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二十六章 風雨欲來(本卷終章)

第二十六章 風雨欲來(本卷終章)

  水池旁盤膝而坐的紀寧氣息就仿佛洶涌的濤浪,他更是張開嘴巴吸納著池中的元液,那池中本就是底部剩下的一層元液,自然迅速減少。

  忽然紀寧閉上了嘴巴。

  “呼。”

  面帶微笑紀寧睜開了眼,看了一眼池子中的綠色液體,“讓我從煉氣先天圓滿直接突破,先是開辟紫府,又將紫府前期鞏固。減少了我一兩年之功,消耗了約三分之一的元液!”

  短短盞茶時間都不到,又開辟紫府,又將紫府前期鞏固。紀寧修煉速度驚人也需要一兩年的。

  “剩下三分之二的元液,如果用來修煉,或許能到紫府中期。”紀寧明白,自己紫府前期已鞏固,憑借剩下的元液完全有可能再突破,可如果真的憑借《水元功》法門修煉到紫府中期,那么自己煉氣將來的路就難走了。

  畢竟《水元功》是很低劣法門,用來開辟紫府沒事,因為每個人的紫府都一樣。可如果用來突破到紫府中期?對元力本身的精純提煉就差多了,一步跨出,將來想要反悔都不成。將來想要成萬象真人難度將增加十倍百倍。

  “我現在已經是跨越了一個大境界,成為紫府修士!即便突破到紫府中期,對我實力提升有限。”紀寧思索著,大境界跨越,那是根本性的躍遷!可小境界提升對實力影響并不大。

  先天生靈橫掃后天。

  紫府修士橫掃先天生靈!

  即便是紫府前期,一樣橫掃先天圓滿。這是質的差別。想要越階?難!

  可是紫府前期,和紫府中期廝殺起來……誰生誰死就難說了,這種小境界的跨越實力提升有限。

  “消耗這剩下的元液,實力提升有限,又毀我將來之路。不值。”紀寧手中翻出了一枚符牌,符牌上有著神魔文字‘右’,正是那水府的符牌,紀寧眼中迸發著期待的光芒,“我雖然開辟了紫府,如果再對上洞子啟我有信心壓制他乃至擊殺他。可是這次我要應對的不是一個洞子啟,而是一大批雪龍山強者。”

  “希望這水府……能讓我實力再增一籌。”

  “能培養出雎華仙人的水府,應該不凡吧。”紀寧期待著,手中一點水綠色元力侵入信符中,很快就煉化了。

  一股蒼茫古老的氣息傳遞而來,讓紀寧甚至生出膜拜之心。

  “好家伙。”紀寧看著這信符,“真不知當初水府的第一代主人到底是誰。”

  “走了。”

  紀寧直接起身,同時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巴掌大的玉瓶,這只是一不入階的法寶,雖巴掌大,卻能存放數千斤美酒。這類儲存之物紀寧倒是有好些,像之前在水府中進行神魔血煉之誓時,紀寧就用一個葫蘆存放了千斤血液。

  “收。”紀寧看著池子內的元液,神念立即卷動,嘩嘩嘩~~~一條元液匹練劃過長空,投入了那玉瓶的瓶口,盡皆進了去,涓滴不剩。

  “不知這是哪位仙人遺留下的石室。”紀寧走之前看了眼石室,“讓我紀氏受了災禍,卻也讓我提前開辟紫府。”

  紀寧心中明白,怪不得那位仙人,要怪只能怪紀氏自己弱。

  “嘩!”

  離開石室后,紀寧被水火蓮花環繞著直接將元石礦撕裂出一條通道來,迅速的不斷往上沖。紀寧知道要從一百多里深的地底沖到地表需要好一會兒,手中也出現了兩件法寶,一件是巴掌大的舟船法寶,一件是黑色羽翼法寶。

  舟船是孛子善的法寶,黑色羽翼則是那巨散的法寶,都是入階法寶。

  “一入紫府!盡可使用這些入階法寶了。”紀寧明白大境界提升,一方面是力量本質提升,另一個就是法寶的提升。兩方面結合才令紫府修士絕對橫掃先天生靈的。

  ……轟!

  一朵水火蓮花直接沖出了地表,在水火蓮花中就是紀寧。

  “紀寧。”遠處正是紀九火、影婆婆等人,周圍的迷陣早就完全收了,恢復了荒野山林之景色。只有部分地方能夠看到之前戰斗留下的一片狼藉。

  “族長,父親。”紀寧也連走過去。

  “你出來的倒是快,我們也剛到了地面不久。”紀九火等四人走了過來笑著道,“留真也才剛剛離開回去。”

  紀寧一想,自己修煉約盞茶時間,鉆地出來反而占大頭。族長他們鉆地出來耗費時間估計比自己長點……算起來恐怕還真是一前一后出來的。

  “對了,紀寧。”紀九火問道,“你之前擊殺巨散,得到了哪些法寶?”

