道。

  “我當初是和九蓮師姐一起去的,過了三個多月,我就離開了。”雒青道,“我也是女人,我能夠感覺到九蓮師姐的心思,當時僅僅才三個多月……九蓮師姐甚至在我面前露出了害羞窘迫的表情。現在都過去一年了,我無法猜測此刻九蓮師姐和紀寧師弟,到底是什么情況!”

  陳進臉色鐵青!

  發蒙。

  一陣陣發蒙,腦中一片混亂。

  害羞窘迫?三個多月?

  現在過去一年了?

  會發生什么?到底會發生什么?難道他們倆已經……“不可能!”陳進低吼一聲,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飛向遠處。

  看著陳進破空飛去,雒青不由搖頭:“竟然失態成這個樣,看來打擊的確大。真的不想告訴你的,可是現在告訴你,你還能去爭上一爭……再晚告訴你幾年,恐怕你一點希望都沒了。”

  論感情,她和九蓮、流云師兄‘陳進’畢竟是一起來安澶城的,感情當然深。

  在紀寧、陳進二人中……她也是更偏向于陳進!

  ……陳進在空中盲目飛著,腦中完全一片混亂:“不,不,我不能這樣下去……必須馬上去紀寧的隱居之地,那個叫燕山翼蛇湖的地方。馬上去!立即可去!現在就去!”

  焦急、擔心、不安的情緒充斥了他的胸膛。

  “流云,進來吧。”一道聲音忽然響起,帶著禪意,竟然令陳進的焦急情緒瞬間被壓制了下去。

  “火叔?”陳進一怔,看向前方那座山峰之巔通體泛著赤紅色的府邸,那是黑白學宮三代弟子中的領袖人物‘火圣師兄’的居住之處。

  “之前我內心煩亂,竟然不知不覺來到了火叔這。看來整個黑白學宮……我內心深處還是認定這里是讓我最心安的地方嗎?”陳進當即飛了過去,進入了那座府邸中。

  府邸的一廳內。

  穿著火紅袍子的光頭俊俏青年正盤膝坐著,他赤著腳,整個人給人感覺就仿佛一琉璃,無比的潔凈,并且他整個人就仿佛是火焰,令周圍氣溫都上升了。

  “火叔。”陳進走了進來。

  火圣師兄雖然和他同是三代弟子,可是論年齡,火圣師兄卻比他大了過百年。在他還是孩童時……火圣師兄就已經是黑白學宮三代弟子中的翹楚了,因為火圣師兄和他部族‘陳氏’關系頗好,所以從小他就喊火圣師兄為‘火叔’。

  即便后來他入了黑白學宮,依舊是這么稱呼火圣師兄。

  “我見你氣息不定,眼神更是混亂瘋狂,長此下去,你的道心都會受損。”火圣師兄搖頭,“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火叔,我,我……”陳進有些難以啟齒。

  火圣淡然一笑。

  論道心,論道的感悟,其實很多元神道人都及不上他。單單論實力,甚至有些元神道人都要在他面前敗北!而且火圣也準備了……就在近幾年突破到元神道人階段。整個黑白學宮三代弟子中只有邋遢真人真正壓他一頭,不是他不夠強,而是邋遢真人的確夠妖孽。

  連同是萬象真人境的轉世仙人們,面對邋遢真人也是心服口服。

  邋遢真人才是公認的三代弟子第一人。

  可像邋遢真人這種妖孽……那是不知道多少年才出一個的,而且是有著成天仙希望的。火圣師兄這種在萬象真人就能擊敗元神道人的,如果在其他時代,已經能算黑白學宮三代弟子第一人了。

  “說吧。”火圣開口,他的聲音有著讓人心寧靜的力量。

  陳進點頭:“是因為九蓮,火叔你知道,我和九蓮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我的父親和她的父母也是舊識好友……”冷靜下的陳進,將事情一一說了出來,可說到后來,他還是忍不住焦急起來,“可她現在在那燕山翼蛇湖已經呆了一年了!那是紀寧的地方,我,我……”

  “別慌。”火圣淡然道,“你慌,也無濟于事,那何苦慌呢?你的道心,磨練的還不夠啊,兒女之情,也只是情劫中的一道而已,你如果陷入過深,將來遇到三災九劫,怕是要栽大跟頭。”

  陳進驚醒。

  “我知道你等不住,那我陪你走一趟,好好瞧瞧,那紀寧師弟到底是如何手段,竟然能夠吸引住九蓮女娃娃。”火圣笑著。

  “火叔你跟著我一起去?”陳進露出驚喜之色。

  陳進,早就進入應龍衛,在黑白學宮三代弟子中也是極厲害的,也就比最逆天的那幾個差些,還有那轉世仙人余薇比他略微強些罷了,可以勉強排在前十。

  這里說的是真正的實戰實力。

  所以陳進的資質還是很高的……這也是陳進一直極為自信的其中一點。

  “走。”

  很快,一團火云上站著兩人,分別是火圣師兄和陳進,迅速的破空離開了。

  ******翼蛇湖。

  如今已是春暖花開之日,一艘木船正在翼蛇湖上的飄蕩著,紀寧正躺在船內睡著,睡得很是香甜,船內還有另外一人……坐在船內的九蓮。

  九蓮坐在那,靜靜看著那睡覺的紀寧。

  一年的時間……他們倆也無比熟悉,甚至隱隱都感覺到彼此內心的一種欣喜。只是定道侶……不管是九蓮,還是紀寧,心中都是有著猶豫的。道侶之事何等之大,九蓮是東延氏下任首領,紀寧更是繼承了水府,他的目光更早就超出了這一方大世界,他的目標是將來縱橫三界,成為三界的大能者。

  兩個人,野心都非常大,道心都非常堅定。

  所以都不會輕易選定道侶。

  可是……在翼蛇湖上飄蕩,愿意讓九蓮也在船上,這也表明紀寧內心的一些想法了。

  “這樣,真的就像睡在父母懷里么?”九蓮暗暗想道。

  紀寧因為很喜歡躺在小船里,在翼蛇湖上飄蕩,所以九蓮還問過秋葉:“你家公子,為何經常躺在小船里,在這翼蛇湖上飄蕩,一飄蕩就是一天?”

  “公子父母的骨灰,都是灑在翼蛇湖里,翼蛇湖,就仿佛公子的父母。”秋葉說道。

  不知道為何……當初九蓮就是心中一痛。

  “如果沒有父母?”九蓮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她父母都健在,她的長輩更是實力滔天。

  “紀寧他……”九蓮不由伸出手,輕輕觸摸著紀寧的臉。

  紀寧依舊睡著。

  九蓮還輕輕為紀寧理了下頭發,在一旁默默看著,她感到格外的心靜。

  ……空中。

  一團火云正急速飛來,火云上站著二人,二人都俯瞰向下方,一眼看到了下方廣闊的翼蛇湖上飄著的那一艘小船,小船上紀寧正躺著,頭靠著九蓮。九蓮則是坐在一旁,幫紀寧理著發絲。

  “九蓮!”火云上站著的陳進,瞬間眼睛就紅了。

  (未完待續)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