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莽荒紀 > 第十章 《陣法九卷》

第十章 《陣法九卷》

  從翼蛇湖到黑牙部落路途遙遠,即便以黑狡獸代步日行夜歇,也需要三天時間才能到。

  黑夜。

  篝火燃燒,紀寧和秋葉都在篝火旁,而漠烏則是注意著周圍,防止一些不知趣的野獸打擾了自家公子。

  “我在那水府中得到的那名多雜物還沒一一看呢。”紀寧忽然想起來,自己進入水府廊道第一關第二關得到的那些法寶、雜物都一一看了,可是后來在第三關時得到了數千件法寶和大量的雜物,自己煉化了法寶就和那黑色怪物傀儡一戰了,后來又去見了黑色老牛,根本沒來得及一件件翻看。

  “第一關第二關處得到的雜物中就有一本能和《滴水經》媲美的秘籍,第三關中得到的雜物可是前面的好幾倍。”紀寧手中憑空出現一件件物品,翻看后又憑空消失。

  秋葉在一旁好奇看著。

  許久……

  “又一本秘籍,《清風篇》?”紀寧翻看了后頓時一喜,“竟然是劍法秘籍,看樣子是直指道之真意的法門。和《滴水經》相當。”

  紀寧現如今眼光可毒辣多了,他畢竟是悟了道之真意的,仔細翻看后很快就隱隱感覺到這劍法中最終目標是直指‘清風真意’,其實那條廊道中死去的都是先天生靈而已,隨身攜帶的秘籍又能高深到哪里去?

  其實像《清風篇》這樣的絕學按理說不能隨身攜帶,像紀寧就沒帶《滴水經》《雷火劍殘編》,由此可見這些秘籍的主人可能來自一些更加強大的頂尖大部族,對這等程度的秘籍的保密控制的不是很嚴。

  ……

  在水府廊道第三關處得到的雜物的確多很多,寶物也多不少,紀寧足足找到了三本厲害的法門。翻看過秘籍后,紀寧就開始查看其它不太像秘籍的雜物。

  “嗯?”紀寧忽然翻出了一塊玉像!

  這是這高達兩尺的方形玉塊,玉塊上則是有著一尊長須老者的雕像。

  “不對!”紀寧眼睛一亮連仔細看著,如果僅僅是掃一眼只會覺得是一個雕像,可如果仔細看去……就會發現這方形玉塊上實際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和一些小圖構成。這些象形文字正是大夏王朝的文字。

  字很小!如果是普通人估計還看不清,不過紀寧不是普通人,他視力驚人,能夠看到十里之外的一只蒼蠅!如此視力自然能夠看到玉塊上密密麻麻的小字。

  “真是神奇。”

  “這玉塊上雕刻的小字怕有數十萬字吧,無數的小字竟然剛好形成一長須老者雕像。”紀寧先是驚嘆,隨即連尋找這些文字開頭的地方,很快就找到最左上角處,那里有著四個獨立出來的文字——

  《陣法九卷》!

  紀寧眼睛一亮連仔細開始閱讀下去。

  “吾道炎鉆研陣法八萬余年,上次大劫我幸而活下,九百年后下次大劫我怕是難逃一死了,只是不舍我陣法心得就此失傳,便將陣法心得九卷留錄于此!望有緣者得之后,細心參悟之!”開篇的話就讓紀寧一喜,能活八萬余年還要度三災九劫的幾乎可以肯定是散仙。

  雎華仙人能熬上數百萬年,可一般的散仙是活不了那么久的,三災九劫,災好躲,劫難逃。九百年一次的大劫!一次比一次厲害,不斷遞增下去,像雎華仙人最后的散仙大劫甚至天仙來都扛不住。

  “一個散仙留下的陣法心得,這可不亞于《小千劍陣》《風翼遁法》啊。”紀寧立即明白其珍貴,“得了這樣的陣法心得,竟然還去闖水府廊道,真是……”

  那當初得到這陣法心得的人有可能在陣法上不擅長,畢竟陣法深奧難懂,一般修仙者都是只懂得布陣,不懂得陣法原理。像紀寧施展《小千劍陣》也純粹按部就班的施展而已,修仙者一般都更加愿意耗費時間去煉制某強大的法寶,或者是修煉強大的法術,低頭去研究陣法的卻少之又少!

  加上陣法本就玄妙難懂,研究者更是少!

