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九章 齊聚

第二十九章 齊聚

  紀寧坐在那,右手伸出,蒙蒙的元力直接籠罩了旁邊沉木盒中的那一萬年寒冰,萬年寒冰的寒氣不斷的被紀寧吸納……直接吸入送到體內紫府中。在紫府內的那被孕養的那一條寒煞一碰觸到這寒氣,頓時顯得激動的瘋狂吸納。

  “主人。”旁邊遲疑許久的青青忽然開口。

  “嗯?”紀寧轉頭看去。

  “主人你這塊萬年寒冰用完了,我再給。”青青小心翼翼看著紀寧,“再給一塊兩尺高的。”

  紀寧頓時笑了,他看出來了,這小青還是個財迷。

  看著小青……紀寧腦海中忽然浮現了另外一個女人。

  “秋葉姐。”紀寧默默道,“離開燕山也三年多了,三年多不見,也不知道秋葉姐現在怎么樣了。”

  那個從小就陪著自己的宛如姐姐般的女人,紀寧也是有很深感情的。

  “等這次成了應龍衛,我便可以查查當年令我父親、母親、舅舅那般悲慘的那三個兇手了。”紀寧暗道,“還有……我也可以回燕山看看了,去見見秋葉姐、青石。還有那翼蛇湖……”

  紀寧忽然很想回翼蛇湖,好久沒在翼蛇湖上躺在一艘小船飄蕩了。

  “翼蛇湖!”

  紀寧想著想著,眼中就隱隱有著厲芒。

  “父親,母親……我愛的人,不要再離我而去,這些悲劇也永遠不要再發生,永遠!”紀寧心中有著無比強烈的執念,“至于雪龍山?不過我是修仙路上的第一個攔路虎罷了。”

  在心中,紀寧的目標從來都是要成為三界中縱橫的大能者,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

  雪龍山?紀寧從未將它當做人生唯一目標。

  ……

  轉眼在這寒冰層中已經過了三天。

  紀寧體內的寒煞經過萬年寒冰的寒氣孕養高了一大截,達到八品寒煞層次。也就初期增長這般快,越是到后面增長越慢。像一些潛力差點的寒煞,甚至都沒什么希望達到上一品。

  “嗯?”紀寧看著不遠處的木子朔。

  木子朔睜開了眼。

  “成了。”紀寧道。

  “嗯。”木子朔眼中有著喜色。

  “木頭。”青青卻道,“我準備了一禮物給你,算是你成功栽種寒煞的賀禮。”

  “賀禮?給我?”木子朔頓時驚詫萬分。

  “嗯。”青青得意點頭,芊芊手掌中也出現了一嬌小的木盒。

  紀寧看著這般嬌小的木盒,頓時捂住額頭。

  “看。”青青打開了木盒。

  “萬年寒冰!”木子朔頓時驚呼,之前全身心栽種寒煞,連心神都無法分心絲毫,自然也沒注意外界對話。

  紀寧瞥了一眼,那‘嬌小’木盒中的萬年寒冰僅僅只有半尺長。

  青青連看向紀寧,眨巴下眼。

  “這我怎么能收……”木子朔還在推辭。

  “你就收下吧。”紀寧起身,“收下我們就趕緊出發,前往下一處的地火脈。”

  旁邊的那條寒煞脈僅僅只剩下之前大概一半略多點,紀寧完全可以去找其他萬象真人做一番交易……不過在獄山大荒澤的兩次群戰,一次是對戰六名萬象真人,一次是對戰十余名萬象大妖。讓紀寧迅速明白,他如今實力在外面闖蕩,得到寶物并不難。耗費時間勾心斗角去和一兩個萬象真人做交易還真沒必要!

  ******

  一座荒山上,正有一名先天小妖蹲守著。

  “大王讓我們去各座山頭巡查,查找那人族修仙者,獄山大荒澤這么大,誰知道那人族修仙者去哪了,我在這一座山頭苦苦蹲守哪里這么巧能碰得到。”一名黃發妖依靠在一塊大石,作為一名先天妖怪,即便是在燕山等地方也只能仰部族鼻息,在獄山大荒澤更只能算是小妖而已。

  “就這兩個人族少年,竟然讓那龍鯨妖王吃了大虧。”黃發妖還清晰記得那獸皮信的內容。

  憑水印術,當初龍鯨妖王送往的獸皮信早就被復出了千份萬份,一眾先天小妖們盡皆都看了,都牢牢記下了。

  咻!

  遠處云霧中忽然一道流光飛下,俯沖飛向不遠處的一座荒山。

  “那是!”黃發妖頓時一驚,仔細看了看,露出驚喜色,“沒錯,是龍首戰船。”

  只見遠處那一艘龍首戰船飛到荒山后,便下來了三道身影,分別是紀寧、木子朔、青青,跟著他們三個便憑空消失了。

  ……

  “就是那座荒山,周圍沒什么妖怪,都是些小妖不足為懼。”青青說道。

  龍首戰船立即俯沖而下。

  紀寧也是釋放開神識籠罩周圍近三百里范圍,這也是現如今紀寧能探查的極限范圍,一查看……的確周圍數百里內都是些小妖,勉強有一個可能是紫府妖怪的,還在一座密室中苦修。

  “走。”

  直接施展遁術,進入了荒山山腹中。

  山腹中青青在前面帶路:“沿著這洞口,很快就到地下河了,我們沿著地下河走,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那地火脈了。”

  果真。

  片刻后在幽深昏暗的地底,旁邊是一條地下河,另外一邊幽深處有著大約兩丈寬的裂縫,裂縫處正朝外泛著一朵泛著金色的火焰。

  “地火脈。”紀寧眼睛一亮,“應該是……金焰地火!”