  “有好幾件。”紀寧道。

  旁邊影婆婆心細解釋道:“我們是要盤算下這些法寶,看對誰有用。這樣也算法寶最簡單的利用起來。”

  紀寧點頭:“那巨散有一飛行法寶、儲物法寶、護身法甲,還有一巨斧,一羽翼法寶!這羽翼法寶對我有用,其他都沒用。”在孛子善身上紀寧就得到了儲物、飛行、護身法甲之類的入階法寶,唯有這入階羽翼法寶有用。

  “你需要什么?”紀九火看著紀寧。

  “劍!”紀寧道,“我只需要入階的飛劍,其他都沒什么用,這入階飛劍越多越好。”

  自己戰斗一是近身戰,二是小千劍陣。

  特別是自己開辟紫府后,使用小千劍陣威力自然更強,可如果依舊使用不入階劍器……實力怕也就提升一兩籌的樣子。可如果自己全部換成入階飛劍,紀寧感覺自己恐怕都能和萬象真人斗一斗了。

  “入階飛劍?越多越好?”紀九火、影婆婆、老仆阿醒、紀一川都低聲說著,他說我這有一口飛劍,他說那有兩口飛劍。

  “我們這共有五口暫時不用的飛劍。”紀九火看著紀寧,“夠了嗎?”

  紀寧略有些失望。

  五口?

  無用啊。

  自己的小千劍陣的每一個陣基都是由九口劍器法寶組成!九個陣基才形成一個小劍陣!也就是說最小單位‘陣基’都需要九口入階飛劍……如果要讓自己的小千劍陣脫胎換骨,更是需要81口入階飛劍為根本,才攜帶著其他不入階的劍器法寶,威力自然暴漲。

  當然最好全部用入階飛劍……按照紀寧預估,如果全部用入階飛劍,自己怕僅僅能施展小千劍陣兩三層。可威力卻會比現在強上不知多少!質比量,更重要!

  “你要多少?”紀九火問道。

  “我要七口入階飛劍,且越多越好,幾百口才好呢。”紀寧笑道,劍器法寶是常用法寶,從孛子善身上紀寧就得到了兩口入階飛劍。再湊上七口飛劍,就算是湊上一個最小單位‘陣基’了。以這陣基為中心,整個小千劍陣威力怕是能提升一兩倍!

  “幾百口?”紀九火、影婆婆都被嚇住了,可他們也想起之前紀寧施展小千劍陣的場景,的確是七百余口劍器法寶圍繞著紀寧,看來紀寧的確是需要很多的飛劍。可是幾百口入階法寶?整個紀氏傾家蕩產也玩不起啊。

  “我等為你湊湊,努力湊七口飛劍。”紀九火說了后連轉移話題,“雪龍山會廣邀同門,估計一兩天我們就要迎戰了,在這之前你們需要回去拿什么寶物,或者安排一些事,都盡快吧。之后我們依舊在這匯聚。”

  “走。”

  嗖!

  紀九火、影婆婆、老仆阿醒三人乘坐著巨大的酒葫蘆很快就破空而去,只剩下紀寧和父親。

  紀寧明白這也有點安排后事的感覺。

  “父親,你要回西府城嗎?”紀寧看著父親。

  “不,去翼蛇湖吧。”紀一川點頭,“我現在想要見見小白,他和我如生死兄弟,怎么樣都得見他。”他這近五年都居住在翼蛇湖,白水澤也是在那。

  “白叔?”紀寧輕輕點頭。

  神獸白水澤和父親感情極好,都一起出去闖蕩甚至去了北冥大海。相處時間怕比父親和母親相處的都長,的確稱得上是生死兄弟。

  “走。”紀寧腳下出現了一葉扁舟,紀一川也踏上了舟船。

  嘩。

  舟船立即騰空而起,很快就劃過長空飛行在云霧之間。

  ******燕山一地共有十座城邑,雪龍山就足足占了三座城邑,就像紀氏占據了大夏城邑就將那城邑改名為‘萬劍城’一樣。洞子啟當初剛剛侵入燕山時,就將占據的那座城邑改名為‘雪龍城’,以此告示各方此乃雪龍山分支!

  即便后來占據了其他兩座城邑,燕山分支的核心還是在這雪龍城中。

  “人呢?其他人呢?”