  當初得到者可能研究不懂,可能到死,都沒什么成就。于是去闖了水府廊道。

  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就像紀寧這樣……純粹是無意之中路過翼蛇湖,就被水府給強行挪移了進去,爾后死在了里面。

  “不管是哪一個原因,這《陣法九卷》就歸我了。我說呢,數千個儲物法寶,顯然在里面死去者數千人,數千人難道就每一個攜帶重寶的?”紀寧心情很是愉悅,“總算得到了一個重寶,好好看看。”

  當即低頭開始閱讀起了這《陣法九卷》。

  陣法,乃利用一切可利用之物,甚至真正玄妙的大陣,連天地都只是大陣的一部分!

  “有意思。”對大多數人覺得枯燥的陣法九卷,紀寧看的卻是露出了笑容,陣法入門更加考驗人的心算能力,要能算!紀寧前世就非常聰明,因為病痛無法上學,完全是自學!透過書籍網絡自學,并且智商遠超同齡人,特別是在理科更是擅長,年紀小小就能賺得巨富!

  而今生有《女媧圖》,能一心多用,頭腦思考更加敏捷快速!

  前世地球上的教育令紀寧有了思維,雖然地球那邊只是億萬小世界之一,可是那里的教育卻遠超這邊,像燕山這邊還是部落時代……即便是紀氏這樣的部族子弟也僅僅是識字而已,普通部落更是大字都不識。

  這種水準讓他們研究陣法,自然個個傻眼。

  可以說地球時代的那些厲害的理科生,不敢說能成為陣法高手,可至少算是陣法苗子。

  ……

  前世給了紀寧思維,相當于軟件。今生給了紀寧強大的神魂,相當于硬件!

  自然就有了一個學習陣法的好底子!

  “原來是這樣。”紀寧看的時而露出笑容,“陰陽二氣陣這類陣法還真是粗略,完全是靠引動天地之力啊,連一點技巧都沒有。”

  越看紀寧越是欣喜。

  可漸漸的紀寧臉色沒有笑容了,時而皺眉苦思,時而傻愣愣瞪著。

  “果然不能小瞧陣法。”紀寧點頭,“陣法之道浩瀚如煙海,我僅僅入門看懂了,稍微深奧一點便覺得一頭霧水了。也對,雖然這無盡大地上大多數人蠢笨點,可還是有天才的,一旦鉆研百年千年萬年,便能遠超地球那邊了。”

  “公子,天亮了,我們該出發了。”秋葉忽然喊道。

  “啊。”紀寧這才發現,天已經亮了。

  *****

  陣法浩如煙海,這《陣法九卷》的第一卷一旦悟透,便算是陣法高手。可惜紀寧連第一卷都沒能悟透,也讓他沒了自得之心,變得更加謙遜起來。

  “研究陣法,可以令我多一重手段。”

  “并且施展小千劍陣時,也可以更加靈活,不必那般死板了。”紀寧雖然現在才是入門的陣法新手,可也懂得了陣法之道,在于引領!像自己傻乎乎的同時分心操控幾百口飛劍,每一口飛劍都控制仔細,這實在太消耗心力了。

  幸虧自己神魂夠強,才能輕松施展小千劍陣第四層。

  如果是陣法高手,只需要引領一些關鍵的飛劍引領其他飛劍,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對神魂的負擔,也可以讓自己施展出小千劍陣更高的威力。

  ……

  “公子,前面就是黑牙部落了。”秋葉喊道。

  紀寧這才停止參悟陣法,當即抬頭看去,遠處黑牙部落上的一些崗哨似乎注意到了這邊。

  “是紀氏公子。”

  “快,快去稟報首領。”

  黑牙部落的族人們上次見過紀寧一次,這次依舊是三匹黑狡獸,三個人。對方很快就辨認了出來。

  紀寧三人來到部落門前時,黑牙已經親自來迎接了。

  “拜見公子。”黑牙在前面后面跟隨著一大群族人,都齊刷刷跪了下來。

  “嗯。”紀寧點頭,“帶我去春草那。”

  “是。”黑牙連道,黑牙部落唯一和紀寧扯上關系的也就是春草了。

  紀寧忽然目光一瞥,瞥到了黑牙身后那個瘦瘦的稚童,臉上還帶著一絲病色,面容更是酷似春草。紀寧記得上次來時就見過這個稚童,當即開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稚童錯愕。

  黑牙順著紀寧目光連轉過頭看到身側的兒子,連道:“快回答公子的話。”

  這稚童才戰戰兢兢道:“我叫青石!”

  “青石,青石……”紀寧輕輕自語。

  

  

  

  新書推薦:、、、、、、、、、、、、

  

  footer();

  mark();

白最准一尾中特