  紀寧立即分辨出來。

  “這也是不錯的地火。”紀寧心中愉悅的很,隨即朝下方看去,那幽深裂縫下方便是滾滾流動的熾熱巖漿,金焰地火出現在巖漿邊上是很正常的,可是紀寧在看到這巖漿時……不知道為何,忽然有一陣心悸!

  一種隱隱的威脅感,那是神魂冥冥中的一種感應,給自己的警示。

  紀寧轉過頭去不再看巖漿流,那種威脅感頓時消失了。

  “難道下方有破碎空間?”紀寧暗道。

  平常看到一些扭曲的空間裂縫,也會隱隱有心悸,在獄山大荒澤這種地方……碰到這種情況太常見了。

  “你們倆可別進巖漿,特別是小青你,別進入亂闖。”紀寧囑托道。

  “別進巖漿?”青青看向紀寧。

  紀寧點頭:“應該有空間扭曲裂縫什么的,還是小心點。對了,這次我采種地火,時間可能要長的多。因為我體內有寒煞,現在采種地火就更加需要小心翼翼,估計短則三四天,長則五六天。”紀寧隨即便盤膝坐在了那金焰地火脈旁。

  “交給我們。”青青道。

  “師兄盡管放心,我現在就去布陣。”木子朔也道。

  他們倆先在山腹中布了一警戒陣法,爾后在金焰地火脈周圍數里范圍布置下一迷陣。

  紀寧盤膝坐著。

  一張口,在元力裹挾下一絲金焰地火就被紀寧直接吞吸入體。

  地火和寒煞乃是截然相反的,因為之前已經在體內栽種了寒煞,所以此刻吸納地火就要愈加小心……一旦出了紕漏,地火爆發和寒煞碰觸在一起,轟的一聲,紀寧即便靠神魔煉體不死,恐怕紫府空間也得完全被毀掉。

  即便運氣好,紫府沒被毀掉那也得重創,甚至像父親一樣煉氣上永遠無法再進步絲毫。

  可紀寧不可能因為這極小概率的危險,就放棄。修仙之路,本就是爭一線仙機。

  ……

  轉眼三天過去。

  先天小妖這才辛苦趕回去稟報,爾后紫府妖怪親自前往‘龍鯨山’去通稟。

  “稟龍鯨大王,這就是地圖。在三天前龍鯨大王要追殺的這人族就是去了這。”下方站著的黑毛熊妖正恭敬說著。

  “在這?”

  龍鯨妖王高坐王座,看著手中的地圖,很快便明白位置。

  “很好,回去告訴你家老狼,這次他幫了我,我記下了。”龍鯨妖王聲音轟隆。

  “是。”黑毛熊妖恭敬應道隨即便退下了。

  龍鯨妖王幽綠眼眸中滿是殺意,他身上的氣息也比過去強烈濃郁了十倍不止,成了元神大妖后……他實力自然大漲了許多。

  “大哥。”旁邊站著的兩頭野牛大妖看向龍鯨妖王。

  “我去殺了那人族小兒,兩位兄弟暫且看好龍鯨山。”龍鯨妖王吩咐道。

  “放心吧大哥,這里一切交給我們。”兩野牛大妖都連應道。

  “那就等我回來喝慶功酒吧。”

  龍鯨妖王獰笑一聲,隨即身影一幻便消失在了洞府中,很快高空中一道青光破空而去,消失在天邊。

  ……

  在一片綠葉之上正站著三名萬象真人,正在云霧中飛行。

  “冬一道兄,你說的那地火脈所在之地可到了?”旁邊一名黑衣光頭女子脆聲說道,這光頭女子臉上卻有著紅色花紋,顯得妖異。

  “兩位盡管放心,我等都立下天道誓言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一身金袍的冬一微笑道,“那地火脈所在之處非常隱秘……就連那山腹也無比隱秘,我是機緣巧合才發現的,相信短時間應該沒誰會發現。”

  冬一心情極好。

  因為他用那一條地火脈換了不少寶物,當然現在只是約定,雙方立下天道誓言。等真的到了地火脈那,對方才會給他。

  “到了,就下方那座低矮山頭。”冬一指著下方,透過云霧隱隱能看到那座低矮的小山,“那種荒涼的低矮山頭,連個妖怪都懶得在上面,很不起眼。”

  旁邊的一男一女兩名萬象真人,眼中也有著期待。

  “隨我來。”冬一自得說道,隨即駕馭著飛行法寶朝下方俯沖而去。

  (未完待續)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