  雪龍城高空中正有著三道人影站在一布幕之上,遙遙看到了遠處乘坐一片綠葉破空而來的洞子啟、木泗二人。

  “其他三人呢?都死了?”這三道身影都焦急問道,他們這三人也是雪龍山燕山分支其他三名紫府修士,分別是巨氏和洞氏的。之前巨氏那位紫府修士‘巨念雄’發現自己的侄兒竟然命簡破碎自然連趕到雪龍城,洞氏二老一聽也嚇得一跳,知道肯定出事了。

  沒想到不但巨散死了,連禾氏兄妹都死了。

  “死了,三位師弟師妹都死了。”洞子啟咬牙切齒,“都是那紀氏早布下大陣,突然襲擊,讓我等措手不及。三位師弟師妹都被他們逐個圍攻而死。禾魴兄妹都被殺,怕是連那一塊臣子令也被得去了。”

  三座城邑,分別屬洞氏、禾氏、巨氏掌管。其中有一塊臣子令是在禾氏兄妹身上的。

  “這紀氏是找死!”巨念雄眼睛通紅。

  旁邊木泗冷聲道:“這次天地元氣波動,我等前去探查,發現了在紀氏領地內有一巨型元石礦脈,而且是有大量上品元石的礦脈。整個礦脈方圓四千多里,深更有三百多里。”

  “什么!”

  巨念雄、洞氏二老都嚇得大跳。

  “紀氏不愿交出,所以才會有一場殺戮。”洞子啟低沉難道。

  洞氏二老中身材佝僂的老者更是急切吼道:“如此巨型元石礦脈,宗門定是急需!上交給宗門……也是一大功勞,紀氏竟然敢和我雪龍山對著干,那就滅了紀氏,滅族!!!”

  “當然得滅族!”洞子啟眼中寒光閃爍,“不過現在最擔心紀氏和大夏王朝簽訂轉讓契約。”

  “大夏王朝?”

  洞氏二老、巨念雄都是一驚,如果真的簽訂了契約,那雪龍山那也不敢插手的,去挑釁大夏王朝?找死么?

  “不過紀氏得先上稟,再等大夏王朝天使到來。至少得三天。我們如果從中盡量拖延,還能拖延更久點。”洞子啟連道,“所以我們趕時間,必須盡快邀請其他同門,讓他們速速來到燕山,一起滅了紀氏。”

  “嗯。”人人點頭。

  被紀氏都殺死三個紫府修士了,他們還剩下五人而已。如果去拼,即便勝了怕也死掉大半,即便再大的功勞,有命享受才行啊。

  “你們四位都分別去邀請我雪龍山在各地的分支同門。”洞子啟道,“我本人則是前往燕山城見見駐地將軍,盡量拖延時間。”

  “好。”四人都點頭。

  “請上幾十位同門來,到時候幾十位同門聯手……簡直是碾壓,輕易就能滅掉紀氏。”洞子啟道,“眾人聯手幾乎沒危險,又能分得功勞。那些同門一定會過來的。”

  “好。”

  “那我們現在就走。”

  很快他們就安排好路線,其他四名紫府修士分別朝四個方向飛離開去,去邀請同門去了。而洞子啟則是前往燕山城。

  ……翼蛇湖,廣闊浩瀚。

  一條舟船從高空迅速降下直接到了明心島的另外一端,也是父親的住處,那僅僅是一座很僻靜的住處,連仆人都沒有,只有一條雪白大狗趴在那。

  白水澤忽然仰頭,高空中舟船迅速落下。

  “白叔。”紀寧看著白水澤也頗有感情,一是知道當年白叔和父親同生共死,更對自己和母親有救命之恩。二也是自己當年練箭天天到西府城外就是白叔在一旁跟著保護的。

  看著父親和白叔相聚,雖然白叔還不能開口說話,可主仆間是能彼此心靈交流的,前提是距離很近。

  紀寧也就悄悄離開了。

  很快。

  紀寧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來到修煉用的靜室中,直接關死靜室,之前在飛到翼蛇湖區域時紀寧就已經感應到水府了!正如黑色老牛所說,一旦煉化信符,到了這一帶就能感應到,且能隨時直接進水府。

  “此次一戰,我實力雖然大增可還是遠遠不夠,希望這古老水府中有什么,能讓我實力大增。”紀寧期待著渴望著。

  “進。”紀寧心意一動,頓時這靜室內出現了一熊羆頭顱虛影,那巨大的熊羆頭顱虛影張開嘴巴,直接一口吞下紀寧。

  紀寧消失在了這靜室中。

  (未完待續)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